坊间一直流传着一句话“陈天桥的梦想被马化腾实现了”。如今,腾讯不仅完成了盛大的文学梦,还挖走了游戏这块蛋糕。日前,盛大游戏的控制实体盛跃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进行了投资人(股权)变更,新增股东“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同一时间,新增董事王丽红、王娟珍、唐彦文、马晓轶。

其实最近关于腾讯投资部门四处出击的消息不少,从去年底的永辉超市开始,腾讯参股家乐福、步步高、海澜之家等实体商业企业,表现出在线下实体商业领域的进取姿态。相比于这些与腾讯本身的科技、互联网属性差别较大的领域,入股一家游戏公司其实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但当这家公司的名字叫作盛大游戏的时候,其间的意义便又不一样了。

树欲静,风不止

资本的事情总是一言难尽。盛大游戏的股权纷争,从2015年从美股退市开始,到2017年6月世纪华通宣布持有盛大游戏90.92%的股权为止,其实已经尘埃落定。期间世纪华通与中银绒业两家A股借壳标的相互角力,加之其原母公司盛大、盛大游戏元老团队、银泰资本等多方搅局,其间诸多波折,在此不表。

按理说,股权纷争结束之后,在其回归A股之前盛大游戏该会一路风平浪静,然而一则腾讯入股盛大游戏的消息,却在游戏界一石激起千层浪。

据天眼查显示,2018年1月16日,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入股盛跃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前者是腾讯专注投资事业的全资子公司,后者则是由世纪华通CEO王佶担任法人代表、现盛大游戏在国内的控制实体。同时新增的董事马晓轶,则是腾讯高级副总裁、腾讯游戏业务的掌舵人。

 

对于今时今日的腾讯与盛大游戏来说,入股盛大可能只不过是腾讯扩张自己投资版图的普通一步。可对于游戏玩家和从业人员,曾眼见中国游戏界新旧两代王者的王冠更迭,如今再看腾讯入股盛大游戏,难免唏嘘。

此一时,彼一时

当年的盛大游戏,就如同如今的腾讯,此一时彼一时。要说起盛大游戏的兴衰史,三天三夜也难道尽,但不管怎么说,说到盛大游戏与腾讯在游戏界地位的互换,离不开谈两款游戏——《热血传奇》(“传奇”)和《地下城与勇士》(DNF)。

“传奇”是盛大游戏白手起家的关键,这款可以称得上中国网络游戏启蒙的游戏在盛大游戏手上风生水起,在腾讯刚刚依靠QQ推动中国互联网第一次发展、在整个行业中圈地自立的时候,盛大游戏成功在互联网游戏领域割去了一块地盘,而这一割就是八年。依靠“传奇”起家的盛大没有放慢自己的脚步,反而是腾讯一直没能在游戏领域找到自己的方向。

直到DNF的出现。在那个盛大游戏在国内游戏市场几乎只手遮天的年代,腾讯是如何拿到DNF国服代理权的一直是一个谜,最广为人知的传闻是当时的盛大游戏看不上这款2D画面、分辨率只有640*480的游戏,让腾讯成功“捡漏”。凭借DNF,以及同时代理的CF,加上后来彻底造就腾讯游戏神话的LOL,腾讯从一个游戏新丁,一举超过曾经的王者盛大游戏,站在了中国游戏界的顶端。

2008年,盛大游戏还是国内游戏界板上钉钉的第一,一年时间,沧海桑田。

 

一方面腾讯迅速崛起,一方面盛大游戏走下神坛。凭“传奇”定鼎游戏界的盛大,又曾首开网络游戏道具付费的先河,何以至此呢?这一问题是行业内经久不衰的话题,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嘛。有人认为是管理制度上的混乱,有人认为是人才战略的失败,有人认为是创新精神的缺失,有人认为是战略思维过去超前。都对,也都不对。只谈一个或几个因素,总归是片面的,但大多数的指责也都不约而同地指向了同一个人,盛大的创始人陈天桥。

朝前看,不回头

陈天桥,这个31岁就成为了中国最年轻的首富的男人,一手缔造了盛大这个庞大的资本帝国,而在很多人眼里,盛大游戏的没落与他脱不了干系。

只是我们在谈论这一切的时候,往往会忘记,陈天桥真正的身份是一个投资者,而不像大家期待的那样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和运营者。笔者在文中一直不厌其烦地使用“盛大游戏”的称呼,正是为了将其与陈天桥的盛大区别开来——毕竟现在除了“盛大”这个大家已经习惯了的称谓,二者已经没有多大的关系了。如今的盛大已经是一个纯粹的投资公司,与那个叱咤风云的盛大游戏毫不相干了。

显然,投资更符合陈天桥的胃口,他的思想比别人超前太多了。能够在中国互联网刚刚起步的时候就抓到网络游戏这只能下金蛋的鸡是一例,依靠首创线下网吧推广的商业模式火便全国的“传奇”捞到了第一桶金,直接体现了陈天桥作为投资者的前瞻眼光。而投资电视盒子,则向来被诟病者当作反例,作为批评陈天桥眼光过于超前的例子,毕竟盛大开始做盒子的时间点比苹果还早,而在互联网技术与氛围都相对落后的中国,更是早了十年。目光超前的人很可能不是一个合格的战略家,但一定会是成功的投资者。

在去年阅文集团(其部分前身是盛大文学)赴港上市之后,曾有媒体采访到陈天桥,问其是否后悔,他的回答是“会把后悔的时间用来向前看”。这也是一个优秀的投资者应该具有的心理素质,放在各个篮子里的鸡蛋总有会碎的,但一直朝前看,更多的鸡蛋才不会被放错。或许从一开始,陈天桥和他的盛大就不是想做什么游戏界的老大,盛大游戏,只是他在资本世界里的一场比较光辉的胜仗罢了。许多人认为陈天桥从骨子里看不起游戏业务,所以才会卖掉盛大游戏,其实有些促狭了,一个更爱在资本游戏里用钱玩数字游戏,用成功来证明自己眼光的人,一个成功了的项目也只是一个项目而已,哪有什么看不看得起呢。

如他自己所说,“在30岁就已经做到的事情,如果我40岁还在努力地做,我会觉得我自己的人生非常失败。”资本玩家陈天桥抽身之后,哪管你游戏界洪水滔天。

移动兴,腾讯兴

陈天桥离开了游戏界,咱们还是得聊回游戏。盛大游戏变成了一家普通的游戏公司——如果16亿的年利润称得上普通的话,腾讯却变成了世界一流的游戏巨鳄。前面我们说过腾讯接过盛大游戏的王冠,靠的是以DNF为起点的三款游戏的接连爆发,但如果只有这三款游戏,如今腾讯的游戏业务可能只能仰赖微信和QQ的流量支持,因为端游的市场,在游戏市场整体增长速度的近几年里,甚至都出现了负增长。

 

恰逢其时地跟上了移动互联网的脚步,才是腾讯游戏业务直上云霄的关键。恰逢其时四个字说来轻巧,背后却需要精准的战略眼光。陈天桥的盒子战略领先十年,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腾讯的泛娱乐布局则往往能够踩准时代的脉搏。盛大文学2008年成立时就占72%的市场份额,腾讯依然有在2015年高位接盘的勇气,显然是看到了知识付费时代到来的前兆。如今我们只知有一个上市的阅文,又有谁记得十几年前慧眼识起点的陈天桥?

在LOL如日中天的2015年,腾讯没有抱着端游故步自封,而是拿出了看似会与LOL争夺用户的《王者荣耀》。事实证明,这是一手妙棋。《王者荣耀》之于腾讯的游戏业务,如同微信之于腾讯,其关键都在于抓住了移动互联网市场兴起后的流量红利,迅速站稳了产业的头部地位。

网易也是移动互联网市场兴起的既得利益者。虽然比不了腾讯依托QQ、微信等社交软件所掌握的牢固流量基础,但凭借端游时代的IP积累和优质原创移动游戏的爆发,站在了能够与腾讯同台竞技的高度。但细想之下又会发现,以腾讯如今投资的触手所及之广,好像无论哪家互联网公司的箭头产品都能够在腾讯找到相应的竞品。网易只是腾讯在游戏甚至只是手游领域的强敌,对支付宝有微信支付,对百度搜索有搜狗引擎,对天猫有京东,对爱奇艺有腾讯视频……腾讯的强大之处,恐怕除了微信与QQ的雄厚积累,创新领域的进取之姿,还有战略防御上的滴水不漏。

笔者有时会想,中国网络游戏发展的这二十年,好像如同春秋战国。以智能手机的普及为分界,盛大游戏该是称霸中原的晋,腾讯则像力抗合纵的秦,网易则是腾讯“一统天下”道路上横生的变数。当然这只是捕风捉影的想象,经不起细节上的推敲,但腾讯整个帝国的根基已固,版图亦不断扩张已成现实。钱生钱总是最容易的,手握大量资本全线出击、把曾经的对手都变成敌人的腾讯,借着游戏和移动互联网的东风,会不会把BAT三足鼎立的格局改写成秦王扫六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