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腾讯张开双臂拥抱游戏行业,阿里对游戏的态度总是有些欲语还休的娇态,心有千千结。一切都源于马云十年前的一句话。

不想做游戏的马云

十年前的马云有了淘宝,意气风发。马云说,我就是饿死也不会做游戏。

八年前的马云也还是那个马云,向总理坚决表态:“我们坚定地认为游戏不能改变中国,中国本来就是独生子女家庭,孩子们都玩游戏的话,国家将来怎么办?所以游戏我们一分钱也不投。人家投,我们鼓掌,但我们不做,这是我们的一个原则。”

 

商场从来就不是一个讲原则的地方。

2014年,所有人都已经意识到游戏行业将是一座互联网金矿。阿里成立游戏分发平台,投资美国移动游戏开发商、收购UC九游,之后更名为阿里游戏。此时距腾讯《地下城与勇士》上线已经五年了。

我们习惯将腾讯上线《DNF》看作是21世纪以来游戏行业的一道分水岭,标志着中国游戏行业由“盛大时代”进入“腾讯时代”。但在这一系列的风云变幻之中,少有阿里的身影。在游戏行业格局逐渐定型之后,阿里几番大手笔的折腾下来,依然少有人正眼看待他的游戏业务。其实阿里自己也没有重视游戏,收购UC更多是为了以影视为主的大文娱产业布局。直到转进游戏行业三年之后的2017年,阿里才正式宣布成立游戏事业群。

坊间拿马云“饿死不做游戏”编着段子,倒也并不会真的计较什么,商人逐利,天经地义。其实就算马云到现在仍然不想做游戏,恐怕也拦不住市场诱惑之下,手下们的如饥似渴。赵匡胤黄袍加身,未必是他多想做皇帝,但手下人想出将入相则是板上钉钉的。

成为追赶者的阿里

成立于1999年的阿里毫无疑问是中国互联网的先驱者之一。但在游戏行业,它仍是个孩子。打开阿里游戏的网页,游戏列表中只有小猫三两只。

以阿里的体量,既然出手做游戏,那么假想敌自然只能是腾讯和网易,但如今的阿里并不具备与之同台竞技的资本。缺少的游戏基因不是短时间在游戏行业密集的动作就能能弥补的,想要一步登天必须另辟蹊径。

好在,即使阿里在游戏界只是个稚嫩的孩童,那也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总有人能为他铺路。

柳暗花明的电竞路

这条“蹊径”就是电竞。将电竞这一概念带进千家万户的是腾讯和《英雄联盟》,从而如今在电竞行业中获利最大的也是腾讯。那么阿里入场电竞所求为何呢?从这一块蛋糕上分一杯羹吗?

这就太低估阿里了。阿里的进场,是釜底抽薪。据报道,阿里正大力推动电子竞技成为正式的奥运项目,但前提是这些游戏不能“专注于暴力或杀戮”。此前,在阿里的推动下亚运会已经批准了电子竞技项目作为会产生奖牌的项目亮相。

阿里的野望,并不止是要从电竞产业里分一杯羹,更是要做电竞的定义者。我们不妨假设一下如果事情真的按照阿里所希望的发展,只有足球、赛车和其他数字化田径赛事成为了受到国际奥委会的认可成为正式的电竞项目,含有“暴力和杀戮”元素的游戏被排除在外,腾讯的《英雄联盟》、网易的《荒野行动》、暴雪的《星际争霸》等被用户广泛认可的“电竞”项目该何去何从?

当一个行业潜力无限的时候,成为从业者与成为规则的制定者,哪一个收益更高是显而易见的。

去厂商化的真电竞

围绕电竞项目产生的一大争议是:电子竞技并非完全和体育运动一样,是“无国界”的。任何游戏背后都有厂商,在厂商主导赛事举办的场景下,就会导致有人既是选手、又是裁判的情况——这与竞技所倡导的公平相悖。并不是说厂商就绝对不公平,而是缺乏第三方监管的竞赛机制本身永远存在漏洞。

阿里抓住的,就是这个成为第三方监管机构的机会。这恰恰是那些已经成为知名游戏厂商的企业无法触碰的领域。如果将国际奥委会的认可作为电子竞技登上大雅之堂的敲门砖,那么原本主导赛事举办和运营的厂商便不得不让出主导权。悖论由此产生了,厂商想要从电竞产业中获取更大的利益,必须得到国际奥委会这样权威中立机构的认可;为了获取这种认可,厂商又不得不将获利最重的赛事主办权拱手相让。

产品已经取得了成功的厂商踟蹰不前,入不入奥需要认真核算得失。后起之秀们则没有这些顾虑,对它们来说,成为第一个被国际奥委会认可的奖牌项目,其中的利益实在太大了。

就这样,等不及自己做游戏的阿里干脆打起了做整个电竞行业组织者的算盘——既然少落了几十颗棋子,干脆就把棋盘掀了吧。2016年、2018年,阿里主办的WESG成为全球总奖金最高的综合性电子竞技大赛。同时,阿里一手积极推动国际奥委会认可足球、赛车等电子竞技项目,一手开始布局这种类型的赛事组织——去年,阿里体育投资一亿元用于围绕《球球大作战》搭建移动电竞体系。

黄袍加身还会重演?

在这样的战略当中,阿里在游戏行业中根基浅薄的弱点被无限淡化了,甚至直接转化为了优势。一旦成功,成为整个电竞产业中最有影响力的赛事组织者的阿里就可以在不做游戏的情况下不断从电竞这块大蛋糕上捞金。

只是这其中依然会有隐患。坚定成为赛事组织者的阿里等于间接堵死了自己成为电竞游戏研发和发行厂商的道路。这与马云当年宣称阿里不做游戏的行为如出一辙,其间利弊难以断言。未来电竞产业游戏本身的利润如果远超赛事组织所能够产生的利润,阿里还能够忍住不亲自下场吗?毕竟以阿里手握的资源,假以时日,游戏研发能力并非是什么无法弥补的短板,所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

当下我们可以认为,在阿里短时间内无法在游戏研发与发行方面取得突破的情况之下,背靠国际奥委会以电竞赛事组织者的姿态入场无疑潜力巨大。只是未来的情况未必一直如此,到时候再来一次“黄袍加身”,把自己旗下的游戏纳入电竞体系,或许就会动摇自己一手创立的规则的根基,那结果就不会只是被坊间调侃几句那么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