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芒格(Charlie Thomas Munger)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自己对埃隆·马斯克 (Elon Musk) 的看法:“他以为自己无所不能。”

2003年,马丁·艾伯哈德(Martin Eberhard)和马克·塔彭宁(Marc Tarpenning)创立了特斯拉计划一起做电动车,但却遭遇资本市场无人问津的尴尬局面:造车是一项何等烧钱的项目,凯迪拉克花了上亿美元仍以失败告终,一家初出茅庐的小公司凭什么能成功?

绝望之际,艾伯哈德和塔彭宁找到了那个声称“要把老鼠送上火星”的马斯克……

而15年后,马斯克把一辆红色特斯拉跑车送上了火星。

“神”一样的马斯克

如果说马斯克是“神”一样的存在,这是夸张。但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以及说干就干的执行力,的确是“神”一般的操作。

2000年伊始,马斯克想学习造火箭,开始积累相关知识,为此还跑去俄国买了一只火箭。2002年,他自己出钱创办公司专门造火箭——即如今大名鼎鼎的SpaceX。天方夜谭一般的“狂想”最终在6年后得以实现,2008年9月,先后经历过三次失败的SpaceX终于发射火箭成功,还与NASA签下了16亿美元合同。

同一年,已经和马斯克深深融合在一起的特斯拉也经历大起大落。赶上金融危机的特斯拉没有钱可以继续烧,在破产边缘摇摇欲坠。但马斯克咬牙坚持到了最后,他还诈投资方,称自己能从SpaceX为特斯拉谋得4000万美元借款,融资份额只剩很少了。1200万美元最终在特斯拉倒闭前几个小时汇入了银行账户。

此后的十年中,特斯拉在马斯克的带领下走上资本征途,成为市场上炙手可热的明星。其股价更是从17美元(IPO发行价)一路飙涨,最高触及389.61美元。

(股价截图来自:雪球)

马斯克也被冠上“钢铁侠”的称号。

纽约时报中文网在《天才又古怪的马斯克,将带领特斯拉走向何方?》一文中,这样评价他:

马斯克是一位才华横溢但性格古怪的亿万富翁,他是特斯拉背后的活力所在,从推进可再生能源到设计最新款电动汽车的通风口,都有马斯克的贡献。他的独特角色,使其对特斯拉公司、4万多名员工及其投资者的命运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然而时至今日,站上无人企及的高峰后,马斯克却开始备受质疑,特斯拉也沦为资本的做空标的……

我们就从最近的这场特斯拉私有化闹剧说起。

问世17天就夭折的“私有化”方案

2018年8月7日,马斯克发推表示,要以420美元的目标股价将特斯拉私有化。按这个价格计算,特斯拉的市场价值约为710亿美元。

推文中,马斯克明确表示已经获得资金支持。

(截图来自:推特)

受此影响,特斯拉当日股价快速拉升,一度达到387.46美元。

但这一利好并没有持续多久。

在马斯克公开宣布私有化的同时,主要投资银行和大型基金(包括共同基金和私募基金)纷纷澄清自己不知情,特斯拉的公关和律师部门也完全保持沉默,只有一个非常小的理财顾问公司GerberKawasaki的CEO跳出来说特斯拉公司单独对他证实了这个私有化交易,而不是对整个投资市场。

随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发询问函,要求特斯拉董事会透露马斯克在发布私有化推文之前,向董事会透露了多少消息,来确定马斯克是否涉嫌欺诈、操纵市场。

也就是说,如果马斯克在没有任何资金契约的情况下宣布私有化资金到位,那么他就是在公开场合说谎。

8月25日,特斯拉董事会在其官网发布公告称,特斯拉将放弃私有化。

而这一场闹剧最终导致的结果是:

  • 马斯克的公信力受损:“钢铁侠”还值得信任吗?
  • 特斯拉股价至今已跌逾100美元。

“玩脱了”

通常,如果一家公司正在仔细考虑私有化,公司CEO将通知董事会,并且要有到位的程序评估这项计划。律师不可或缺,并且这项计划需要在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中披露。

在资本市场翻滚多年的马斯克会不了解这些规则吗?显然不是。

梳理其过往的“战绩”,马斯克其实“很会玩”。

以特斯拉在中国建厂为例,早在2014年,上海就为引进特斯拉做出多番努力。但当时的特斯拉并不急于进入中国,还借此提出了很高的条件:一是独资,二是登记产品变成电子消费类产品而不是汽车产品。此后,特斯拉也没有放缓考察脚步,甚至同时和多个地方政府保持接触,试图拿到最有利的优惠条件。

几年前在美国亦是如此。据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当时,特斯拉为建设超级电池工厂,就以项目的就业机会和财政税收等作为筹码,吸引了美国至少七个州参与疯狂竞标,最终特斯拉从美国内华达州政府手中拿到超大规模的土地和巨额财政优惠。

上海临港最终拿什么样的条件与特斯拉成功签约,目前双方都没有透露更多细节。但据腾讯《棱镜》报道,知情人士透露,特斯拉与各地谈判的条件都比较苛刻,技术方面要求完全保密,同时希望地方政府能提供规模巨大的土地储备和资金支持以及免税政策。

这样的资本老手,从“钢铁侠”走到华尔街的“众人黑”,是他不会玩?更应该说是“玩脱了”。

操纵股价?

事实证明,马斯克的一言一行和特斯拉及其股价已经深深绑在一起。

今年5月举行的财报电话会议中,马斯克粗暴打断Sanford C. Bernstein & Co和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两位分析师的提问,称对方的问题太“无聊”,挂断电话转到Youtube和普通投资者互动长达25分钟。当时,两位分析师的问题与特斯拉的资本需求以及Models 3的订单交付问题相关。

受此影响,特斯拉股价在当日盘后交易中一度下挫超过5%。

马斯克自然也深谙这一点。

在8月二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上,他正式向两位分析师道歉,当日的股价也因此翻红。

至于操纵股价?也不是不可能。

美国对冲基金投资经理卢国韬近日在接受《证券市场周刊》·红周刊采访时指出,马斯克提出私有化的说法,有非常大的动机是想使特斯拉的股价保持在360美元以上。

马斯克非常在意特斯拉的股价,这不仅涉及到他个人财富的原因,还有特斯拉自身的财务状况问题。特斯拉有大量的可转债,这些可转债的债转股定价在360美元,如果特斯拉股价超过360美元左右,那些可转债就会被转化成股份,届时特斯拉的财务负担就会减轻很多。

值得注意的是,本周四,香橼研究(Citron Research)主编、著名的特斯拉空头Andrew Left已经正式提起集体诉讼,该诉讼指控马斯克通过发布“虚假和误导性信息”操纵特斯拉的股票价格。

失控的马斯克

纵观特斯拉的整个发展历程,由于“蹿红”的太快,其诸多劣势也一直摊开在聚光灯下甚至被放大。马斯克更甚,从个人绯闻到生活习惯,媒体几乎监控着他的一切。再加上这段时间Model 3量产前景不明,公司资金压力加剧,空头拥挤唱衰股价……

重压之下,马斯克似乎正在失去对情绪的控制。

这从其社交活动中便可窥一斑。根据华尔街见闻统计,马斯克近一年来的推特活动持续增长,近两个月尤其明显,发推数目、点赞频率都显著加速。

马斯克近一年以来推特数目,5月以来增长明显加快(来源:Trackalytics)

点赞数目也有类似趋势,马斯克的社交媒体活动5月以来显著加剧(来源:Trackalytics)

最近的一系列推文中,他还否认了在8月早些时候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哭过,他称:“顺便说一句,在《纽约时报》的那次采访中,我的声音曾一度沙哑。就是这样,没有眼泪。”随后又与一名推友进行了针锋相对的交流,后者批评他在7月份将一名泰国的洞穴探险者称为恋童癖。

华尔街翻脸,资本市场失去信心

马斯克的种种失态行为加速了华尔街的不满。

从去年开始,做空特斯拉的声音越来越多。今年以来,特斯拉已经沦为美国被做空最多的股票之一,根据S3 Partners的数据,该公司超过四分之一的市值,也就是110亿美元的市值都是被做空的。被做空比例最高的时候出现在5月,当时有33%的做空比例。

此外,特斯拉股票的空头头寸近五个月来一直保持在100亿美元以上。根据IHS Markit的数据,在过去十年中,卖空者在任何其他美国公司中持有的空头头寸从来没有超过100亿美元并超过3个月。

因做空安然公司而一战成名的大空头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再三公开炮轰特斯拉,称其股票一文不值。他认为,这家公司此前曾发布过各种消息,结果证明都不是真的。

“马斯克说Tesla Semi将在2019年上市,新款Roadster跑车在2020年上市。他在哪里生产这些汽车呢?在正式生产前,这些生产线需要多年时间才能建立起来,获准生产。”

另一位华尔街知名做空者马克·斯皮格(Mark Spiegel)则在今年5月指出,即使售出了更多汽车,公司成立已经15年,但特斯拉的亏损仍然在扩大。

高盛在最新报告中以电动车行业竞争加剧和美国联邦税收优惠取消等理由,给予特斯拉“卖出”评级,并将未来6个月目标价调低至210美元。

结语

面对困境,特斯拉董事会及马斯克本人正在加快雇佣重磅律师。福克斯商业新闻认为这暗示出美国证监会SEC对特斯拉私有化及Model 3产量目标设定等正式调查压力强化,也是马斯克“准备好迎战”的标志之一。

调查才刚开始,我们无法预知结局。但即便特斯拉私有化被证明是一出“不违法的闹剧”,马斯克本人身兼公司董事长兼CEO的双职肯定会受到挑战。

此前,特斯拉前十大股东之一贝莱德基金已经宣布支持特斯拉其他股东的提议,要求特斯拉设立“独立董事长”一职取代马斯克。尽管这项提议最后被SEC否决,但是不难看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马斯克需要帮助。

查理·芒格(Charlie Thomas Munger)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自己对马斯克的看法:“他以为自己无所不能。”

现在,也许是马斯克反思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