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为中国电竞的发展挑几个重要拐点,我会选2004年和2018年。

曾经只靠一条船桨前行的中国电竞

2004年,有两件事将永远烙刻在中国电竞。

2004年4月,广电下发通知,所有卫视和开路频道的游戏类电视节目,全部被停播,这其中也包括了已经在播出一年了的《电子竞技世界》,那个时候并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直播技术,刚刚起步的中国电竞无疑遭受当头一棒。

也是在如此条件下的2004年,我们的人皇Sky开启了他的《魔兽争霸3》职业生涯,2005年,Sky在狮城新加坡,拿下了那个后来被无数次重温的中国首个WCG世界冠军,2006年,在意大利蒙扎,中国人皇卫冕成功,五星红旗再次飘扬。

然而即便如此,缺乏主流文化认可的中国电竞,商业价值依然一路跌入谷底,接下来的几年,人皇的闪耀,也难挡国内电竞赛事被大规模腰斩,赞助商开始撤离,俱乐部无以为继。

我自己觉得,对于彼时的中国电竞来说,就像是一个大航海时代,航行的目的地是北美,是欧洲大陆,是东南亚,站在船头的,是Sky们的顽强与拼搏,划动船桨的都是来自民间力量的电竞爱好者,他们不是王思聪,而当年国内的电竞大环境,也只能为这艘战船提供十分有限的补给与停靠,却远远无法令他们壮大。

以2007年为例,Sky在冲击WCG三连冠的道路上,遗憾失利获得亚军,而令人更加失望的是,数据显示,2007年世界全年的各项电竞赛事,中国仅有50位玩家染指奖金,作为对比的是,美国有523位,韩国有127位,总奖金排名上,中国也从2006年的前五下滑到第十;到了2008年,全世界进行的电竞赛事共计485项,在中国举行的更是寥寥无几。

电竞运动的发展离不开国家的支持与资本的注入,而这两点是基于主流文化对电竞运动的认知。

若干年后,站在今天中国电竞腾飞的节点回问Sky,Sky说他经常跟一些行业内老人们聊天时,大家都会感叹生不逢时,但他也说道:“后半生,我只想为电竞去做更多的事情,让更多人的梦想成真,不再生不逢时。”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Sky是中国电竞的一面旗帜,而他口中的生不逢时,大概指的便是电竞不被主流文化认可的那几年,电视渠道被封杀只是表层的原因之一,电竞运动的价值没有被社会认知更是产业发展上的驻点,停驻的驻。

十四年,直到今天,中国的电竞传播,电视渠道也尚未完全开放

这也是中国与韩国这两个世界上的电竞大国发展的几大不同之一:韩国电竞是由政府组织通过电视普及的,而中国电竞是由资本市场通过互联网推广的。

电竞运动解说员乔纳森·比尔斯曾经评价过韩国电视对电竞的扶持和贡献,“十几年前,韩国政府能够支持电竞,提供专业组织的赛事,使比赛能通过电视台播出,推动了电竞运动成为了社会主流事业。”

——在电竞传播早期,韩国电视媒体是最主要的渠道和平台。1999年初,OGN以独立专业游戏电视台的姿态成立,并且坚定地走电竞职业化之路。例如OGN争取到了赞助商的资金支持,将比赛放到大型场馆举行,并且请来了世界上最优秀的玩家参加比赛,不仅提高了电视台的收视率,还让赞助商看到了其中的巨大商机,进而投入更多资金,让韩国电竞高速发展。

那么在中国呢,今天我们依然无法从CCTV5上看到一场完整的电竞赛事。

主流文化对电竞的认知,直接影响到产业的发展

举个例子,今天中国电竞的商业化,或者直接说收入、变现,除了游戏厂商的版权收入,大部分都是来自于广告主的商业赞助。

千万级的赞助费用,直接拿下亿级的流量,数据显示从 2016 年 9 月到 2017 年秋季赛结束,KPL 整个赛季的完整播放量可是由5.6 亿增长到了 36 亿,2017 年全年职业赛事体系的观看量达到了 103 亿。对比常规综艺节目赞助,影响两者投放的重要因素之一,便是综艺节目能上的主流电视渠道,是电竞赛事彼时所不能及的,而再往内核分析,其实该问题直接映射到的,是主流文化对电竞的认知并未真实匹配到中国电竞今天的产业规模。

但另一方面来看,我们也可以说电竞未来的市值、溢价仍然有近10倍、100倍的增长空间——单从互联网的“硬通货”流量来看,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电竞用户规模已经达到2.6亿,接下来两年,有很大机会增长达到3.2亿、3.5亿,整体受众不亚于当前任一细分体育、娱乐。

世界电竞现在的发展三个月就是一年,一年就是过去的五年,而五年很可能就是一个时代。

进入2010年后,游戏直播技术的升级激增了大批电竞用户,2015年、2016年资本开始大规模涌入中国电竞,2017年是赛事年,《英雄联盟》S7全球总决赛首次来到中国,来到鸟巢,伴随而来的是电竞的社会口碑在不断变好,同时在腾讯的引领下,电竞的文化、教育也在不断完善。

而这一切,我们也会发现,极大可能在2018年再次快速突破。

亚运会、体育,到底能为中国电竞带来什么

到了2018年。

雅加达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名城,几百年以前,是输出胡椒和香料的著名海港,今天的雅加达也已经是印度尼西亚最大的城市和首都,东南亚第一大城市。循着业界的发展,这座世界上的著名海港将是中国电竞以及亚洲电竞的下一站航行地。

——2017年4月17日,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宣布将电子体育加入2018雅加达亚运会和2022年杭州亚运会。

——2018年5月14日,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正式对外公布了于雅加达举办的第18届亚运会电子体育表演项目,其中,今天在行业举足轻重的腾讯电竞,携三大项目《英雄联盟》、《Arena of Valor》(王者荣耀国际版) 、《皇室战争》正式进入雅加达亚运会赛场。

——2018年8月,雅加达亚运会将迎来电子体育在世界洲际体育运动会上的首秀。

许多人说这是自下而上的市场力量,今天的体育赛事,都是在竭力实现运动和其他行业领域的边际突破,足球世界杯在升级商业体系,NBA在强化它的娱乐属性,而电竞赛事今天在国内的受众可能已经比足球、篮球加起来还要多,亚运会与电子体育的牵手在他们看来也是顺势而为:

“电竞只是在被亚运会和体育当大腿抱,对电竞的发展意义不大?!”

也有人自上而下的拿电竞运动跟体育赛事做类比,认为它们的生态下都需要,也都会有很多不同角色的扮演者。这里头有挣钱的,也有不挣钱的,就像体育比赛有职业赛事、也有全民赛事,就像奥运会跟世界杯、NBA不是一个性质:

“目前还看不出哪个会发展的快一些。”

在笔者看来,电子体育入亚在赛事上只是商业化的一小步。

但从整个生态出发,这绝对是一大步,因为在2004年到2018年的这14年间,我们都曾经深刻的体会到:主流文化的认知,将决定中国电竞未来的高度与广度。

而当电竞寻求真正的在主流文化上落地时,我们会发现体育是目前最稳当、最能快速见效的一个方向——作为亚洲规模最大的综合性运动会,电子体育得到了在本次雅加达亚运会共 45 个参赛国家/地区展示自己的机会,届时电子体育迎来的将是主流媒体的报道,与主流市场的扩宽。

中国电竞黄金五年要做好什么

今天一项好的、有价值的电竞赛事它一定是高流量的,我们不回避这一点。但是我相信真正理解、真正热爱电竞的从业者,绝不希望电竞仅仅是因为一个流量而变火的产业,而是希望电竞发展为以赛事为核心、以联盟为依托、以教育为根本、以产业园为载体这样一个真正完整的生态,特别的,我们还期望电竞它可以成长为一种长期的精神。

比如说我们拿去年在中国举行的《英雄联盟》S7全球总决赛来看,我们讲《英雄联盟》都多少年了,当《英雄联盟》S赛真正踏入中国的时候,可能许多玩家已经步入中年,那些在大学宿舍里为它憧憬、疯狂过的学生已经走上工作岗位——时间定格了过去,没有人的等待比中国玩家更漫长。

但是电竞最终向我们证明了它值得那份等待。

去年在武汉,在广州,在上海,在北京,我们看到的是我们的观众,不单单是为了比赛的胜负鼓掌,也为选手们的电竞精神喝彩,RNG与WE虽然遗憾止步四强,但是我们不会忘记的,是赛前写着“LPL加油”的东方明珠塔,是天南地北的观众贯彻整场的欢呼声,是赛后在寒风中苦等大巴为选手们加油的粉丝。我的一位同行后来告诉我,那一天,他恍若活在梦里。

没有什么比时间更宝贵,没有什么,比共同的经历更让人快乐,电竞值得让我们为自己的青春、情怀流泪。

欧洲的1000万平方公里有42个国家,中国960万平方公里只有1个国家,能够将我们国家、民族紧密连接、融合在一起的,除了地缘、血缘,文化更是链接人与人之间的精神纽带——电竞不仅有竞技的属性,同时也更具备文化的属性。

站在这种发展背景下,我们似乎也能发现电竞正成为一种全新的文化项目被支持,这个抓住了未来主流人群的内容产业,能和中国过去传统的项目叠加产生庞大的附加价值,在未来电竞运动发展的道路上,可以将其生态链中各个环节做衍生,实现和影视娱乐等领域的跨界合作。

同时,这种新兴的文化,正逐渐成为一个被主流认可的工程,成为国家更好的与年轻人沟通的桥梁,因此,我们说当更多的主流认可、推动,电竞必然能给今天新生代更多展示的舞台,这样的未来值得电竞人坚定前行,一起把这股电竞浪潮推向高位。

而任何新事物的发展都需要一个过程,电竞入亚已经代表着今天主流文化对与电竞的认可。背靠今天电竞赛事的优质内容、流量的强悍表现,以及今天产业带头大哥腾讯所展现出来的决心,我们也有理由相信8月份的雅加达,将为电竞带来主流文化更深层次的认知,这是产业的第一次,其所带来的影响,或将是真正的拐点、“里程碑”式的一步。

所以,你还会说“电竞只是被亚运会抱了回大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