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6日,映客发布了上市后首份半年报。据财报显示:

截至2018年6月30日,映客整体营收22.81亿元,同比增长17.9%;期内利润9.58亿元,同比增长633.5倍;经调整后映客纯利润达4.09亿元,同比增长21.8%

受此影响,映客于港交所上市的股票价格在本周一(8月27日)盘中一度大涨逾15%;截至8月28日收盘,映客股价报2.86港元,公司市值58.94亿港元。

映客赚了!

由于直播主播的收入分成增加,映客上半年的毛利率降至34.2%,2017年同期则为34.8%。但瑕不掩瑜,具体来看:

1.直播业务同比增长3%

作为公司的主营业务,报告期内,映客直播业务收入为22.28亿元,同比增长15.3%,为营收贡献96.7%的收入。这部分营收增长主要归功于映客自2017年9月推出的“直播对战”玩法,该模式允许两名主播在直播间内竞赛,观众因此会赠送更多虚拟物品给喜爱的主播,令直播收入带来大幅增长。

2.网络广告收入同比增长2%

网络广告收入为4784万元,相较去年同期的188.7万元增长2435.2%,增长超24倍,为营收贡献2.1%。其他业务则收入554.8万元,该业务在2017年上半年收入为5000元,同比增长超1108倍。

3.坐拥42亿港元的现金

截至二季度末,映客账上现金充沛(现金及等价物与结构性理财产品合计25.39亿元),且平台现金流表现优秀,为平台未来的外延扩张备足了粮草弹药。

那么,这份成绩单是如何做出来的?

“直播+”了解一下

两年前,映客CEO奉佑生提出了“直播+”。

近日在接受《商界评论》杂志时,奉佑生再次强调称,直播只是一个基础技术,它核心本质是实时互动。秀场,只是直播里面的很小的一个萌芽状态,只不过它的商业模型很直接。

在这个基础之上,直播的想象空间还很大,映客也会参与,比如直播+游戏、直播+电商、直播+教育。

而梳理映客今年来的重大事件可以发现,随着6.0版本推出,映客开始重点发力社交关系:新增了动态社区、发现页面、多人互动连麦等功能,并把“关注”标签移到首页、首位。

与此同时,内容方面开始向多领域拓展。今年5月底举行的映客《樱花女生星光夜》演唱会上,9位“樱花女生”主播和杨千嬅、华晨宇等20位明星共同演出,逾1400万人在映客直播在线观看,并与150多位主播产生了870多万次线上互动。8月16日,映客出品的首档职场迷你剧《加油,郑小钱》在映客平台“动态”版块上映,以“直播+迷你剧IP”的模式拓展内容市场。

这一系列动作都能够看出,映客的泛娱乐之路有着明确的规划和节奏。

但如此佳绩也让不少看客开始怀疑,说好的直播行业要“凉”呢?

“直播失宠论”

在直播行业历经3年高速发展后,“直播失宠论”一度甚嚣尘上,倒在千播大战中的一具具直播平台“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明。

根据QuestMobile报告,直播行业月活跃用户规模从2017年1月的10409万人,降至6月的9128万人,首次出现负增长,下跌幅度为10.8%。而今年的多组数据也显示出直播行业已被短视频大幅赶超。

映客此次的财报中也凸显出这一点,截止6月30日的三个月内,映客月活跃用户量为2.63亿人,同比增长30.0%,环比增长4.5%;每季付费用户量为198.40万人,同比增长6.0%,环比下降20.3%。

但乐观的一面是,Frost &Sullivan同时指出,中国移动端直播的每月活跃用户预计2022年可达到501.3百万人,流量红利下,中国的直播市场的规模预计到2022年将增至1100亿元,其中移动端占比约89%。

而财报发布后,映客公司CFO李劲向投资者喊话,直播没有过气,映客作为行业龙头,用户质量和价值在稳健提升。

未来的路怎么走?

对于未来的路,映客此次的财报透露出两个关键点:

一是进一步扩大用户市场规模。

根据财报,今年映客将会在分众传媒投入1亿元的宣传费用,把推广渠道和美誉度从一二线城市下沉到三四线城市,并将采取城市赛的方式,这意味着用户市场规模将进一步扩大。与此同时,映客与B站还将一起打通双方的二次元用户,共享对方的内容和用户。

二是专注娱乐产业链化。

映客计划未来进一步丰富业务及产品形态,以满足用户娱乐需求,根据对用户的洞察力推出独立APP,共同形成协同性强的产品矩阵。奉佑生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接下来会同时有四五条产品线,以保证做出爆款来。

投资者需要注意的是,尽管财报发布后,映客的股价已经连续上涨两天,但仍然低于发行价3.85港元。

此外,中信建投证券8月28日发布的最新研报指出,考虑到泛娱乐直播行业激烈的竞争格局,映客未来在新用户获取上依旧面临较大压力。如无更具吸引力的产品和玩法创新,则平台付费率和单用户付费值上行弹性有限。

该机构预测映客2018/19年净利润8.1亿元/9.5亿元,当前市值对应18/19年市盈率6.2x/5.3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