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绝地求生:刺激战场》和《第五人格》在免费榜相互较劲,一款来自俄罗斯的黑马游戏强势介入。在5月6日当天实现了从526名攀升至iPhone免费榜第2的成绩。更惊奇的是,这款游戏的收入表现同样抢眼,中国区畅销榜已经达到38名。

《地球末日生存》(Last Day on Earth:survival)的突飞猛进,是否意味着中国生存沙盒类细分领域是时候进一步探索呢?

增长量超百倍的苹果推荐

《地球末日生存》的突然爆发主要归结于三点原因:苹果的首页推荐、游戏本身品质高以及中国玩家在同质化产品挤压下口味的变化和付费意愿的提高。

对于大多数的手游和应用开发商来说,买量已经成为了运营推广成本中重要部分,甚至很多时候买量费用比研发费用高出很多。想赚钱先烧钱,中小团队自然玩不起。

而Google Play推荐、苹果编辑推荐包括Taptap成为了这些团队获取用户关注和下载的重要来源。据Sensor Tower4月发布的报告显示,被苹果推荐游戏的一周之内下载量平均增加了802%,被推荐应用的一周下载量增加了685%。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还指出,被苹果大推的应用65%都是发布一年以上的老产品。

而《地球末日生存》就是苹果推荐效应最典型的案例,游戏其实自2017年6月12日就已经上线,2017年10月达到巅峰,根据Sensor Tower发布10月全球手游下载统计,《地球末日生存》已经位列除中国大陆之外全球下载量第14名,下载量超过3000万。

然而在5月6日被苹果推荐(中国区)前,除了在俄罗斯本土地区,游戏热度已逐步消退、不复存在。

5月6日正值周末,苹果编辑在Today栏目首位推荐了该作。根据七麦数据显示,游戏在当日5点-6点排名爆发式攀升,最终在19点成功到达iPhone游戏免费榜榜眼的位置,下载量预估增长超过百倍。而该作的收入也开始快速增长,目前在中国区畅销榜已经达到38名。

“高效”的游戏团队

最近梦想这个词比较火。来自俄罗斯的Kefir虽然声名不显(在谷歌甚至搜不到他们多少新闻),但也想做一家有梦想的工作室——做自己喜欢的游戏顺便把钱赚了。

就和网友戏称“Valve是度假社,进公司前必须学会长期度假一样”,Kefir团队经常不务正业到处旅行,还常常在YouTube上传玩其他游戏比如吃鸡的视频。这与国内游戏公司恨不得996还嫌时间不够用形成鲜明的对比。

根据官网介绍,除了公费旅游、包饭和各种趴体,Kefir还在公司内部管理推行了MMORPG中公会常见的DKP(dragon kill points)制度。员工完成工作任务积累点数,换取游戏主机等各种福利。

高福利的背后是工作高效的Kefir,2009年成立至今已经发展为上百人的团队。转型手游之前,Kefir的主要盈利来源是在俄罗斯当地的社交平台(OK、VK)运营页游。

这种高效主要体现在两方面,积极维护和运营社交平台的工作室账号、积极听取玩家反馈进行版本更新。以《地球末日生存》为例,起初是两个人开发的测试版,随着人手不断扩充,平均每月更新保持在四到五次,这是极为罕见的现象。

Kefir也不是一时走运的“穷小子”,《地球末日生存》之前的作品大多为生存模拟类,在这个细分领域团队积累了相当的经验,才有了现在爆发。

生存沙盒的未来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苹果推荐带来了百倍的下载增长,但并非游戏高收入表现的最主要原因。从2017年6月至今,《地球末日生存》共拿下六次中国区推荐,但即使是2018年2月加入汉化获得推荐,收入仍然在百名开外。

真正的原因或在于,中国玩家口味的变化,对于生存沙盒付费意愿的提高。

两个有趣的现象:前不久腾讯的2018UP+大会上,腾讯一共发布了五款端游新品,其中有三款都是沙盒游戏。另一方面,手游上除了《地球末日生存》,目前名列付费榜榜首的《幸存者危城》也是横版Roguelike生存沙盒玩法。

创意的匮乏迫使手游陷入了一个怪圈,想方设法把PC上成功的玩法移植到手游上,吃鸡杀鸡皆是如此。而在《黎明杀机》、《绝地求生》之前,2014年还有个火爆一时的生存沙盒《DAYZ》。

为什么之前做生存沙盒手游不行?

首先从玩家喜好来看,欧美玩家历来喜欢沙盒开放构架与Roguelike游戏模式。而国内玩家习惯于MMO和MOBA的社交行为,单机探索是小众品类。

然而用户是会成长的。如今手游市场玩法同质化严重令不少玩家心生厌倦,玩家口味呈现多样化,腾讯、网易、蜗牛对于沙盒游戏的探索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

其次,生存沙盒手游模式的升级。在《地球末日生存》这种强调拟真度、接近端游的体验之前,生存类手游还经历了两个发展阶段:借末日题材的SLG、丧尸版“列王的纷争”,如《末日之战》等;《死亡日记》这种文字玩法为主以及像素风的《Mini DAYZ》是另一个阶段,这些游戏叫好不叫座,内购赚不了几个钱。

《地球末日生存》的异军突起证明了现阶段玩家乐于为带有Roguelike的生存沙盒中慷慨解囊。同时也给了国内游戏厂商新的启示,如何将以单机探索为主的生存沙盒进行升级,与联网社交相结合,谋求更多的商业收入。

Roguelike地宫探索的分流,让《贪婪洞窟》、《不思议迷宫》尝了甜头;生存沙盒品类被发掘之后,又会是谁分得蛋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