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早就开始流传爱奇艺要上市的消息,但因为多方面原因,流传的上市时间、地点屡次变成“假消息”。今天披露的招股书详细公布一系列核心营收数据,确定上市地点为美国纳斯达克,拟融资金额为15亿美元。

其中,爱奇艺2017年的总营收约173.784亿(26.710亿美元),2017年会员收入约65.360亿(10.046亿美元),网络广告收入为81.589亿元人民币(约合12.54亿美元),内容分发收入1.918亿元(1.832亿美元)。三年净亏损分别为2015年25.75亿元,2016年30.74亿元,2017年37.369亿元。截止2017年12月31日,爱奇艺的付费会员数为5080万。

事实上,与Netflix不同,爱奇艺并不拘泥于招股书中体现的付费会员和广告等视频相关业务。除了特意提到了爱奇艺泡泡社区(移动端日均活跃用户数约为 4580 万),2017年14.91亿的其它收入中,直播、游戏和VR都是其寻求增长的布局点,同时均为IP泛娱乐生态的一环。

与平台内容互补的奇秀直播

2015年1月1日,奇秀直播上线。在爱奇艺眼中,直播内容本身是视频服务的一种,在内容上形成互补。

与其他烧钱抢人的直播平台不同,爱奇艺一直都是紧巴巴的过日子,也被称作“花最少的钱办最多的事”。视频内容本身就是个烧钱的事,直播自然也要谨慎支出。爱奇艺高管团队在2014年做直播规划时,游戏直播市场并不健康,直播价钱贵,商业模式也不明朗。排除掉游戏后,当时爱奇艺就决定做秀场直播。

抢人行不通,利用爱奇艺生态资源造星成了奇秀直播的出路,同时也与平台形成内容互补。2017爱奇艺世界大会上,爱奇艺联席总裁徐伟峰介绍了奇秀直播的发展战略。总结下来便是通过爱奇艺IP,提供丰富的直播内容,给主播们专业PGC内容指导和曝光机会。

举个例子,正在制作的影视剧内容,从探班到记者会等等,输出一些奇秀的主播到这些剧、节目中穿插做一些活动。与投拍的网剧和网大制作公司合作,把主播输出做嘉宾,奇秀给予一定的资源推广。

虽然爱奇艺没有对外公布奇秀直播的详细数据,但2016年末奇秀直播星秀之夜上,徐伟峰表示用户数增长超过3倍,业绩增长超过6倍。2017年末接受经济观察网采访时,徐伟峰称从绝对值增长看,利润增速很快,目前已经盈利。“2016年是零,2017年赚了不少钱,2018年目前看起来还会有比较大的增长。而直播业务商业化变现模式也已经相对成形。”

有趣的是,赚钱了之后,2018年奇秀直播回过头来想要进军游戏直播,垂直细分,进一步打通直播和爱奇艺平台。

影游联动的口号

2015对爱奇艺而言是个神奇的年份,除了奇秀直播的上线,《花千骨》的爆款让爱奇艺尝到了手游的甜头,发现挖掘IP价值创收的新方式,自此坚定地高举影游联动的大旗。

2015年,手游《花千骨》的走红让“影游联动”这一概念迅速火爆,作为2015年的现象级IP,《花千骨》无论是在电视剧还是在游戏方面,都表现得相当出色,其网络播放量突破200亿,而在电视剧热播期间手游持续占据畅销榜前十近3个月之久,最高月流水突破2亿。《花千骨》大获成功,很重要的原因是电视剧与游戏实现了有效互动。

随后各大游戏、影视公司争相布局影游联动市场,网易、巨人等老牌游戏公司相继成立影视业务。在这其中,爱奇艺、蓝港(之前十万个冷笑话系列、最近上了捉妖记手游)是推动影游联动最积极的存在。

纵观爱奇艺游戏出品的内容,大多为影视、动漫IP改变作品。然而尴尬的是,手游市场上后续影游联动产品成绩层次不齐,没能重现《花千骨》的成功。《武神赵子龙》、《青丘狐传说》等手游一度实现了月流水过亿,而《天天有喜》、《琅琊榜》、《芈月传》等虽然电视剧热播,同名手游却籍籍无名。

究其原因在于,过去IP一度被当作前期导量的手段,本身可以发挥的价值被严重低估和浪费。游戏与影视结合并不紧密,打着IP的幌子,做着“影游联动”的营销。

时至今日,爱奇艺游戏依旧看好影游联动的发展,甚至提出了影游融合的概念。

VR:我们是一家技术公司

在大众的普遍认知中,爱奇艺一直扮演着内容平台的角色。但“奇遇”VR一体机的推出打破了这一传统印象。

爱奇艺CEO龚宇经常将“爱奇艺是一个技术公司”挂在嘴上,很多人觉得奇怪,但根据爱奇艺智能硬件副总裁熊文介绍,爱奇艺工作人员一半是工程师,有很多的研发团队,并且很早就提出了“爱奇艺大脑”的概念。

现在VR内容难挣钱,所以爱奇艺想要硬件分一杯羹?蜜蜂网曾与熊文就此问题交流过。熊文否定了这种看法,做VR头显是针对VR行业整体的提前布局。另一方面,VR视频并不只是360度全景,有互动的VR内容需要终端硬件包括后台云服务的综合支持,想要打造好的内容需要好的硬件支持。对于爱奇艺而言,给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是目标,至于这种服务是软件形态还是硬件形态并不重要。

对于VR内容,爱奇艺依旧是以以IP为核心进行影游融合。VR游戏方面,与幻维世界、幻维风暴联合出品的线下双人协作VR游戏《醉玲珑》;与艺动网络联合制作、天下霸唱正版授权、官方网剧改编的《鬼吹灯之牧野诡事》VR游戏;与魔视互动联合制作的港片警匪题材AVG《无间道》等。

VR影视方面,与上海域观联合制作的多重梦境空间结构的网剧《寻人大师》;与爆娱文化、品格动画联合制作的应用了明星面部扫描、光学动作捕捉的纯CG 3D影片《鬼吹灯之牧野诡事》;与金海岸影业联合制作的《神探蒲松龄之兰若仙踪》等。

虽然VR目前发展缓慢,很难盈利,爱奇艺依旧是国内对于VR影视支持力度最大的平台之一。另一方面,即使已经身兼硬件和平台双重属性。但爱奇艺想要实现影游融合这个目标,关键还是在于内容开发者。爱奇艺能够提供IP、技术和资本的支持,但终究还是要靠产品制作质量说话。IP是捷径,能够提供潜在的观众和用户,但并不是成功的保证。

纵观爱奇艺业务生态,内容IP是其利用的核心竞争优势,同时直播、游戏、VR等环节对内容进行反哺。招股书之外,爱奇艺围绕的IP的泛娱乐布局同样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