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ZINC报道:《星球大战》系列电影让无数影迷为之倾倒,每当回看这一系列的谓之经典的影片,依旧觉得很酷,你仍会不由自主的为那光剑打斗、震撼的场景点赞。提及场景设计,VRZINC不得不介绍一位资深的华裔概念设计师,他是《星际大战3:西斯大帝的复仇》的主要概念设计师。

朱峰

朱峰曾就读于美国艺术中心设计学院,却中途退学从事概念设计。1997年,朱峰在在Origin Systems(即现在的EA)担任《银河飞将》系列游戏概念设计师,随后回到洛杉矶加入了新工作室:Liquid Entertainment。也正是这个时候,《魔域帝国》令人惊艳的设计使得他闻名遐迩。

这一次,也成为了朱峰职业生涯新的转折点。得益于《魔域帝国》的成功,朱峰加入了业界知名的Blur工作室,从事电影概念设计。很快便与美国蓝马克娱乐集团、迪斯尼、 MTV、探索频道、万代南梦宫、环球影业等公司合作,进行游戏动画、电视广告、3D电影、MV等制作工作。2002年中期,朱峰获导演乔治•卢卡斯邀请到了SkywalkerRanch,参与好莱坞电影《星战前传3》的设计。随后,朱峰又跟好莱坞知名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合作。

短短几年,在游戏和电影上双双成功,朱峰成为了非常知名的概念设计师。曾经担任Ncsoft创意总监,并且为2005年的E3游戏展设计公司形象。除此之外,朱峰的工作室与全球知名的游戏公司提供概念设计,包括:EA、Epic Games、Warner Bros、3D Realms、Film Roman、Monster Garage、Sony Games、Wacom、Microsoft等等。

作为资深的概念设计师,朱峰曾与时针公司(Gnomon Workshop)合作推出概念设计相关的教学DVD,并且回到母校当讲师。期间,导演迈克尔•贝与朱峰和他的班级合作完成电影《孤岛》的概念设计。其后朱峰与贝就《变形金刚》电影又再次进行了合作。2016年,朱峰回到北京创办电影公司FZD Films。

今日下午,在腾讯GADC全球游戏开发者峰会上,VRZINC记者与朱峰就电影/游戏概念设计、中外差异和VR电影制作等方面进行了对话。朱峰认为,游戏/电影概念和氛围设计要考虑成本、镜头和实际拍摄合理性。他还表示,中国电影太同质化和商业化,投资人还没接受打造IP前期所需要的庞大投入,所以想要做出5年、10年之后看仍觉得很酷的电影IP,前期就必须认真进行投入和思考IP,中国电影至少还需要5年的时间才会成熟,这些理念才会被接受。

游戏/电影场景和氛围设计过程中需要注意些什么?

朱峰:首先要考虑成本。我们为游戏/电影做过很多概念设计,让设计师给游戏或电影设计的成本是差不多的,但游戏是虚拟的电影是实拍的,电影要实现设计的制作成本却可能是游戏的十倍,以及不可能实现。但有时候设计师从游戏行业转做电影的就会对制作成本缺乏考虑,随便画,但是这个可能根本做不到。

其次要考虑镜头。我们在设计电影时必须把镜头考虑进去,一般戏行业的设计师们他们不知道镜头也是要考虑的,因为在游戏里面玩家会自由走动。他们画得很漂亮,但是根本拍不出来。因此,在设计电影场景的时,比如人是用镜头引出来,那么先用3D模型把镜头找出来。

最后就是要考虑所设计的场景能不能拍。因为相机很多,所设计的场景如果真的变成1:1的模型的话,镜头能不能放进去,能不能在里面走,这些都容易出现问题。

VR的电影在场景设计跟传统电影是否有区别?

朱峰:我现在也在尝试过一些180度的VR电影的项目,这样设计的话跟传统电影差不多,因为观众头不能转到后面,但是稍微有点不一样的是眼睛可以到处看,其实挺奇怪的,我们得调光。360度的VR电影现在还没做,这个非常复杂。

最近,斯皮尔伯格说360的VR电影是非常危险,因为电影是让观众看故事的,突然改成了360度的让观众自己去找故事,如果瞎用的话会出很多危险,现在大家都在摸索。斯皮尔伯格经验非常多,他不会随便说这样的话。

设计师如何持续不断的突破,保证新鲜感?

朱峰:我们花很多时间去准备的,我一般不太看现在网上流传的作品,我们一般看就是设计语言,什么语言是我们永远喜欢的,《星球大战》电影什么时候看都很酷。现在VR这种东西看起来挺酷,5-10年后会怎么样呢?我们把这个设计到电影里面去。

我现在跟一位法国导演做了一部电影,我们设计一个在以后VR会是什么样,但是现在不能告诉你,特别的酷。我们把VR想成未来的用法。因为设计是想法,不是画画。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画,我也不是画家,我根本就不喜欢美术的东西,我喜欢的是想法,所以我们会花一些时间想一些东西,如果想法好的话,五年、十年后看的电影都是很酷。

这部电影会说把生物工程和物理工程进行一个深入的结合吗?

朱峰:电影具体的内容我不能透露,但就是非常酷,现在我还没有听说别人这么用VR的,我们想一个新的办法用VR,所以我觉得其他VR公司看到这个以后,也都会想跟随。所以现在我们做的是VR的创意。

作为一个资深的概念设计师,怎么看待中外创意的差异?

朱峰:一个是需要资金,还有一个是需要设计。现在中国的投资人们都想做IP但没接受IP前期所需要的投入,因为做真正的IP需要很长的时间和很多的资金。如果愿意做出这个投入,你找很优秀的团队打造一个扎实的IP,这个电影或者游戏以后才会有更大的可能性。

3A级大片为什么很贵?因为资金都花在人才上,而不是老板拿走了,所以做在国外做IP我们会花很多时间去想,不可能是一下午就能出来的东西。这种做法在美国已经三十几年了,从《星球大战》就开始这样想,中国可能还得需要5-10年,这样的思维才会被接纳。同时电影概念设计和打造IP对于国内市场也是相对的新,本身有做过成功IP经验的设计师也不多,很多设计师也都是来自别的行业,譬如游戏转型做电影, 所以在人才上也是没法满足现在国内电影行业的需求。

这也是为什么今年嘎纳电影节,中国影片没有一部入围的原因吧?

朱峰:对,把电影视为为观众看的作品,还是赚钱的工具,这是很关键的一点。国内很多人更加看重商业化,而不多花资金时间,认认真真把电影做好。对于抚育一个健康的电影行业,这样的想法有点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