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盗版ACG内容,很多人内心感情微妙。大家都知道盗版内容损害了作者和版权方的经济利益,是应该被深恶痛绝的存在,然而盗版内容也曾经充斥着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便利。时至今日,随着科技进步、生活水平提高、版权意识变化,盗版内容正在渐渐从市场中淡出。回顾这段历史,我们会发现生于黑暗的盗版ACG内容,不仅为内容作者提供了受众基础,也促进了华语圈ACG文化交流的形成。(本文部分香港和台湾地区的描述参考编译IGN日本《从戒严令下的台湾到香港的电脑中心——中华娱乐周报 第五回:“盗版”的今昔与当地人的著作权意识》。)

盗版漫画(50-90年代)

据现存的文献记载,上世纪50年代台湾地区就开始出现盗版的日本漫画。由于台湾曾经被日本占领,当时的台湾社会对日本内容的接受能力较强,且不少民众日语能力较好,所以在盗版漫画出现的初期,翻译版和日文原版都有较大的市场。

戒严时期的台湾在1953年颁布的《台湾省戒严期间新闻纸杂志图书管理办法》,其中就包含禁止“足以影响民心士气或危害台湾社会治安的言论”,但是因为该条款对于漫画审查非常暧昧,出版社可以通过贿赂审查官,取得盗版漫画出版许可,这也成了当时人人皆知的秘密。当时台湾并不存在版权意识,各个出版社对日本漫画进行简单的复制和翻译之后,就可以在市场上发售。现在很多知名出版社(比如东立出版社)当年都进行过盗版漫画的相关业务。

1987年戒严令解除之后,盗版漫画发展出了更加多样的形式。除了传统的单行本,还出现了收录多个单行本内容的《少年快报》等综合漫画杂志。

1992年6月,台湾开始实施《新著作权法》,以代替早已失去实际意义的1928年的《中华民国著作权法》。该法规要求各个出版社停止发行盗版新漫画,已经发行的盗版新漫画必须从1994年6月12 日起停止销售。当时台湾民众将6月12日称为“六一二大限”,人们对于禁止盗版制品惶恐不安。

另一方面,曾经是英国殖民地的香港,于70年代开始出现盗版日本漫画,其中普遍把儿童向杂志《儿童乐园》1973年开始连载《哆啦A梦》视作开端。由于最初出现的盗版漫画正面印象强烈,大部分人并没有把盗版漫画当做不好的东西。在较长的一段时间中,香港民众对“盗版”与“正版”没有明确的是非观念,制作销售这些盗版漫画的公司和个人也没有丝毫罪恶感。

90年代初期,大量盗版漫画涌入香港,漫画读者数量迅速增加。《机动战士敢达》、《圣斗士星矢》、《龙珠》、《乱码1/2》、《城市猎人》等优秀作品都在香港收获大量的人气。由于这一时期香港的经济发展速度很快,在80年代后期甚至出现了非消费性的收藏用漫画,便宜的盗版漫画已经无法满足人们的要求。

漫画读者的增长还带动了漫画租赁的店铺数量的增加,有一部分看到了商机的大型出版社开始和日本方面进行交涉,以获得了正式的翻译、销售权。例如当时围绕《灌篮高手》的版权争夺战就非常激烈。

中国大陆的盗版漫画最早出现于上世纪80年代。由于历史原因,中国在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后才开始接触日本文化,1978年开始改革开放之后,大量的国外文化内容才开始进入中国。1980年,中央电视台从虫制作引进了黑白版的《铁壁阿童木》,播出后引起在全国引起了轰动。

由于《铁壁阿童木》的人气太高,播出不久国内就出现了大量的“盗版”漫画。之所以给“盗版”加上引号,因为当时的中国还完全没有版权的概念,这些“盗版”的漫画大部分是由正规出版社在得到政府许可后发行的合法刊物。

当年,这些“盗版”的漫画书经过一系列的渠道,传到了《铁壁阿童木》的原作者,日本漫画家手冢治虫的手上。当手冢治虫本人看到中国出版社制作的“盗版”《铁壁阿童木》时非常生气,但他生气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这种做法侵犯了著作权,而是因为“盗版”漫画的画功不好。“这个漫画画得一点都不有趣!必须用更好的画面让中国人也感受到快乐!”于是他亲自动手为自己漫画的盗版作品修改原画,将修改后的原画邮寄给中国的出版社。在这期间,手冢治虫向中国方面提出费用请求。

手冢治虫:我来修改原稿

手冢治虫从艺术家的角度看待盗版漫画,表现出足够的风范。为自己漫画的盗版作品修改原画,给中国的观众读者们带来了快乐。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开创的这个先例为中国盗版漫画的兴起提供了错误的道德基础。同时,作为日本的“漫画之神”,这种轻视经济利益与版权的思维对日本的战后动漫产业形成了巨大的影响。手冢治虫的这种做法被认为是引起今日的日本动漫行业普遍薪资过低的原因之一,受到了宫崎骏等日本动画人士的批评。

游戏卡带与CD(80-2000年代)

90年代,通过某些公司的“努力”,中国人民接触到电子游戏这样新的事物。对80后们而言,《魂斗罗》、《超级马里奥》、《坦克大战》等游戏是他们童年中的美好回忆。在90年代,游戏机、游戏卡带是备受小朋友们期待的生日礼物,然而那些收获梦寐以求礼物的小朋友,当时并不知道这些绝大部分都是盗版的制品。

由于当时的经济水平不高、游戏软件流通条件不完善(后期甚至被禁),国内市场上基本买不到正版的游戏机和游戏卡带。反之,盗版的游戏卡带随处可见,可以直接在百货商场中购买。在百货商店的游戏机、游戏卡带柜台前,经常会有放学后的学生们在那里聚集,眼中充满着好奇与渴望。

香港与台湾接触到电子游戏的时间比中国大陆要早10年左右,1983年任天堂的famicon发售之后,很快就出现了大量的盗版游戏卡带。

由于当时与日本经济水平差距较大,正版的游戏软件对于香港与台湾的玩家们来说价格高得无法接受,基本没有店铺出售正版卡带。这一时期市面上的盗版游戏卡带大多是“多合一”的形式,一盘卡待中储存的游戏从数十到数百不等。这种“多合一”的形式在之后也流入中国大陆,可以说当时中国很少有人玩过一盘卡带只有一个游戏的正版游戏。PC游戏方面,复制游戏软盘出售的店铺比比皆是,“游戏就是盗版”得到了大众的普遍认可。

随着游戏机硬件设备的进步,盗版游戏软件也不再仅限于卡带,更多的盗版形式开始出现。90年代后期,CD的普及使盗版行业进入了新时代。当然,CD带来的盗版市场变革不仅限于游戏软件,电影、动画、电视剧、音乐等都出现CD形式的盗版制品。CD的价格便宜,制作方面,容易保存,盗版制品制作起来也更加方便。在这一时期,无论是接触盗版较早的香港与台湾,还是起步较晚迅速赶上的中国大陆,本来只出现于漫画、游戏行业的盗版制品开始大范围的进入家庭生活,盗版迎来了全盛的时期。

神奇的是,在香港和台湾,玩家们还可以通过特殊渠道买到那些没有在当地正式发售的、只有盗版渠道才能买得到的游戏,比如18禁游戏。DOS时代,有少数台湾的发行商进行了一些尝试,他们通过正式渠道引了进日本的18禁游戏,还为游戏制作了中文版本。但由于受到社会舆论压力,这些中文正版商品最终全军覆没。为了玩到Windows系统上的美少女游戏,玩家们必须去只有经过介绍才能进入的特定店铺购买光盘,店家会当场对指定的CD-ROM一张一张地拷贝。盗版游戏虽然给人以低价的印象,但是一些必须要通过特别渠道才能购买到的“复制品”由于数量稀少,甚至具有与正版游戏同等的价值。

生产盗版游戏的店铺甚至有各自获得警察内部消息的渠道,临检提前关店。另一方面,“复制品”专卖店仅向可以信赖的客人发放“会员卡”,对顾客的身份进行限制。他们在商店中只放置极少的从日本买来的软件,这样就算警察进店检查也方便解释。

香港某游戏店的会员卡

当然,这些在盗版市场上可以买到的18禁作品既没有得到作者的同意,也没有得到政府的同意。当时在香港较为繁华的商业街上,经常有“神秘”男性会走上来给路人介绍盗版游戏,他们会用小到第三人听不见的声音快速的说“有无码”等行话。在充斥着盗版的内容的那个年代,就算在同一个地区,不同场所的盗版内容也有很多种类。而且盗版市场和地方黑社会有着复杂的关系,想要探究盗版内容是非常危险的事。

2000年后,无论是中国大陆还是香港、台湾地区都采取了强硬的措施整顿盗版内容,盗版转盛为衰。

BT下载(2000年前中期)

网络普及,网速爆发式的增长,导致使用p2p技术的BT下载成为了盗版内容流通的主要形式,也成为了网络时代初期年轻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漫画扫描,动画,电视节目,电视剧,卫星信号节目都开始在网络上流通。这个时代中国大陆和香港、台湾地区出现的盗版情况基本相同。

中国大陆由于具有严格的内容引进审查制度,很多国外内容难以从正规渠道进入中国。暂且不说那些无法通过审查的游戏,当时大部分国外游戏厂商并不重视中国市场,盗版破解游戏在网上铺天盖地、屡见不鲜。

在动画方面,2006年广电总局的《广电总局关于进一步规范电视动画片播出管理的通知》开始正式实施,国外动画开始离开荧屏。动画粉丝们为了获得更多的内容,也转向了BT下载。

在香港和台湾,盗版店铺的消失也并不意味着盗版内容的消失。违法的内容复制开始由店铺转向自家,从物理转向数字。

虽然在网上流通的盗版内容依然是侵犯著作权的,但是盈利性明显出现了下降。这段时间中,盗版内容销售在中国大陆还持续了一段时间,香港和台湾地区的游戏玩家由于在本地较难买到盗版游戏,也开始关注中国大陆的盗版游戏市场。淘宝,就是在这段时间中被香港和台湾的游戏玩家们所熟知,不过淘宝也因为销售违法软件被列入了“恶名市场名单”(List of Notorious Markets)。通过对商店中的盗版内容进行了一系列整顿,2014年2月从该名单中除名。

盗版BT下载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华语圈ACG文化交流,除了中国大陆和香港、台湾地区,在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华人众多的国家也出现了基于中文的ACG交流团体。

字幕组、汉化组也是在这个时代出现。作为由热爱动画游戏的业余人士组成的团队,他们会对动画(主要是日本动画)、游戏等内容进行翻译,添加字幕。绝大部分情况下,这些内容都是免费在网上发布。这些业余的内容翻译、发布团体追求的是心理上的成就感,工作不以经济利益为目的,甚至有些时候还会刻意规避经济利益。“正版为了利益,字幕组为了爱”。字幕组、汉化组的无私奉献甚至感动了很多粉丝,并受到了尊敬。

走入正轨(2000年代后期至今)

2000年代后期开始,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与内容交流渠道的拓宽,无论是在中国大陆还是香港、台湾地区,盗版内容都在渐渐减少。虽然BT下载依然存在,但是由于人们的生活水平和版权意识已经提高,正版内容开始成为人们的优先选择。

盗版内容的历史是人们对于内容的渴望从“无法实现”向“唾手可得”变化的见证。现在,玩家们可以轻松地在Steam等游戏平台上以可以接受的价格玩到喜欢的国外游戏,在bilibili等视频网站上的看到正版的日本动画,付费购买数量也成为衡量这些平台实力的标准之一。

盗版内容的“黑历史”正在渐渐成为过去,而在盗版时代中诞生、发展壮大的中华圈ACG文化交流被延续了下来。从盗版内容出现至今,内容载体、传播渠道、大众认知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粉丝们对自己喜欢内容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