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对于未知未来的恐惧,都深植于人类的基因之中。古时,人们更多的将这种情感寄托于虚无缥缈的事物上。秦汉时期,已有太史令掌天时星历;三国时期,诸葛亮夜观星象,便知天下大事;明朝时期,更是设立了钦天监,以观星象。

虽然这些在如今都被科学证明都是无稽之谈,但有很多人依旧乐此不疲。事实上,从查星座算运程到分享足迹查排名,经常能看到测试、占卜类应用充斥着我们的社交软件。

在一海之隔的日本,有位叫做粟田诚一的年轻人,在过去的4年中,辍学在家独自开发了90余款测试类的App。现如今,他的Testii已经成为了日本最知名的测试App开发商之一,旗下App累计下载量超过820万。

一套算法,全靠换皮

事实上最初粟田并非专职的开发者,甚至连业余都算不上,最初的他只是对测试类的应用比较感兴趣,于是就尝试着做了一款App,自此之后便一入开发深似海。与如今大相径庭的是,在最初的半年中,粟田开发的App几乎不能为他带来任何的收入,那段时间基本都靠家里的接济维持过活。

好在随着App内的广告的接入,用户开始逐渐在软件之间流通,部分App开始逐渐出现在商店的排名中。随着用户数量的越来越多,也倒逼着粟田加快新App的开发。据粟田表示,市面上的测试类App都是换皮作品,几乎所有的软件都采用一个逻辑,区别只是题材以及美术罢了。由于选择将美术外包,对于粟田而言,一款测试类的App的实际开发时间可能只需按小时计算。

酒香也怕巷子深,更何况是换皮的测试类应用,对于粟田而言,难以负担买量的成本,所以更多的还是通过App之间的广告进行导量。与此同时,他还开设了一个测试App的网站,每当有新的App上线也会在网站上进行更新,以便用户进行二次传播。

虽说有网站版,但是从实际情况来看,更多的用户还是通过google进行搜索,最后通过twitter进行分享。在粟田看来,无论是哪种方式,对于测试类App来说,想要做强做大,无论如何都需要搭建生态系统。

惊人的真相:ARPU仅5日元

在过去的4年里,这90余款测试类App累计收入在2000万日元左右,单月收入的高峰在160万日元。

但事实上,大约只有20%的App是能赚到钱的,更多的产品根本无利可图,收入最好的《战斗力诊断》收入在400~600万元,其次是《性格诊断》收入约400万日元。纵观4年间推出的App,我们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高收入的产品收入持续走高,而那些不赚钱产品数量的占比也越来越高。不仅仅是手游市场,日本的测试App市场同样陷入二八定律。

相较于移动游戏,测试App最大的特典在于高DAU、低留存、低ARPU。但是ARPU究竟有多低?根据最近的数据,平均单次下载的收入在5~10日元。基本上通过下载量*5日元,就能算出这款产品的收入。目前来看,这类App的收入基本都来自于广告。以粟田的产品为例,他都会在测试结果弹出前插入一条视频广告。

高下载量的前提是题材大众化

对于如何开发一款高人气的测试类App,粟田也谈到了他的想法,在开发此类产品时有一件事非常重要,开发者要进行换位思考,以测试者的心态做App。用户使用你的App并不想获得不好的体验,所以将一些不好的结果通过谨慎的态度包装成有意义的元素,不要让使用者感到沮丧,而是通过文字的引导让读者获得更多的正能量。

在选择测试的主题时,建议选择那些泛用性较高的题材。譬如《心智年龄测试》任何年龄层的用户都可以完成,因此普遍性相对较高。相反,诸如《完美主义测试》,只有那些想要知道是否是完美主义的用户才会尝试,从用户群的角度来说原本就有所限制。很多时候,测试类App的主题直接决定了其下载量的多少。

虽说粟田已经成为了日本最为知名的测试类App的开发者,但与之相对的是,却并未挣到什么钱,4年开发的经历只为他带来2000万日元的收入,这个数字仅略高于日本工薪阶层的平均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