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APP们像是迎来了本命年,而且遭遇了水逆。

据国家网信办官方微信“网信中国”26日消息:“内涵福利社”等19款网络短视频平台,在管理部门三令五申的情况下,仍然恣意妄为,放任传播低俗、恶搞、荒诞甚至色情、暴力等违法和不良信息,盗用篡改他人版权影视作品,炮制推荐“标题党”内容,背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给广大网民特别是青少年网民造成严重不良影响,违规情节严重,社会反映强烈。

内涵福利社、夜都市Hi、发你视频等3款网络短视频应用被勒令关停并从应用商店下架。

哔哩哔哩、秒拍、56视频等16款网络短视频平台负责人被约谈,其中12款从应用商店下架。

网传,这12款下架APP包括沙发视频、两三分钟、洋葱视频、百思不得姐、SEE U、哔哩哔哩、爆米花,以及内涵福利社、发你视频、秒拍、波波视频、56视频等。

前7款处置措施为下架一个月进行整改;后5款APP为无限期下架。

哔哩哔哩于昨日夜间发消息确认了下架一月的处置。公告提到:B站App下架整顿时间从7月26日持续到8月25日。这次下架不会对现有用户造成影响。

B站将严格按照相关部门的要求,立即对全站内容进行整改。

秒拍同样确认了无期限下架相关信息。据澎湃新闻昨日报道,秒拍有关人员在回应相关媒体“永久下架”报道时表示,“秒拍并非永久下架,而是未接到通知不得上架,目前秒拍团队正在整改。”

一下科技的核心和新秀产品同时下架

网传12款APP中的其他10款APP具体情况如何暂未有确定消息。不过刺猬君在应用宝以及豌豆荚搜索相关APP时均显示为:“因内部优化调整,停止提供下载。带来不便,敬请谅解。”或者“因政策原因暂停下载服务,敬请谅解”。

部分截图

刺猬君意外发现,除了网传的12款APP,网信中国提到的“夜都市Hi”也处于下架状态,也就是说,目前有13款短视频APP从应用商店下架,其中有3款在下架的同时已经关停。

刺猬君查询了所有APP开发公司后发现,一下科技是此次唯一被下架两款产品的公司,也就是其过去的王牌产品“秒拍”,以及去年主要打造的“波波视频”。

熟悉秒拍的人多,熟悉波波的人少。

波波视频上线于2017年9月,截止今年5月,波波视频日活突破1650万,月度用户规模达6250万,用户平均使用时长超过70分钟。

虽然距离两大短视频巨头快手、抖音很远,但在9个月内把波波视频日活做到一千万以上,单从增长的角度来说,这已经是一款成功的产品。

公开资料显示,波波视频主打横版视频,和西瓜视频一样,属于短视频聚合平台应用,以PGC向内容为主。

在增长上,波波视频借鉴了趣头条的收徒机制,除去用户带新,还会设计相关功能以提高日活。

这招效果很明显。据Quest Mobile《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半年大报告》,波波视频登上“APP用户千万级规模增速TOP20榜单”,月活增长率达到11.9%。

另一款产品——秒拍,巅峰时刻在2016年。互联网大数据分析公司易观《中国移动短视频市场专题分析2017》报告显示,2016年12月秒拍用户渗透率以61.7%在短视频平台中排名第一,头条视频和快手分别以53.1%、43.2%的渗透率紧随其后。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秒拍在2017年遭遇了强大的对手快手和抖音,并且逐渐退出短视频第一梯队。

为了不彻底丧失短视频的战场,一下科技赶紧上线了波波视频。可以说,秒拍是一下科技进入短视频行业的敲门砖,波波视频是一下科技在发现掉队后,试图搭上短视频末班车的车票。

但在这次的整改中,一下科技遭受重创,两款王牌产品都遭遇了重创。

除了产品本身,没什么可靠的护城河

秒拍身上一定有故事,所有曾经的王者都有故事。

把它送上王者地位的是微博。据“罗超频道”在2017年4月的报道,当年3月,QuestMobile移动互联网报告在统计时引入了一个新的统计方法——站内外流量汇总,秒拍的流量来源就是微博。

微博和秒拍,关系很复杂。2017年11月,刺猬君就此事专门采访过一下科技。对方回应称,秒拍、一直播100%共享微博的社交关系链与庞大的用户流量。

新浪微博于2013年战略投资一下科技,并在之后的多轮融资中持续领投。2013年秒拍上线,2016年一直播推出,并SDK内嵌微博,分别承接了微博的短视频、直播功能。

感觉一切都很美好,深度捆绑,流量扶持。曾经有媒体把两者的关系解读为:微博是秒拍的护城河。

这条护城河有脾气,到2017年11月,微博酷燃视频上线,外界终于意识到,这可能是微博要减轻深度捆绑的信号。

据《财经》报道,2016年起,新浪就在创建自己的视频团队,有业内人士表示,几乎所有的平台业务部门都会想做自己的视频,而不仅仅是通过投资,投资并不代表是自己的。

数据方面,一下科技在2017年的成绩并不出色,原本领先的秒拍和爆款产品小咖秀,都没有抵挡住后来者的追赶。

再看产品,不管是秒拍还是小咖秀,在经历过一次爆发以后,都没有更出色的表现。

比如秒拍。秒拍依附于微博,明星资源丰富,此外,一下科技CEO韩坤似乎也对明星流量情有独钟,光是明星高管就先后聘请了贾乃亮、赵丽颖、李云迪、TFboys、张靓颖等人。

某社交软件资深产品经理杜若雨(化名)告诉刺猬公社,“我觉得明星对于产品而言,只是另一种获客的渠道,和你做手机预装、应用市场刷榜一样,但并不能带来用户粘性,如果这位明星的导流能力很强,也只是带来流量,真正的还是看产品本身是不是解决用户需求。”

杜若雨认为,光靠明星并不是正确的做法,“如果不把明星作为导流渠道,那么就必须把明星变成内容生产者,明星生产的内容、互动,天生是带光环的,就能够吸引用户留下来。那这样就需要用大量资金来刺激明星留下来,并生产内容;再用这些内容去引流更多用户;用户多了平台才有变现可能,从而有钱继续留住明星。就形成了正向循环。但是这种方式,基本需要前期大量的资本注入,没有资本后面的都不用谈,微博即是如此。”

一度被一下科技奉为宣传亮点的“小咖秀”则遭遇了后续创新、运营双重不足的问题,最终也只是昙花一现。

杜若雨认为重运营的产品,都有一个共同的生命转折点——能不能形成生态,一旦形成生态,运营的工作将不再是内容。

波波视频呢?这款数据养眼的新兴短视频平台有三个问题。

先是入局晚。波波在2017年9月上线的时候,西瓜视频早在几个月前日活就突破了1000万。

其次,没有使用或者体验波波视频的用户可能会缺乏感知。在波波视频数据量还不够大、尚未引起有关部门注意的时候,刺猬君下载体验过波波视频,至今还记得满屏的“擦边球内容”。

现在通过谷歌搜索波波视频,依然能看到一些“擦边球内容”的截图。这个内容的整体感受没有数据支撑,但这次下线整改,已经可以说明问题。

秒拍已经发出了公告,表示秒拍完全接受处罚,深刻反省,正视所有问题,正积极开展全面清查整顿。整改措施提到,秒拍会加大审核技术与人员投入,健全内容审核机制,同时着手研究举报核实奖励机制,组建社区监督员队伍。

这对于秒拍和波波视频来说,都是必经的过程。但提高内容审核的标准,也意味着提升内容审核的成本。

最后一个,收徒机制。收徒机制是彻头彻尾的运营手段,而不是内容手段。趣头条通过相同的方法起家以后,依然在面对外界对其内容质量的质疑。

波波视频想要复制同样的生长路径,很容易造成的局面是:数据好看,但内容生态不是良性的。

这不是最后一次整治

秒拍和波波视频这次遭到下架处置,几乎就是雪上加霜,特别是还在成长期的波波。短视频行业,几个月就可以改变很多事情。

抖音不就用一个春节的时间实现弯道超车了么?

内容安全是所有平台的红线,踩到红线的波波,还有同类竞品快视频、好看视频等追赶,更不要提前方的只能看到背影的西瓜视频。

这可能是韩坤创办一下科技以来,最焦虑的阶段。

《证券日报》分析称,此次整顿未来会反应到投资层面,尤其是对内容的投资恐怕会更为谨慎。

“内容形态的高速发展必然带来内容质量的良莠不齐。流量不等于质量,内容传播需要正向引导。但内容平台都有逐利属性,内容分发流量很大程度上等于商业广告收入,等于行业份额,等于融资能力。”某内容平台资深产品经理韦莱(化名)认为,“不成熟的平台对内容导向熟视无睹,成熟平台会尽可能在内容导向与商业变现中去做平衡,但很少有互联网平台会纯以内容导向为使命。这是矛盾产生的根源之一。内容传播必须在调控下保持对社会的正向引导,可以预见,国家这样的整治不会是最后一次。

来源:刺猬公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