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国外媒体Gamasutra报道,白宫发言人萨拉·桑德斯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在被问及美国立法机构如何阻止枪支暴力事件时说:“总统已经会见了许多(游戏界)利益相关人士,下周他还会与一些电子游戏行业的人员见面,看看他们可以在这方面做些什么。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我们认为改变并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而在此之前,特朗普就曾暗示过校园枪支暴力事件之所以频繁发生,也许与年轻人受到了暴力电子游戏、电影的影响有关。

白宫发言人此话一出,立即遭到了美国娱乐软件协会(ESA)的针对,该协会的一名发言人表示协会及其成员公司并未收到特朗普总统的相关邀请,并称:“这些在美国发售的电子游戏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发售,而枪支暴力事件却只在美国尤为严重。”

美国政府有失偏颇?

与其说美国政府是要将枪击案频发的责任“甩锅”一部分给游戏,不如说此番“约见游戏行业人士”的发言是在病急乱投医。

美国的“病”有多“急”?据人民网报道,综合美国媒体相关消息,截至2月14日佛州校园枪击案爆发,2018年刚刚过去的45天内美国已经发生了18起枪击案。而根据人民网近期发布的新闻显示,该案案发后至今,美国至少又有3起造成人员死伤的枪击案。另有美国“暴力档案网站”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发生逾6.1万起枪击案,造成15488人死亡、3.1万人受伤。死伤者中包括近4000名17岁及以下的儿童和青少年。

作为超级大国的美国,有病却难以自医?这也是事实。在多方政治力量的掣肘之下,美国控枪法案一直难以通过。就在佛州枪击案发生一周后,百名学生在佛州议院门口表达支持控枪的诉求。讽刺的是,就在学生们到达的几个小时后,州议会否决了一项禁止销售突击步枪的法案。

州议会如此,白宫亦如此。多年来掣肘美国禁枪法案通过的全美步枪协会是美国政客们背后的大金主,甚至传说曾资助特朗普三千万美元用于竞选总统。一方面是禁枪法案难以推行,一方面是社会舆论的沉重压力,特朗普准备约谈游戏产业人士“看看他们可以在这方面做些什么”便不奇怪了——实质性的举措拿不出来,总得找到释放压力的出口。

事实上除了约谈游戏产业人士,特朗普还拿出过更加离谱的昏招——提议让美国教师配枪以预防校园枪击案。照这样看,对于游戏行业人士总统先生仅仅是想“看看他们可以在这方面做些什么”,好像还挺可爱?

游戏行业过度敏感?

无法立竿见影平息民意的白宫想到了约谈游戏产业人士,ESA立即郑重其事地发布公告撇清则显得相当敏感了。

这并非是白宫第一次就相关事件约谈游戏界人士。2012年桑迪胡克枪击案发生后,当时的美国副总统拜登就曾约谈游戏产业高层,探讨暴力游戏对青少年的影响。结果是雷声大,雨点小,并未有实质性的举措出台。

其实,这个雷声也就是在游戏界稍微大了点而已。如上文中所分析的,解决枪案频发问题的关键是控枪法案能否施行,而这又取决于政客们的利益制衡,被殃及池鱼的游戏行业在其中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罢了。事实上美国政府转移矛盾的标的并不只有游戏行业而已,佛州枪击案发生后,FBI主动承认曾经接到过于涉案枪手相关的举报电话,但未重视。

只是,为何是游戏行业屡屡成为背锅侠?远有白宫先后两次因枪击事件约谈游戏界人士,近有国内媒体视游戏如洪水猛兽家长视之为电子鸦片。事实就是,无论政府对游戏的态度是褒是贬,舆论只会相信他们想要相信的事情。马化腾在“两会”上呼吁舆论正确看待游戏,国家在不遗余力地加强游戏内容监管、营造积极健康的游戏环境,而非一刀切地限制游戏。然而这些事实并不能堵上键盘侠们的悠悠众手,诸如“请说出游戏的正面意义”的嘲讽之言不绝于眼。

怪不得ESA敏感到一碰就跳,本就争议不断的游戏行业确实不想多背一口黑锅,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不要听风就是雨

做游戏的人其实很单纯,要么是有梦想,要么是为了钱,要么梦想就是赚钱。做出来的游戏也很单纯,要么好玩,要么好卖。做游戏的人巴不得把游戏做得健康向上又好玩又好卖,毕竟负面舆论只会让自己发不了财。可一面是大众的口味决定着游戏的内容,一面是大众的观念否定着游戏的价值。

过敏的游戏行业背后是过敏的舆论,是思维容易极端化的人民大众。电子游戏作为计算机时代衍生而来的新兴产物,在中国不过三十年,在西方亦不过六十年,无法立即被主流文化彻底接受也在情理之中。只是对新生事物的偏见,并不会有助于我们解决问题。往远了看,在古时被认为是不入流的话本小说作品,如今不也冠上了“四大名著”之类的头衔被奉为经典吗?娱乐需求是人民富足之后的必然的产物,娱乐与艺术二者的存在本身就象征着社会的进步。

我们看待问题,最忌讳的就是听风就是雨。有人说游戏是电子鸦片,马上就想到抽烟雾弥漫的清末;白宫说要约谈,马上就觉得没有暴力游戏就没有枪击案。白宫发言人只是说“看看他们有什么能做的”,还说这会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吗?假设白宫的约谈促成美国游戏产业催化出一些对于青少年身心有着正面导向的优秀游戏,会有人为游戏行业歌功颂德吗?

笔者认为,白宫如果只是盯着游戏行业做文章,在控枪法案以及其他行之有效抑制枪案发生的举措上毫无作为,舆论和民众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同样的道理,如果一个青少年因为沉迷游戏而影响学业,那么控制他对游戏的沉迷是应有之义,只是与此同时,同样该被深究的家庭教育和学校引导,以及其他直接或间接造成这样结果的问题并不应该被忽视,放任他们将锅甩给游戏之后依然我行我素。

截至笔者发稿时,已有消息称特朗普与游戏行业人士的会面日期已确定为3月8日。至于他们能做些什么,不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