在网上,你经常能看到玩家们拿Valve“不会数三”的梗开玩笑,还特地做了各种各样的表情包,甚至连公司创始人Gabe Newell本人最近也在为《Dota 2》录制连杀语音时玩起了这个梗。“不会数三”起源于Valve公司备受欢迎的《半条命(Half-Life)》系列。自2004年《本条命2(Half-Life 2)》发售至今,这一传奇游戏系列的第三部作品一直迟迟没有消息,它是否还会推出也成为了一直困扰粉丝们的未解之谜。上周,我们来到了Valve公司位于西雅图的总部,与Valve公司即将到来的卡牌游戏《Artifact》的开发团队聊了聊。在交谈中,他们显然早已经了解到了玩家们对自己的看法。

“我认为我们非常清楚玩家们都开了哪些玩笑,因为我们所有人都会在各个论坛潜水,互相分享这些笑话。”《Artifact》团队的一位程序设计师Jeep Barnett向我们说道。他曾是《Narbacular Drop》开发团队中的一员,这款游戏正是《传送门(Portal)》系列的灵感来源,他本人也因此而受雇成为了《传送门》的开发人员。

“Valve的运作方式是非常复杂的,因为它是一个由许多员工组成的整体,”Barnett解释道,“人们总是会把一家公司拟人化,赋予它一种性格,来理解它是如何运作的。然而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所以我认为这解释起来也很困难。”

 
“三杀,意思就是你杀了三个英雄!”
玩家们不清楚我们过去几年中投入的一切,因为这些工作并不直观可见。

无论Valve是如何运作的,他们显然已经意识到了玩家们对于Valve不会再开发新游戏的误解——最近Gabe Newell还在《Dota 2》语音包里自嘲道;“你杀了不止两个人,但也不到四个。”

在2017年Valve正式公布《Artifact》之前,人们对于Valve的认识是他们已经不需要再做新游戏了,甚至对此毫无兴趣。只要他们乐意,他们只需要坐在电脑前,数着从Steam商店里赚到的钱就可以了。甚至Gabe本人也在今年三月份自嘲地说道:“太棒了,Valve又要开始卖自己的游戏了!”

 
“Valve又要开始卖自己的游戏了!”

“玩家们不清楚我们过去几年中投入的一切,因为这些工作并不直观可见,”《Artifact》程序设计师Brandon Reinhart说道,“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提升Steam平台的客户服务,这是一个很艰巨的问题,我们花费了很多人力和时间。”

简单来说,Valve公司的员工数量有限,而它又是一家以工作自由度高而出名的企业——员工可以一定程度上选择自己想做的工作,而不全由老板指定任务,所以员工们的决定就是暂时先不开发新的游戏。当然,在这期间他们也开发了Vive和Steam VR,所以他们的工作并非全部都是玩家们看不见的。

对战演示
《Artifact》对战演示
作为一家公司,我们现在重新回到了开发新游戏的阶段。

“作为一家公司,我们现在重新回到了开发新游戏的阶段”,Reinhart说道,“对于玩家们所说的‘你们只不过是坐在钱堆上,在金库里游泳’,我们的回答是,我们并没有这样做。我们以后会推出很多高质量的新游戏,来显示出我们真的在很努力地工作。”

但是做游戏是需要时间的。虽然在2013年的《Dota 2》之后Valve再没有完整推出过一款游戏(除了一些小型VR游戏和一些海外合作游戏之外),但是《Artifact》其实是在2015年才开始开发的。Reinhart表示,现在很多玩家们看不到的前期工作已经完成了,“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你会看到我们所做的更多事情。”

对战演示

Barnett表示,他们十分关注人们对于他们的游戏和Valve公司的反馈,不过他们不会直接做出回应:“我们回应玩家们的方式是直接在游戏中做出改变,并试着在游戏中加入玩家们所要求的内容。相比于向玩家们解释我们要做什么,我们更愿意直接用实际行动做出答复。”

对战演示

在我们与Valve员工对话的过程中,我们真的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这种注重实干的态度。他们知道玩家们是如何看待工作室,如何拿他们开玩笑的,但是他们更愿意埋头工作,用事实说话。他们似乎并没有因为玩家们对流言、玩笑和嘲讽而为自己一段时间没有开发新游戏感到懊恼。Reinhart说道:“我认为,在Valve工作的每个人都相信,在我们不断推出高质量游戏的过程中,人们对于我们的误解最终会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