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资本、创始人出局、管理层换血的故事很常见,但“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创始人团队反收购“救主”为故事增添了几分戏剧性,如果再加上四次上市的努力呢?

4月23日,“时运不济、命途多舛”的第七大道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招股书显示,第七大道2015年、2016年、2017年营收分别为3.75亿元、4.03亿元、4.45亿元。

这也是第七大道管理层几经变更后的第四次上市冲刺。

上半场:意气风发、创始团队出局

2008年初,5人小团队的第七大道在靠近深圳南头关一个90平大小的民居里成立,也赶上了中国页游发展的东风。

2009年3月,第七大道的《弹弹堂》出现后,迅速成为了市场上最热门的网页游戏,上线不到一个月时间,第七大道就将《弹弹堂》的越南地区独家代理运营权卖给了Vinagame,开始了进入了疯狂的增长期。

通过《弹弹堂》、《神曲》的连续成功,2011年第七大道已经是当时页游行业收入的第一名,实时在线人数平均超过20万,月收入达到千万元级别,有40多名技术人员与50余位运营人员。

这样的页游头部企业自然进入了游戏大厂的视线,另一方面第七大道也有美股上市的诉求,最终选择了畅游入股合作。

畅游2011年收购第七大道68.258%的股份。此次收购交易对价分两部分,一部分为6826万美元固定现金,另一部分为最高不超过3276万美元浮动额外现金。2013年5月,畅游用7800万美元收购第七大道剩余28.074%股权。

2012年至2013年,第七大道平均月流水保持在7000万以上。2013年7月,《神曲》在海外市场月流水达到了2100万美元,全球月流水突破2亿。根据此前畅游财报显示,第七大道营收一度占据畅游季度总营收20%以上。第七大道创始人曹凯曾表示,“跟第七大道合作过的,或者是在第七大道入股过的,没有一个亏钱的,全是赚的。”

畅游大赚的背后,是第七大道创始团队的出局。

随着2013年5月畅游完全收购第七大道,时任CEO的曹凯宣布辞职,VP杨志毅和CTO龙春燕也一并离职。而在2014年2月COO孟治昀,CPO(首席产品官)神曲工作室负责人胡敏也离开第七大道。

出走的导火索也是畅游拿走公司控制权,间接影响了上市的取消。根据曹凯事后回忆,“招股说明书、找投行、ICEC证监会等等,包括路演都已经做完,只差去纳斯达克敲钟了。”

畅游不愿归还控制权,加上美股行情变化,最终第七大道第一次上市计划泡汤。

中场:另起炉灶和蛰伏等待

创始团队出局带来了另一个恶劣的影响。

2013年正值页游、手游交替之际,第七大道原本计划布局手游,孟治昀在第四届WGO(中国原创游戏峰会)上接受媒体采访曾表示,预计2014年手游研发规模将达到500人,推出10款手游,其中不排除收购或控股形式获得。

管理层出走直接导致第七大道手游转型直接落空,多个项目计划受到影响,公司由盛转衰。

另一方面,创始团队离开后也选择了不同的发展路径。

离开第七大道不到一个月,曹凯便创立了岂凡网络。2014年9月,岂凡网络接收了37互娱的战略投资(今年三月三七互娱透露占6.22%股权)。2015年2月,岂凡网络接受了接受基石资本1.43亿元入股,估值达到13亿。前不久还传出岂凡将与360游戏合作的消息。

原CTO龙春燕,原VP杨志毅等也选择了各自的赛道进行创业。

而原COO孟治昀带着胡敏暂时转向幕后,名下主要包括深圳千奇网络、和成都朋万科技(2016年挂牌新三板)。其中深圳千奇网络50%员工来自第七大道,孟治昀也是当时朋万科技的最大股东(后有减持)。

或许是源自对创业公司的感情以及心中的上市梦,孟治昀始终密切关注着第七大道,谋划着夺回和再上市。

2015年,随着畅游2亿美元出售第七大道,故事进入了下半场。

下半场:夺回和三次上市冲刺

新面貌新气象,有趣的是,回来救主前孟治昀更名为孟书奇(还有个曾用名孟书萱)。

2015年2月13日上海砾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两位股东分别为原天游软件董事长王佶和原七酷网络董事长邵恒(此前天游和七酷又被世纪华通收购,两家游戏公司的收购价,分别为9.5亿元和8.5亿元。重组完成后,王佶和邵恒将分别持有世纪华通12.13%、15.42%股份。)

3月26日,孟书奇携手上海砾游成立上海永翀投资中心,并担任法人。8月4日成功收购第七大道科技公司,孟书奇出任法人。8月19日金利科技停牌,拟计划收购第七大道。

这套组合拳不难看出,孟书奇已经提前安排好夺回第七大道后,借壳金利科技上市。

事与愿违的是,2015年11月,金利科技发布公告称“由于审计、评估等工作时间上的不契合性,导致不能在承诺的停牌时间内完成预案的披露工作。根据上市公司相关规定,经公司慎重研究,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这并没有让第七大道放弃借壳上市的计划。2016年6月,立霸股份披露其重大资产重组的标的资产为两家游戏公司:深圳第七大道科技有限公司和游戏盒子数位有限公司,其中游戏盒子为境外资产。6月底披露与第七大道的五位股东签署《资产购买框架协议》。

好事多磨的是,由于监管层的介入,同年8月立霸股份宣布重组失败。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这种方式其实是“类借壳”,目的是在规避控制权变更、避免向收购人及其关联方购买资产等方向上做文章。

借壳行不通、游戏公司排队IPO更是难上加难,港股成了第七大道第四次上市的冲刺方向。

故事如何续写?

时运不济,命途多舛形容第七大道并不为过。

曾经的明星企业,在行业风口转变之际恰好发生重大变故,原本的转型计划被打乱,沦落到第三、第四梯队(君不见手游风口造就了多少新的上市公司)。

而孟书奇带着胡敏回来救主取得了一定的成效。2015-2017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3.76亿元、4.03亿元、4.45亿元,三年复合增长率为8.8%。同期,公司的经调整溢利亦从1.82亿元增至2.63亿元,复合增长率达到20.2%。

从收入构成来看,2017年随着《弹弹堂》手游的推出(研发速度较慢),第七大道也在努力加速向手游业务的转型。

然而就和大多数游戏公司面临的问题一样,虽然手握《神曲》和《弹弹堂》的IP,第七大道尚未能摆脱吃老本的困境。

招股书披露的计划今年推出的六款手游、五款H5和两款页游中,天龙八部(页、手、H5)的授权也与畅游脱不开关系。

第七大道的上市梦能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