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如果国家准备严控加密货币ICO,境内交易所铁定是要倒霉的。随着各路小道消息的流传,315监管或举起屠刀,不少交易所先后将办公地点挪到了境外。

近日,币安CEO赵长鹏在Linkedin上发长文表达了自己眼中加密货币对未来国家政府的六大意义,包括资金、人才、就业、税收、行业增长、国家竞争力。

但阅读完大段积极意义的分析之后,心中不禁有了疑问,这和区块链有啥关系?

可复制黏贴的共性分析

上一次让“赵长鹏”声名鹊起的便是福布斯发布的数字货币富豪榜,以11-20亿美元的净资产排名第三。媒体的争相报道让大众对于这位7个月将币安做到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的CEO有所印象。

本次长文,赵长鹏也是以此为开头,从越早入局、越早成为亿万富翁类比国家越早布局区块链、越早能成为未来的领导者的观点。

文章中观点可归纳为以下部分:吸引来自全球各地的资金;吸引高端人才(加密货币的人才是地球上头脑最敏锐的人所创立的);创造本地就业机会;政府税收增加(加密货币公司一开始就能创造利润、通常每个初创企业能够上交几百万美元税收);加密文化形成,行业增长;尽早监管容易,自我创新比被他人颠覆要好,提升国家竞争力。

看似有理有据,实则漏洞百出。

首先,谈加密货币,就不要硬扯国家发展区块链技术。文章开头类比把国家入局区块链与个人财富增长类比划等号,有意混淆ICO和区块链的概念。监管层对于区块链和ICO也是不同的态度,后面所谓的积极意义分析都是围绕加密货币一点展开,以点盖全(区块链)的推理逻辑站不住脚。看似呼吁国家发展区块链,实则为加密货币摇旗呐喊。

其次,六点浮于表面缺乏针对性的实际意义,而是共性的分析。简而言之,这六点可以套用到不少其它新兴领域。AI、VR、AR、物联网等,都可以往上套。

优质企业吸引资金(不投未来是傻子)、吸引高端人才(我做人工智能的就比你区块链差?)、创造本地就业机会、行业增长、提升国家竞争力。至于初创企业税收,这些行业未来潜力大,政府并不在乎眼前的蝇头小利。

如果以金钱营收来衡量是否被国家支持,那说个歪理,黄赌毒也应该被支持,也符合上述六个意义。且不说牟取暴利,大不了,低端(低俗)人才也是人才。

挺直腰杆求招安

监管风越演越烈。去年9月中国监管部门明令禁止ICO、关闭中国境内虚拟货币交易所,ICO一度被遏制。但近期随着区块链大热,ICO有借此热潮卷土重来之势。根据财新网昨日报道,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副会长、91科技集团董事长许泽玮认为,要遏制ICO在中国继续蔓延,一是要打击代投行为,另外要打击相关推波助澜的自媒体。

中国监管当局正密切关注应对跨境融资的“出口转内销”ICO和各种异化ICO带来的风险甚至金融犯罪。从财新记者的采访看,近期ICO的新变化已经引起国外内监管当局的警觉,监管手段和力度或将升级。

如果严打,传播假消息的区块链自媒体和交易所首当其冲。

赵长鹏此文中看似呼吁,实则也是求招安。

文章开头第二段,赵长鹏称“越早使用加密货币,并且利用相关技术进行智能治理才是这个行业的关键。加密货币交易是整个生态系统的核心,而支持受监管的交易所在本地运营,也将会对当地经济带来积极的影响。”

其潜台词即我们愿意接受监管,请求合法化。六点意义中,“我们有钱可以多多交税”、“加密货币整体规模较小,管理也更容易,因此并不会对全球金融造成太大干扰。”、“自我创新总比被他人颠覆好”,都试图为自身洗白。

文章结尾还把支持加密货币的行为与“下个世纪引领全球的国家”、“敢于担当的官员”、“未来领导者”挂钩。

币安理直气壮地喊道:我有钱我有理,求招安为国家做贡献。

但并不是所有赚钱的行当都应该被国家支持。目前来看,交易所合法化的美梦与监管层透露的态度相悖,ICO和支持加密货币自由交易显然触犯红线。

问题来了,为加密货币摇旗呐喊求招安,请别和区块链硬扯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