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游戏创始人甘来在8月7日选择了从22楼跃下,同一天,谷安天下&安全牛创始人李华也离开了这个世界。苦尽,没有甘来,创业艰难,游戏行业的创业者更加艰难。为什么游戏创业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文中给出了四个原因:巨头垄断;游戏版号审批通道关闭;双创泡沫的覆灭期;融资困难。而业内人士还表示,下半年会有更多游戏公司倒闭。

本文转自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作者:周夫荣,编辑:马吉英。

33岁,创业3次,从22楼一跃而下,急速坠落。

甘来选择以这种方式离开世界。没人预料到,他会在公司已获得多轮融资的当口,结束自己的生命。

“谢谢。我会在天堂安好。”甘来最后一条朋友圈信息,停止在了8月7日这一天。

就在甘来去世的当天,另一位创业者谷安天下&安全牛创始人李华也离开了这个世界。公开资料显示,李华在2007年成立了谷安天下,专注于信息安全与IT风险管理等。

甘来和李华离开后,不少创业者感叹,行业艰辛,后来者不要轻易选择创业。上一次众人哀叹,发生在今年1月25日,当时,曾经的创业偶像茅侃侃在朋友圈留下最后一句话:“嗯,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然后选择离世。

苦未尽甘未来

“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甘来离世的消息传出,他的朋友、同事、校友、投资人的反应是同样的震惊。甘来给他们的一致印象是,开朗、乐观。

圈内好友发朋友圈和微博称:“一起共事的朋友,那么开朗的人突然走了。”“去深圳很多次都是甘来接待的,热情,负责。”“之前在美国坐过甘总的车,一路风声笑语,印象中是个很幽默很有活力的人。”

这个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系03级的80后,是那一届的学生会主席。在游戏创业圈,他朋友众多,人缘也很好。他爱和朋友打德州扑克,玩游戏总是all in。而朋友从这个举动看出的是他乐观,敢拚。

因此,圈中好友喜欢叫他阿甘,像电影阿甘正传中的阿甘一样,单纯、乐观、积极向前。甘来也似乎并没有和朋友过多透露过自己的压力。网上流出的照片中,甘来笑得阳光灿烂,丝毫看不出创业的压力和焦虑。

而且有媒体称,他刚刚结婚不久,老婆已有身孕。他似乎没有理由选择离去。

然而,只有亲近的朋友,才知道这个创业者的压力和艰难。一位华科校友、游戏业某公司高管在校友群中表示:“没有当过家,不会理解阿甘的痛苦。所以创业真的是九死一生,一个人很难扛得下来,精神、意志、认知、肉体的全面煎熬。有2~3个靠谱的合伙人,才有机会走得长久。”

甘来曾在腾讯任职,是腾讯首款自研众神对战网游——《众神争霸》的运营经理。

而他不甘于此,渴望有一天能打拼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有认识甘来的创业者发文称,甘来是特别聪明的一个人。

2014年10月,甘来创业成立深圳法兰互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法兰游戏)。2016年4月,他又先后成立深圳市来宝互联网投资企业和深圳市莱秀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两家公司。

3家公司中,他是其中2家的法人代表。

企查查显示,法兰游戏是一个游戏开发商,专注于iOS、Android双平台移动游戏研发及海外发行,团队核心成员均来自腾讯、金山、Gameloft、动视暴雪等,《使命召唤online》、《逆战》、《枪火联盟》等是其旗下网游游戏。

2015年8月,以枪火联盟内测为主题的一篇帖子,下面有5条评论,其中三条是产品开发者发的。可见,关注者之少;而从开发者的留言中,看得出满满的压力。

“今天开启第一次内部测试,好紧张。”

“一大堆的bug啊,优化问题啊,亚历山大。”

“闭门造车的研发,我认为会和玩家脱节,会浪费大量的时间在不重要的工作上。相反的,早点见人,被喷得很惨,但我认为会让我们聚焦在玩家真正的痛点上,让我们把工作更加聚焦。”

甘来曾对该游戏抱有厚望。然而,这并没有阻止“枪火联盟”走向失败。没人注意到,甘来的希望和斗志,也许在慢慢消减。

2017年5月,深圳法兰互动科技有限公司7经过股权变更,法定代表人由甘来变为谭明礼。目前,谭明礼持有73.66%股权,深圳艺兴投资合伙企业占有公司19.5%的股权,成都尼毕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占有6.84%的股权。

今年2月,公司进入清算模式。甘来已不在法兰游戏股东行列。股权变更和清算原因,皆未对外公布。

法兰游戏曾接受过4次投资。其中中青龙图参与了A轮投资,Tap4Fun参与了B轮投资。2017年11月,法兰游戏获得来自上海岩翔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C轮投资。这也是游戏创业领域获得的最新一笔投资。

其实,整个游戏行业都在面对惨淡的数据。调研机构伽马数据提供的资料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游戏市场销售收入增速仅有5.2%,而2015年~2017年上半年,游戏市场销售收入增速分别高达21.9%、30.1%和26.7%。

游戏行业创业维艰

“游戏行业从来不曾容易过。(以前)一个浪潮接一个浪潮的融资机会的显现,促使很多人走上了游戏创业这条路。”跨国区块链公司BitGuild的中国合伙人、区块链游戏投资人陈浩告诉《中国企业家》。

据陈浩分析称,四个原因导致游戏行业的创业者更加艰难。

从大环境来看,行业中巨头公司牢牢占据市场,垄断越来越集中。

流量优势方在拥有资本效率和信息效率双重优势下,形成的垄断远胜于之前的行业垄断水平。巨头企业的某些优势已经积攒到量变引起质变的程度,小公司无力抗衡。对于普通创业者来说,如果不能重新认清环境,必然会频繁撞墙,头破血流在所难免。

从小环境来看,随着相关部门的政策调整,游戏版号审批通道被暂时关闭,腾讯这样的头部公司也拿不到版号,小公司就更没机会了。

从行业层面来看,现在进入双创泡沫的覆灭期。“这是一个浪潮回落过程中的自然衰退”。

而资本层面,融资困难,今年游戏领域基本没有新融资消息发布。法兰游戏的同行们最近一次获得投资是三年前,2015年3月9日,圣耀互动获得了天使轮投资。此后,这个行业的创业公司中除了法兰游戏,基本没有人再拿到融资。

资本困境制约了新品游戏的表现,甚至使一些游戏无法按预期上线。不仅如此,陈浩称,当年的二三线公司,包括一些看起来还不错的游戏上市公司,可能也只剩最后一口气。

而游戏创业公司的自身回笼资金周期长,造血功能尚不可期。陈浩认为,甘来做的是电竞产品,电竞类产品的资金回本周期很长,需要形成很好的用户壁垒,在这种生态环境下逐步运作,才能形成不错的回报。

陈浩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这类产品投资周期一般在一年到一年半。即便能产生两三千万月流水,回收成本可能都要半年时间。某同类游戏创业公司每月流水一千万,可以拿到手的只有150万,扣掉团队维护费几十万,一个月真正到手最多100万。而该公司之前投入了1500万,要想收回成本,必须保证稳定的月流水,坚持15个月才能回本。

而这个漫长的过程中,很容易被有流量优势的巨头抄袭,被迅速灭掉。

就算穿过了这个沼泽地,发行又是一个问题。沙漏科技CEO赵健称,单款产品的成本普遍超过550万,成本在1000到1500万以上是精品游戏,全中国能发这种产品的发行公司屈指可数。往往产品做得越好,就越没人敢发。“首先需要版权回笼资金,需要对方理解你的产品,同时又不会出现高层变动。你会发现如果你把产品做到极致,找到公司把你的产品签下来是很难的。”

如何求生

过去几年,从腾讯、网易等大公司出来做游戏创业的人很多,而真正成功的少之又少。

“能做出创业选择的人,有的人天生不安分,有的是被鼓动,还有的是遇到了双创潮,想试试。没想到环境变化后,自己的心态回不去了,这时候就会痛苦。”陈浩说。

存活下来的,难免在巨头的夹缝中求生。近日,一位叫徐振华的前腾讯员工,就因为违反了竞业限制条款,而被判赔偿给腾讯1940万元。天价赔偿金也创下了此类案件的最高竞业罚款。

在严峻的形势下,如何存活?

赵健称,游戏创业者需要抱团取暖。“比如换股取暖,我现在特别需要产品在东南亚、台湾、北美发行内容,需要常年绑定,但是这种绑定谈何信任?只有血浓于水的换股性取暖才有可能。”还有,“保量性取暖,是渠道公司永久锁死CP产品源的首选战略。”

当然,这件事情很难在一帮求生的人之间发生。前提是,你的公司必须非常优秀。

陈浩认为,创业者要做好心理准备。不要和巨头拼资本,少花钱,做小而美的产品,服务少量用户。

“如果有机会拿到投资,做出不错的商业化产品就可以了。想获得商业上的巨大成功,基本没有机会了。”陈浩说,“下半年会有更多游戏公司倒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