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433384386358700_a580xH

2014年,Facebook收购虚拟现实技术显生产商Oculus,公开表示进军VR领域,让全世界VR从业人员都激动不已。国内更是掀起一波创业热潮,从资本到市场,似乎一夜之间都要为之沸腾。

资本总是紧跟热点,从去年开始,上市公司投资VR领域也屡见不鲜。同一时间,我也开始接触VR领域,走访了行业内一批创业公司后,今年3月份,写过一篇深度调查报道(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点击本文最下方:查看原文)。而当时,我的“场外技术指导”陈维亚老师,还是法国国家科学院(CNRS)下属Limsi实验室的博士研究员。

最近,陈老师回国任教,我约他一起,再度走进VR研发公司。我们发现:由于同质化严重,项目又过于“烧钱”,所以国内VR硬件正在面临行业洗牌。

对于这一现象,一位研究互联网的分析师朋友形象的跟我描述:一批做硬件的倒下去,一批做内容站起来。

1464357639316

一/VR硬件创业公司70%已倒闭

过去一段时间,一批VR企业相继获得融资,不可否认,VR站在风口上。

然而有时候,纵使风再大,也不是所有“猪”都能飞起来。最近,硬件创业公司的日子就不太好过。VRZINC创始人刘云告诉我,在过去一年中,70%的VR硬件创业公司都倒闭了,2014年中国共有200多家做VR头盔的公司,2015年只剩下60多家。

这一观点,也得到大部分业内人士的认同。5月中旬,我在北京望京的一栋写字楼里再次见到焰火工坊的CEO娄池,与两个月前相比,他对自己“内容创业”的选择似乎更加笃定了。

“相比做硬件来说,做内容的成本更低,资本也更为青睐。现在残酷的现实是,这段时间内,一小部分硬件领域创业公司拿到融资,得以继续生存,而相当多的创业公司在融到钱之前就倒下了。这是一个行业洗牌的过程,相信下半年还会再洗出去一批。”

资料显示,焰火工坊成立于2014年10月,公司定义为虚拟现实内容供应商,称得上是国内最早涉足虚拟现实内容服务的专业互联网公司,“我们主要还是想在移动端方面,做中国VR领域软件和系统层面最好的公司。”娄池表示。

两个月前,娄池就曾跟我说,国内做硬件的,大都照搬Oculus的源代码,可代替性很强,大家都没有自己的核心算法,有的完全就是忽悠投资人烧钱。

而在调研过程中,七维科技副总经理李晓波告诉我,他们也找代工厂做了几个VR移动端产品,实际上,目前,国内移动端产品同质化严重,70%来自同一家代工厂,大家的区别仅在于标签不同。

上述那位研究互联网的朋友认为,由于VR设备市场接受度不高,所以线上仍是主要分发渠道,虽然各个厂商都为自家的产品开发了独立的APP,其实不同的眼镜和APP之间是可以互相兼容的,这便给山寨产品提供了滋生的空间。而与暴风魔镜等知名品牌相比,山寨厂商最大的优势在于成本控制。

但这也足以预见,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山寨商场将被“血洗”。一方面,国内VR硬件品牌的格局已经初步形成,暴风魔镜、3 Glasses、大朋、蚁视已经划分市场;另一方面,乐视、华为、中兴、一加等手机企业也开始加速向VR市场迈进,由于手机厂商自带生产线,入行的成本更加低廉,所以手机厂商完全有能力在本不大的VR市场上分走一块蛋糕。

1464357639590

二/内容创业成为“新宠”

在聊天过程中,娄池表示,VR头显公司今年也会死掉一批,而混不下去的硬件创业公司和一些不赚钱的手游团队,都转到VR内容方面去了。

实际上,硬件转内容的最大原因就是成本。今年年初,我辗转采访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虚拟现实新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他跟我说:目前在国内做硬件十分烧钱。

“一方面底层设备是国外的,创业公司只是做个壳,形成一个设备而已,由于没有自主知识产权,所以成本依然高昂;另一方面,硬件量产的成本也非常昂贵,但现实的窘迫是,VR的爆发属于市场推动,并不是需求推动,所以即使产品量产完成,市场需求不强也很难消化。”

不过,大部分VR创业人员仍然坚定的看好这一领域,所以,从内容切入成为创业公司的首选。刘云认为,内容创业任何时候都有机会,“目前资本已经转向投资这个方向,但是早期内容创业团队综合素质并不是很高,随着VR产业的逐渐发展,哪些真正有积累的团队会加入进来,会提高整体的内容质量和数量。”

也有业内分析师认为,国内技术仍有很大上升空间,内容仍将是行业引爆点。“内容是推动消费的决定性因素,就像APP一样,如果智能手机上的APP都不太好用,那么消费者可能会觉得,智能手机不过如此,但是如果APP让消费者觉得很神奇,因此就能产生购买欲。所以优质内容是积累用户的基础。”

关于如何抓住内容的切入点,作为是国内内容创业的先行者,超凡视幻COO郭会娟跟我说,从VR内容应用上来看目前可以粗略分为主要三方面,一是影视,二是应用,三是游戏,目前看来,这三大分类基本能够覆盖绝大部分内容类别。

她认为,游戏应该是最佳切入点。“因为VR能够给玩家带来深度的沉浸感,那么第一人称的角色扮演类游戏更加容易俘获玩家,如果像获得更刺激的感观体验,那么,对战类、射击类、体育竞技类游戏都有很大的延展空间。”

134967327

三/价格筑起高门槛

业内普遍认为, VR/AR硬件产品分为三个档次,第一档是移动端,就是用手机加VR眼镜,便携且轻薄,比如三星的GEAR VR;第二档是PC端,也就是头戴式显示器,比如HTC Vive;第三档是一体机,对设备的计算能力要求高,比如售价昂贵的微软“黑科技”Hololens。

我在此次实地调研中发现,在内容创业方面,行业普遍的着眼点在于PC端,而焰火工坊是唯一一家着力于移动端的内容创业公司。在娄池看来,一方面由于现代人生活碎片化,另一方面因为移动端的设备价格低廉,所以首批VR用户一定兴起于移动端。

“10元就能买一个VR眼镜,这个门槛多低。就像手机也分三个级别:入门、中端、高端,即使高端体验更佳,也不妨碍低端市场盈利,况且对于首次接触VR的人来说,很难说会不会花几千元买一个头显,但是如果成本不到100元,那么用户群体可能就会大不一样。”娄池表示。

的确,设备售价昂贵,是制约行业发展的主要原因之一。对应这一问题,蓝港互动的策略是用游戏主机——战斧代替PC,作为VR的计算设备。

蓝港互动CTO陈敏告诉我,战斧的定位即是家庭游戏机,也可以成为VR的连接器。这也意味着,用户买了战斧后,就可以直接链接VR设备,无需单独配备PC设备。

可以说,蓝港互动借助战斧的策略十分讨巧,因为作为游戏机,战斧的市场占有率完全无法挑战现有的索尼360和xbox,但是战斧同时可以作为VR主机,这样实用性就大大增强了。

1464357639264

四/体验渠道转向线下

但即使如此,VR硬件PC端的售价依旧不太接地气。走访过程中我发现,在国内VR设备普及之前,体验已经由线上转到了线下,首先兴起的就是VR体验店和VR主题公园。

在北京三里屯“乐翻天”体验店,体验头戴显示器HTC Vive一般是100元体验10分钟,消费者仍然络绎不绝。一位消费者跟我说,在没有玩过VR游戏之前,觉得VR这种高科技离自己还很遥远,现在已经计划自己买个VR头显设备,“玩这个感觉很神奇,与我家的xbox完全不一样,我觉得售价4000元物超所值”。

据了解,“乐翻天”是由乐客VR与北京乐动世界合资打造的,而超凡视幻制作的《水源》是乐客体验店最受欢迎的游戏之一。

郭会娟认为,线下体验店也是让更多用户接触到VR游戏的一种方式,因为目前产品价格非常贵,用户不易购买,但如果想去玩的话,线下体验店可能是最好的一种方式。

实际上,让超凡视幻下定决心走进线下体验店的原因,是从资本的角度考虑,乐客会根据游戏被玩的次数给游戏公司相应的提成,这也是超凡视幻做VR内容以来,第一次看到“回头钱”。

资料显示,超凡视幻于2015年3月份正式成立,凭借着主打游戏《The One》在业内小有名气。2015年12月份,超凡视幻的《The One》被挑选为国内6家内容合作伙伴之一,在HTC Vive首届开发者大会上展出。

“从乐客体验店开始,我们就能开始走上正轨,资金回笼后,也可以保证我们内容端端研发、制作,在VR这条全产业链上需要所有环节的共同推动,才有可能看到未来那一个突破点的到来。” 郭会娟如是说。

洗不掉的硬件商

正如娄池所说,无论国内国外,没有人知道VR的突破点到底在哪里,而全世界的从业人员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希望可以探索出一条光明大道。

但是,从创业角度而言,内容制作并不是一个最佳选项,因为传统的3D技术已经相对成熟,次世代的渲染引擎已经可以生成让用户接受的实时画面,而实时画面离相片级还有一定距离。

因此,新的切入点必须从核心技术出发,因为新的技术对以往技术往往会带来毁灭性的打击,比如光场(Light Field)之于现有的左右眼分屏式的头盔。从市场定位来看,在我们调研的6家公司中,除了光线传媒有2B的合作,大部分公司的目标群体都C端。

实际上,业内专家认为,2B才是更为理性的投资对象,比如设计公司、制造企业、游乐观光等等。因为这些单位对仿真效果有着更高的要求,而对设备便携性的要求较低,这样更方便使用大型设备让用户得到更好的身临其境的感觉。

而从VR的最终愿景来看,现阶段的技术还太初级,甚至很多公司为了兼容现有硬件(比如智能手机)不惜牺牲用户体验,但是VR如果体验不能超过临界点,其实算不上接口的革命,甚至可能给用户带来短期(头晕,呕吐)和长期(平衡和体感神经的失调)的恶性后果。

显而易见的是,目前,在现有条件的限制下,各公司都努力将效果做到最好。但是,我认为,在用户体验方面,国内一些公司的设想过于乐观。实际上,要达到视觉临界点,现阶段来看至少需要180度的视场、90Hz或更高的刷新率、眼球跟踪、更自然的交互方式,以及多模式的融合(至少加上3D声音)。

内容商自然无需等待,不过生产头显设备的企业可能已经成为小白鼠了。但是,纵使技术缺失,很难占有市场,一些硬件厂商也必定不会“被洗牌”,因为在他们背后,有资本作为支撑。

有时候,只要PPT做得好,一个成本低廉的纸盒也在二级市场吹出龙卷风。

本文由吁嗟奶奶授权VRZINC发表,首发圈里局外(Truth-Be-Told-)。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并请附上出处及本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