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VR游戏可以线上售卖,线下体验的商业模式,VR影视的盈利模式尚不明朗。那么VR影视的前进之路究竟应该如何走?硬件、平台、CP各有各的看法。近日,VRZINC有幸与Jaunt中国CEO方淦进行了对话,其介绍了Jaunt中国作为硬件方和平台方对于内容制作团队提供的一些帮助和建议。

作为内容团队最关心的,目前Jaunt中国能够为在拍摄设备以及云平台服务上提供帮助,“第一,从设备角度来看,我们能够帮助降低制作方面成本。第二,我们技术人员,尤其是国外的,他们已经在这方面已经有三四年经验,也经历过很多不同项目,从经验方面他们可以提供很多分享,这样也会降低制作的风险。第三,在某些情况下我们会考虑投资一些项目,当然这块是比较谨慎的。如果碰到很好的内容,我们也会出一些资源帮助他推广内容。”

方淦认为,Jaunt云平台的优势在于能够帮助内容制作方在线缝合内容,并自动与多个终端进行对接,实现全球范围内的多端快速发行。

在VR影视内容制作方面,方淦表示,“中国用户对于VR的热情和接受度比美国用户更高,而且更加注重互动。”至于是否针对全球市场这一点,在方淦看来,“好的片子不见得是为某一些观众拍出来,如果想着针对哪些观众,我觉得作品不见得达到想要的结果。”

“VR是一个对技术要求很高的媒体内容,如果没有一个比较好的设备,用户体验并不好。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品质,你做的很多C端内容不见得大家会去看。这个跟传统媒体不一样,我觉得VR现在还没有达到这一步。”在方淦眼中,UGC的VR内容在现阶段并不合适,“先是专业,不同设备进行改善,改善之后往下降,之后才普及到C端市场。”

在采访最后,方淦对于中国电影市场也发表了一些自己的想法,“通过一个爆发的时段,市场上会有些不健康行为,这些行为通过政府或者行业自己把这些行为排除掉,会有新的一些行规出现让行业更健康发展。中国需要时间去磨合出一些新的制度,此外文化交流也需要时间。”

以下是采访实录:

您从东方梦工厂出来之后为什么会选择加入Jaunt中国?

方淦:我在东梦时候已经对VR产生了一些兴趣,那时候东梦也有一些VR方面合作,比如有帮忙做VR内容方面制作,在市场上也在寻找一些项目。并且我们自己开发动画内容时候,也用过不同VR设备。

去年夏天暑假的时候,我花了不少时间观察和研究VR市场。加入Jaunt之前我一直有个疑问在心中,VR如何普及市场。我看到移动VR在未来能够帮助VR快速普及,这个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吸引点。

之前我还和好莱坞的朋友聊了一下,发现这是个全新的领域。有很开放的环境,没有来自传统经验的限制,大家都在尝试探索,这个对我来说也很吸引力。

我离开梦工厂时候,刚好大家在考虑成立Jaunt中国合资公司的事情。基于这些原因,最后我加入了Jaunt中国。

您加入Jaunt中国担任CEO,今年首要任务是什么?

方淦:Jaunt有世界上目前最好的VR制作平台,我们不但有摄影机,还有云平台,可以帮助用户做算法,自动缝合内容。我们的云平台不只支持我们的摄影机,还支持OZO摄影机,可以说是支持目前市场上两个最高端的摄影机,这对我来说是很好的基础。

有了这个基础,我们在中国的任务是如何把这些技术,还有把VR制作的技巧和资源带给中国创业者。让他们更深入熟悉和了解VR,这是一个任务。

另外一个任务,把世界上最好VR内容带给中国观众。你需要有好的内容,并且需要把好的内容介绍给市场观众,教会他们如何去欣赏这些内容。

可以总结为两个任务,帮助创业者创作内容,以及把内容带给中国观众欣赏。

JAUNT相机面向专业人士 消费者级暂不考虑

华人文化和SMG今年在对于Jaunt拓展中国市场上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方淦:我觉得这是蛮新的布局。很多传统合资公司美方是股东,中方没有办法入股,合作上只是中国方面合作,全球市场大家存在代沟。我觉得华人文化、上海文广和李总,他们很明智把这个布成三方共赢的概念。

虽然说我这边任务是拓展中国业务,但是也有一个使命,帮美国那边把内容输出全世界。在这方面我们发行是全球方面同步的发行,这是很重要战略定位。

另外,两个中国的股东,在中国市场有很多内容。我们都以利用这些好资源,探讨一些合作的机会。此外,我们提供技术支持,而电视台那边也为我们带来很多平台等资源的支持。

现在Jaunt推出第一代样机产品Jaunt one,现在价格非常贵,接下来Jaunt是否有考虑要去推一些消费者版本?

方淦:我们主要专注高品质和专业制作内容,我们开发的是供专业人士使用的设备,现在短期没有考虑把这些摄影设备或者云端设备变成对C端用户的产品。

是否意味着现在整个平台发行内容,主要还是靠专业团队去做有品质的内容,UGC这块现阶段您觉得不太合适?

方淦:我觉得是时间问题。VR是一个对技术要求很高的媒体内容,如果没有一个比较好的设备,用户体验并不好。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品质,你做的很多C端内容不见得大家会去看。这个跟传统媒体不一样,我觉得VR现在还没有达到这一步。

我们现在主要把专业方面内容推出去,这个思维是跟传统电影或电视蛮相似,你可以看到很专业的电视和电影先是做出来,设备慢慢简化或变小,一直到差不多YouTube开始时候,大家才思考怎么用这些不同设备拍一些内容,摆到YouTube上面让一些观众去观看。他们有PGC在YouTube上面专业人员去拍,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我觉得VR也会走类似的路。先是专业,不同设备进行改善,改善之后往下降,之后才普及到C端市场。

做精品内容分发 短期收费有挑战

能否介绍一下现在整个JauntVR内容分发平台的情况?

方淦:我先介绍一下国外,有差不多200多部自己制作的内容,并且我们大量引进优秀的第三方内容。

现在Jaunt中国这方面第一步把自己平台搭建出来,把美国的内容引进提供给中国观众。并且我们在国内与不同工作室和不同媒体合作,共同制作一些内容。此外我们很鼓励第三方专业内容,他们可以把最优秀的内容作品提供到我们平台全球发行。

引入第三方内容的合作模式上是怎样的?

方淦:现在VR方面收费还是比较新的概念,还没有开始。我感觉短期收费方面有些挑战,内容没有到大家觉得一定要看的程度,或者还没有那么普及,大家目前很多还是在早期布局这一块。

我们与很多第三方合作,第三方他们自己拿一些内容过来,放在我们的平台。我们平台承担是什么呢?帮助他们把内容与不同终端对接起来,推到不同平台。

Jaunt中国作为一个硬件方和平台方能够对内容制作团队提供什么样的支持?

方淦:第一,从设备角度来看,我们能够帮助降低制作方面成本。

第二,我们技术人员,尤其是国外的,他们已经在这方面已经有三四年经验,也经历过很多不同项目,从经验方面他们可以提供很多分享,这样也会降低制作的风险。

第三,在某些情况下我们会考虑投资一些项目,当然这块是比较谨慎的。如果碰到很好的内容,我们也会出一些资源帮助他推广内容。

您觉得国外VR内容与国内VR内容质量上是否存在差距?

方淦:现在没有一个市场标准,没有说这个好或不好。大家可能看到一些获奖的VR内容都是国外制作公司,就觉得他们制作水准很高。我觉得这些是国外精英而已,他们本来已经在做电影、电视剧方面水平很高。而且这只是今天的水平,并不代表未来的趋势。

为什么这样讲呢?我个人觉得中国用户和美国用户有些不一样地方,比如看中国用户对VR接受态度非常热心,并且速度特别快。

中国这方面接触VR内容是两块:第一,比较廉价的VR眼镜或者其他一些设备,大家可以都接触到。第二,很多线下体验中心或者娱乐场所都有VR。中国的观众很早就能够广泛地接触到这些不同VR设备和VR内容。

我觉得美国用户群没有像中国用户这么热心,他们接触到的只是线上、比较高端的VR眼镜去欣赏这些内容。从接受的能力或市场生长能力,我觉得中国比美国更快速,这是蛮重要的一点。

另外一点,中国的观众已经开始有很多线下方面接触,更喜欢进行内容互动,所以很有可能下一波内容是在互动方面进行加强。

第三,社交的角度看VR,我们从市场角度来看中国和美国也有不同的发展趋势,大家还是处于观察阶段。

中国电影市场正健康化发展

2014年-2016年,中国整个电影产业产值增长非常快,为什么2016年暴露出这么多问题?

方淦:当然是我个人的一些想法。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个很健康的成长。首先,市场自己调整,变成更健康。第二个,政府这边会有新政策出来,美国在40、50年代也走过这条路。之前文化方面比较封闭,但是前几年开始开放很多片子进来,中国制作和创意能力也提高了很多。所以通过一个爆发的时段,市场上会有些不健康行为,这些行为通过政府或者行业自己把这些行为排除掉,会有新的一些行规出现让行业更健康发展。

我个人对于中国电影市场还是充满信心的,毕竟中国市场还是很大,还处在成长过程中。也许不会像以前40%的样子去成长,但还是有一个很健康的成长速度。

为什么西方能够成为一种常态做高品质作品,反而我们中国都会属于个例?

方淦:我觉得这是一个成长过程,40年以前日本出的车子并不是非常好的车子,而通过不断地改进变成世界上顶级汽车品牌之一,这是它成长的过程。我觉得中国电影也需要同样的过程,不是你投很多钱就能够加速把东西做出来。

你看美国的片厂,他们有100多年时间磨合制度,而中国现在没有这样一个制度。现在中国的环境与美国已经不一样了,美国那时候主要以电视为主做出来,而中国环境下电影、电视、互联网加上VR,磨合出一个新的行规、新的模式是需要足够的时间的。

此外,西方跟中国内容有些不一样地方,很大原因是文化问题。比如美国电影能够以全球概念去讲故事,这方面美国当然有很大的优势。而中国的青春片拿到美国去,美国人看不懂。为什么?他们的青春跟中国人的青春完全不一样。把中国的青春片拿到日本、韩国、台湾、香港,大家可以理解,有共同的语言和认可。

现在中国也开放了,中国跟国外文化慢慢开始去不同接触,很有可能中国下一代这些作者,他们会有世界共同语言方面讲故事,大家可以理解到共同的观点。

你认为国内VR影视团队在创造内容时候,从一开始瞄准全球市场,还是只做中国人看得懂VR影视作品更好?

方淦:我个人认为,如果只是讲故事,首先想的不应该观众是谁,而是思考到底讲什么样的故事。这个故事与导演团队要有很好的契合度。

好的片子不见得是为某一些观众拍出来,主要为创业者、导演或有理想的,他要把它做得最高,它就影响到所有的观众。如果想着针对哪些观众,我觉得作品不见得达到你想要的结果,这是我个人看法。

Jaunt是否计划拿一些IP呢,来做成VR版呢?

方淦:对于IP,我们不会排除,需要看机会。如果有机会在商业模式、创意方面大家都觉得可以合作,我觉得可以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