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7日,爱奇艺一则简短的公告把沉寂已久的天象互动推上了风尖浪口。宣布已经完成收购成都天象互动数字娱乐有限公司的100%股权,收购价或包括12.7亿元人民币的固定费用支出以及一笔7.3亿元的额外支出,前提是天象互动未来两年内能够达成约定的业绩目标(暂未公布)。

今时不同往日,在游戏公司们笑脸迎人、背后焦虑万分的当下,天象互动从39亿到可能不足20亿的出嫁,依旧是游戏圈的大新闻,毕竟这种量级的收购在行业越来越少。

爱奇艺CEO龚宇表示:“我们非常高兴天象互娱能加入爱奇艺大家庭。爱奇艺致力于为用户提供多元化的娱乐内容体验,并在商业上不断探索利用内容IP价值、追求多元化变现模式。我们相信天象互娱的加入将进一步推动爱奇艺业务的深入发展,也将帮助爱奇艺媒体平台和娱乐生态更加大。”

爱奇艺能否得偿所愿呢?

爱奇艺的野望

虽然经常被拿来与Netflix对标,但爱奇艺从未想过只做在线视频。上市之际,龚宇曾放言,要用10年时间,把爱奇艺搭建成一个线上迪士尼。“通过建立一个生态系统,把文学、漫画、轻小说、网络游戏、商城等等,通过IP的连接,把这些服务和内容串联起来,形成一鱼多吃。”

比起苦哈哈烧钱的视频、直播行业,游戏无疑是最好的现金牛。何况与因为游戏业务收入占大头而被诟病的B站相比,爱奇艺游戏业务营收(财报中被归于其他)只占据很少的一部分。成立较早并独立的爱奇艺游戏部门,一直被公司寄予厚望。

然而以发行业务为主,也就意味着要看别人的脸色吃饭。2015-2017年,包括游戏在内的爱奇艺其他收入部分占比分别为10%、12%、8%,这也意味着游戏业务的收入增长很可能跟不上公司整体发展的步伐。

另一方面,爱奇艺游戏业务的发展也受到游戏行业大环境的影响。如今的手游市场,知名CP们的产品要么被腾讯收入麾下,要么是自研自发。爱奇艺公告中引以为傲的《花千骨》、《老九门》、《楚乔传》、《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等影视IP同名游戏大多属于时代久远之作。

爱奇艺游戏为了谋求进一步发展,涉足研发无可厚非。

然而并购优质游戏团队来美化报表,是前几年游戏公司司空见惯的套路,例如掌趣科技、昆仑万维等深谙此道。红海之下游戏行业不断洗牌,能够收购的优质研发团队越来越少。有足够产品收入规模的大部分团队此前要么已经上市,要么还在坚持上市之路。

对爱奇艺而言,有过《花千骨》、《醉玲珑》合作的天象互动,是当下为数不多的选择。

从名声上来看,二者曾经的合作符合爱奇艺一贯的影游联动战略。而收购天象互动,一定程度上也能够粉饰报表。根据今年4月天象互动副总裁蒙琨的说法,今年预计流水达到6亿(2014年9900万元,2015年2.2亿元,2016年3亿元。)。而爱奇艺2018Q1其他收入(包含游戏)为4.05亿。

但这也仅仅是矮个里面拔高个。

一流的天象互动?

腾讯网易之外,国内优秀的研发公司现在有三类:一种是不断推成出新,能够登上畅销榜前列的公司;第二,一款游戏吃几年,依旧能够滋润的活下去;还有一种是擅长制作小而美的精品。

作为成都的明星企业,今年4月蒙琨的表示“天象互动成立3年有余,目前估值36亿元;今年预计实现6亿元的流水。到2020年,公司估值过百亿元。”

而这样一家目标独角兽,成了三年多,目标全球市场的公司,根据官网介绍至今只有五款产品,(未计入海外市场的《战舰帝国》)。在国内除了《花千骨》火爆一时外,并无突出的作为,与爱奇艺联手的《醉玲珑》反响平平。

研发团队的看家本领依旧是产品,或许正是由此影响了天象互动的估值一路下滑。

2015 年 2 月,金亚科技宣布将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收购天象互动 100% 股权,交易价格为 22 亿元。

不过因为金亚科技涉嫌证券违法违规,不再符合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条件。2015 年 8 月,金亚科技解除了与天象互动的股权收购协议。

2016 年 7 月 11 日,宁波富邦发布公告,拟以 18.57 元/股发行 11269.79 万股,并支付现金 18.07 亿元,合计作价 39 亿元收购天象互娱 100% 股权(作价 37.5 亿元)、天象互动 100% 股权(作价 1.5 亿元)。同年11 月 15 日,宁波富邦虽并购天象的比例从 100% 下降到 70%,收购金额由 37.5 亿下降至 26.25 亿元。双方试图调整交易方案以获得证监会出示绿灯,但最终这笔交易还是终止了。

从今年4月的估值36亿,到如今的12.7+7.3亿。爱奇艺心里也很清楚,做出业绩天象互动才值20亿,不然12.7亿对比6亿的年流水,也不至于亏太多。

结合爱奇艺在影视、小说、动漫IP的积累和发行的资源,天象互动势必要拿出行动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对于爱奇艺而言,游戏方面的进一步布局显然不会止步于此,只是当前的环境下,下一个值得合作的对象又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