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能游戏是一个舶来词,英语原文是“Serious Game”,指那些以解决现实社会和行业问题为主要目的的游戏。不要看它在最近才被逐渐炒热,其实这类游戏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相信大家都没有忘记小时候《金山打字通》里内置的青蛙过河小游戏吧,这就是功能游戏的一种。而这一品类最早的出现,或许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军用来训练士兵的战争模拟游戏。

最近,马云声称要做“跟教育、文化有配合的游戏”,腾讯放出数款初具雏形的功能游戏消息,网易的丁磊也开始谈起“用游戏手段探索教育技术”。功能游戏的风口要来了吗?

亟待“洗白”的游戏行业

支持功能游戏是下一个风口的论据很充足,马云和丁磊两位大佬先后发声,腾讯更是一马当先拿出了样品,行业巨头们纷纷看好的市场,怎么可能不是风口?

然而,这并不那么经得起推敲。十年前声称“饿死不做游戏”的马云,如今阿里大踏步进入游戏行业,“为老人设计一些有有意思的东西,为孩子做一些跟教育、跟知识成长、跟文化有配合的东西”显然是一个很好的台阶。这句话,是马云在“回到课堂”活动中在“班会”上以“班长”的身份对所有人说的,是对阿里涉足游戏行业的一种表态。

丁磊“用游戏手段探索教育技术”的发言场合,是今年的“两会”。背景大家都清楚,有十余位人大代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针对网络游戏发表了看法,大部分代表呼吁“严控网络游戏”,防止青少年沉迷游戏荒废学业,也有部分代表痛陈网络游戏是“精神鸦片”,必须“一棒子打死”。社会主流舆论对于游戏行业,已是怨声载道。旁观者们在谴责,从业者代表只能扯开嗓子宣传自己的闪光点。

光是高呼不够的话,长期饱受质疑的腾讯其实早已拿出了诚意。

上图中是腾讯在今年二月曾披露的一款《欧式几何》功能游戏,同时披露的还有出发点是保护传统工艺文化的《榫卯》和《折扇》,2.5D制作的打字练习游戏《纸境奇缘》,等等。网易同样也早已引进了《极客战纪》这款在国外风靡已久的编程游戏,同时也不断强调《我的世界》的教育功能。

一些人在努力谴责,或是呼吁监管或是批判精神鸦片;行业领袖们一面呼吁大家理中客,一面积极推出具有健康意义的产品来“洗白”。双方过招而已,谈不上是不是风口。

鱼和熊掌的悖论

以社会价值和社会意义来评价功能游戏,得到的答案自然是极好的。然而这样的叫好,很难叫座。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往往鱼和熊掌难以兼得。

这几乎是娱乐行业里的铁律。越是阳春白雪,就越是曲高和寡;越是下里巴人,便越是口口相传。扪心自问,当你想要玩游戏的时候,更愿意享受一场《欧式几何》的数学盛宴,还是跳个伞吃个鸡呢?当你需要学习编程的时候,《极客战纪》真的能够比一本C++教材教给你更多吗?

答案显而易见。在游戏性与教育性兼具但都不上不下的情况下,功能游戏在教育中所能够充当的,恐怕只有引发初学者兴趣的敲门砖这一种角色。这将导致一旦需要在教育领域推广功能性游戏,其内容将不可避免地向低龄化倾斜——毕竟孩子才是最需要兴趣培养的对象,父母才更愿意为兴趣教育买单。

这个剧情是不是有些熟悉的味道?与日本动画同样发轫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中国动画,同样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迎来了复兴。然而贴合大众口味精雕细琢的日本动画成为了一种文化的代名词,标榜着“寓教于乐”的中国动画很快就辉煌不再。这样的老路,游戏要再走一遍吗?

在一些鼓吹功能游戏前景的文章中,往往能够看到这样一项数据:功能游戏在2015-2020年间将以16.38%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发展,全球市场规模将达到54.5亿美元。按现在的汇率,约合348亿元人民币。而数据机构预测的2020年移动游戏市场规模,仅中国市场就达2200亿元以上。

即使是乐观向的预测,也没有人真的认为功能游戏会占有多大的市场份额。市场才是商业作品唯一的价值观。只是对于功能游戏来说,叫好比叫座重要得多。

工具无罪,请用好用对

快播王欣在入狱之前曾有一句名言:“技术无罪。”这话没错,但是技术不用坐牢,他需要坐牢。

游戏是工具。它可以是玩家休闲的工具,把娱乐性放在首位,但不应该娱乐至死忽略了真正的生活;它可以是厂商赚钱的工具,把商业性放在首位,但不应该越过法律的底线靠赌博、色情利用人性的弱点敛财;它可以是价值观的载体,将社会性放在首位,但不应该成为强硬灌输自己价值观给他人的手段。将游戏当做怎样的工具来使用都有其可行性,关键在于能否用好用对。

工具无罪。如今的舆论环境虽然对游戏行业并不友好,但大方向上仍是积极的,很少有人彻底抵制游戏,更多地在呼吁对青少年游戏时间的控制,对家庭及社会教育环境的重视,对游戏开发商的严格监管。人们的目光已经从游戏本身是否有害,开始向游戏背后的人转移。你骂或是不骂,游戏就在那里;你管或是不管,人的行为却会天差地别。对于工具本身,我们更应该拓展它的应用场景,发掘它潜在的价值,而非否定其存在本身。功能游戏在中国的出现,就是将游戏用好用对的一种方式。

希望未来的功能游戏,能够真正成为游戏行业宣扬正能量的闪光点,而非是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被拉出来的挡箭牌。对于如今巨头云集的功能游戏市场,也不必急功近利地谈什么风口——市场本身就不大,先入场的又都是行业顶尖的大佬,一般的小风很难吹得进去,

我们期待的功能游戏,应该是真正具有教育意义又好玩的游戏,而不是为了所谓的舆论环境强行为游戏正名的幌子。在此之外,无论是否“寓教于乐”,健康、品质、匠心,都是游戏本身便迫切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