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今天,珍惜现在,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萤火虫之墓》。

4月5日,日本动画导演,编剧,制作人高畑勋的离开,让所有热爱动画之人心痛不已。这位带领日本动画走入黎明期的动画大师创造了现实主义的动画演出论和表现方式,培养出了以宫崎骏、富野由悠季为代表的大量日本动画人才。

近日,日本公信榜网站上刊登了一篇富野由悠季回忆高畑勋的文章。这位“敢达之父”对高畑勋怀有极高的敬意,将他视为引导自己进行创作的“师父”。

一个半月的工作10天完成

富野在高畑勋指导的世界名作剧场中的《阿尔卑斯山少女》、《寻母三千里》、《清秀佳人》三部作品里,担任动画分镜(《清秀佳人》时由于《机动战士敢达》开始放送而中途退出)。这三部作品在日本动画史上意义重大,导演高畑勋、画面设定宫崎骏、动画分镜富野由悠季都成为了日后日本动画行业的巨匠。

富野回忆道:“我当时做的基本上都是外包的分镜工作,没有进入制作现场。所以称不上是一起工作,只能说是参与了制作。”

“能够担任《阿尔卑斯山少女》的动画分镜,并不是因为自己做的分镜得到了高畑的认可,真正的原因是他想要赶上日程安排。”富野苦笑道。“当时的工作日程表是必须要遵守的,不像现在灵活度较高。接到工作委托时我和高畑有过这样一番对话。‘分镜要什么之后交?’,‘三天后’,‘动画什么时候播?’,‘下下周’。”

通常最少需要一个半月的工作要在十天内完成,可见当时的动画制作环境有多么严峻。

“所以,高畑拜托我做的只能算是最初的分镜草稿。”

富野在的世界名作剧场系列的多部作品中担任了动画分镜,他曾经因为总尺数计算错误而被高畑勋严厉训斥。不过,高畑对富野的分镜速度和质量非常信赖,到了紧急关头还是会找他帮忙。

不要轻视孩子们的理解能力

问及高畑与其他动画导演的不同时,富野回答说:“正确地解观众,是高畑导演一生的追求。”

“世界名作剧场系列的碰头会上,我和他讨论过某个镜头时长的问题。有个角色的台词有两页,每页都有400多字。机器人动画里一个镜头持续5秒都已经算是很长的了,几个角色围着篝火纯说话,一个镜头竟然要一分钟以上,实在难以想象。我问高畑:‘照着剧本做分镜会不会太长了?要不我再整理一下?’他回答说:‘不行。剧本就是这样写的。是你没看懂台词吗?’我说:‘不是,我看懂了。’高畑说:‘既然你能看懂就这样做分镜吧。只要孩子们能懂,就会看这部动画。’我当时心理有有个疑问,虽然那部动画确实很好,但是孩子们真的会看这样的动画吗?”事实证明,答案是肯定的。

富野表示,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高畑勋派”,高畑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要轻视孩子们的理解能力”。“也就是说,动画的台词和故事要有意义,要能把一个镜头撑到一分钟以上而不让观众有违和感,这才是一部动画的胜负关键。20年后我才真正明白了这个道理。高畑一直都在坚持着自己的动画方法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的作品一直都有他的‘影子’。”

“高畑将理念和信息与动画的现实主义思想相融合,如果你能理解他的方法论,就能真正看懂他后期指导的动画电影。”高畑在动画电影方面成就很大,很多人对他的第一印象都是动画电影导演。但是作为曾经的世界名作剧场团队的一员,富野心中的高畑始终是那个为自己指明了道路的世界名作剧场的导演。

没有高畑勋就没有“动画导演”宫崎骏

吉卜力的两大支柱高畑勋与宫崎骏,自1986年的《天空之城》之后就再没有一起合作过。

富野说:“有人说《天空之城》之后两人决裂了,但事实完全不是这样。没有高畑勋,就没有‘动画导演’宫崎骏!”

宫崎曾经评论高畑,“他一直在读我不会读的书”。宫崎认同高畑一部分想法,他一直在努力超越,努力证明自己,努力用自己的作品让高畑闭嘴,这才有了“宫崎骏的动画”。

富野评价道,对宫崎来说,高畑的作品是成长的土壤,他一直想要从土壤中露头发芽,取得更高的成就。“宫崎骏拿了奥斯卡奖,很多人认为宫崎骏的成就要比高畑勋高,但是我可以断言,如果没有高畑勋,宫崎骏绝对拿不了奥斯卡奖。”

原吉卜力制作人铃木敏夫曾经说过,动画电影导演之间肯定存在着紧张的竞争关系,尽管如此,宫崎一直对高畑心怀敬慕之情。

宫崎的幻想与高畑的现实主义是两种相反的风格,宫崎的创作风格成熟后,两人在作品上的交集变得更少。不过,宫崎非常希望能和高畑一起工作。“得到高畑的认可”一直是宫崎的创作动机之一,另一方面,他也想摆脱高畑的“影子”。富野表示,这种矛盾的思想在宫崎的作品中有非常明显的体现。

“师父”高畑勋

高畑的伟大不仅在于他创作了多部优秀的动画作品,还在于他培养出了数位动画巨匠,为动画行业留下了高畑勋式的现实主义思想。

富野表示,他和高畑合作时间较短,交往并不是很深。但是高畑对他的影响很大。

“动画里城市的景色,路灯的样式等等物象都拥有自己存在的意义,是高畑教会我如何思考它们的意义。《敢达》之后的所有作品里,我都会认真地思考这些问题。不得不承认,这是受到了高畑的影响。”

富野说,只从科幻动画、巨大机器人动画的角度考虑,是绝对无法理解动画文化的。“我一直把高畑当做自己的‘师父’,可能这话高畑、宫崎、铃木听到了会不太高兴。如果没有高畑,仅仅靠着对宇宙题材的‘喜欢’,我无法做出《敢达》之后的那些作品。”富野笑着说:“我用了一周的时间来思考高畑对自己的影响,才想到‘师父’这个简单的单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