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士断腕,Uber正在为野蛮扩张买单

原创作者
0
0
12723

全球战略将Uber培养成了一家估值超过600亿美元的公司,但大肆烧钱的野蛮扩张也为Uber埋下隐患。接连不断的丑闻、诉讼和风评不佳的创始人卡兰尼克让这只超级独角兽逐渐走入了困境。

高层换血,IPO已在眼前,Uber将改革的第一刀斩在了由卡兰尼克亲手创立的租车服务Xchange Leasing上,据《华尔街日报》透露,这项业务将被出售给汽车平台Fair。

两边不讨好的黑洞

Xchange Leasing创立的目的是通过官方租车的模式吸引无车用户加入Uber司机的行业。有司机才有Uber,随着Lyft等竞争对手的出现,司机成为打车软件最重要的资源之一。Xchange Leasing 是卡兰尼克一手变相招募司机的“好棋”,Uber表示这项业务的目的并非盈利,但是通过吸引无车司机加入,这项业务未来将带来超过500亿美元的营收。

然而这项被寄予厚望的业务却吃力不讨好,Xchange Leasing 目前拥有3万辆汽车,账面总值超过4亿美元,加上其他推广、建设租车中心等费用,Uber在租车业务上的投入超过5亿美元。

Xchange Leasing 显然是为了信用分数较低的用户准备的,但是降低其入门门槛之后。Uber显然低估了背后的风险。Xchange Leasing 提供的租车费用是每周110美元到120美元,这个价格对于低收入人群来说并非有绝对的吸引力,同时较长的工作时间也导致了回收时车况不佳。同时这批用户也不能够享受普通司机的工作福利(包括重大疾病医疗保险等)

Uber原本估算每辆车的平均亏损约为500美元,但是实际亏损却达到了每辆9000美元,远远超出预期,因此新上任的CEO达拉·科罗斯沙希在今年8月就计划叫停这项业务。

不仅仅是司机、高管对于这项业务心生不满,消费者也不买账。Uber原本以高品质的服务起家,但是降低准入门槛之后,Uber难以保证这些低信用人群提供同一水准的服务,这也引发了一些用户的不满。Lyft迅速发展,年初的舆论危机导致Uber不得不做出改变,科罗斯沙希也将重塑企业形象作为后续发展的重头。

至于Xchange Leasing 这个两边不讨好的黑洞,Uber急于出手并非奇事。

从自营到合作,转移风险是关键

尽管将租车业务出售给Fair,但是Xchange Leasing下面还有500张嘴等着吃饭,Uber扩张司机团队的大业也不能就此停歇。

仅仅是账面上的4亿美元就可以为Uber带来不菲的收入,但是这笔交易并非这么简单。据《华尔街日报》透露,Uber将通过这一笔交易获得Fair的一部分股权,同时Uber也将与Fair打通,为潜在司机提供了进入Fair的入口。Fair将为超过150名原Xchange Leasing员工提供工作,他们也将为Uber提供持续的司机支持。

获得宝马iVenture等公司10亿美元战略投资的Fair显然不差钱,Uber通过将自营专为合作的方式转移了风险,在削减成本的同时仍然达到了吸引司机的目的,这笔交易或是一场双赢。

此前Uber将俄罗斯租车业务并入了Yandex Taxi,自营业务或许在Uber内部已经打上了句号。

租车业务是为了扩大司机团队,但是当公司与司机爆发利益矛盾之时,它收效甚微。长途载客报酬过低、无法收取小费、司机分成由80%下滑到77%,这些因素导致了Uber的司机留存率很低,根据The Information的统计,一年后仍为Uber工作的签约司机仅占总数的4%。

Uber曾承诺一名周工作时长到达40小时的司机年收入可以达到74191美元,但根据Business Insider的报道,一名全职司机的收入约为每小时15美元,去除分成和必要开支后,每小时的收入仅为4.54美元,显然达不到Uber的承诺。Uber采用牺牲司机利益来缓解公司亏损情况的做法不免显得饥不择食。

Uber关注于乘客的同时,更需要关注于司机的利益,否则如何降低门槛都是徒劳。

壮士断腕,一切为了IPO

换帅如换刀的Uber表示将于2019年进行IPO,但是这家持续巨额亏损经营的私企却面临着巨大的难题,业绩太过难看。

根据彭博社和The Information的数据,2016年Uber净营收为65亿美元,调整后净亏损为28亿美元,2017年前三季度的亏损达到了33亿美元,虽然巨额融资可以帮助Uber应对亏损,但是无人汽车项目叫停、巨额罚单、急速下滑的公司形象让Uber的盈利之路陷入了困境,通过打车业务积累起来的规模经济能否在爆发时为其带来巨额利润被打上了一个问号。

前亏损后盈利是互联网公司的常态,更何况是力争全球市场的Uber,但是处于内忧外患之中,他们也不得不采取措施。高层换血,出售Xchange Leasing,补贴司机,Uber需要把钱花在刀刃上,烧钱培养全球市场的时代逐渐走远,在IPO面前,Uber需要给出未来盈利的可能性。

本想靠着无人车来扭转打车业务的巨额亏损,但是Uber盗窃商业机密一案以及撞车事故让这个王牌项目付之东流。

全球化战略和高昂的研发成本导致Uber的亏损居高不下,UberEats(外卖业务)在米兰、马德里等城市规模已经超过了Uber打车业务,根据《金融时报》的数据,2017年Q2,UberEats的营收已经接近Uber总营收的1/10。UberEats伦敦总经理瓦坦尼透露,UberEats的利润非常可观,Uber急需拓展这些能取得收支平衡的业务。

壮士断腕,Uber正在为此前的野蛮扩张买单。

暂无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暂无可显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