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的VR影视市场尚未能进行消费者市场的大规模普及,在大部分视频平台生存困难的情况下,既做VR内容制作又做VR分发平台的VR热播在商业模式上进行了新的探索。近日,VRZINC与热波科技CEO张庆浩进行了交流,其介绍了与运营商合作的to B商业模式以及功能性付费设计的相关情况。

虽然VR热播是内容制作和分发平台两个业务核心,但张庆浩表示,“2016年下半年开始,减少自主创作内容的制作量,开始转向服务B端客户,做一些收入。平台则是找到了很好的收入模式。”此外跟随盈利方向推进,也是其在2017的计划目标。

根据张庆浩的介绍,与运营商合作分为两种,“第一种是我们为运营商做一个整体的VR视频解决方案,这个解决方案包括内容、播控后台以及前端的播放器。可以说是内容层面和技术层面打包成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向运营商提供。然后它的前端产品在运营商的客户端上面呈现出一个VR的覆盖专区。还有一种是定向流量包的业务。比如说15块钱6个G这样一个定向流量。如果在我们平台订购,你在平台使用6个G就免费的,通过这样获得一定收入。”

“最大的问题是大家还在用传统的视频记录方式、叙事手段去做VR视频。”张庆浩认为目前VR影视还是受到传统观念的影响,“其实国外很多创作都没有特别执着于把VR视频一定要拍成360度。此外我们不需要强制用户去干什么,或者可以引导大家按照所谓的剧情走。只是在做这个故事线的时候,要做出非常多的故事支线,然后让用户自主选择体验每一个支线的时候。”

以下是采访实录:

VR热播在2016年的发展状况如何?

张庆浩:我们业务核心是两个主体,一个是内容制作,一个是分发平台。2016年的时候,这两个核心都是一个并行前进的状态。在内容制作这块,这一年大概制作大概80多部内容,什么类型都有。平台方面也获得较好的成绩,目前在App Store和安卓渠道排名都是比较靠前的,然后也获得了大量的用户。这两方面可以说在2016年发展的都还不错。

但是下半年开始,我们做了权重的倾斜,减少自主创作内容的制作量,开始转向服务B端客户,做一些收入。平台则是找到了很好的收入模式。那这一年可以总结为,上半年是双管齐下,下半年是突出收入、着重平台。

与运营商合作的两种方式

目前平台收入模式是怎么样的?

张庆浩:我们从9月份的时候,开始进入到运营商的业务当中,这属于to B的业务。这个模式在我们和运营商开展出来之后,以大连有线为试点,收获成功之后,我们开始把这个模式开始向全国运营商复制。这是一个有长线保障性收入的模式,就类似于以前的SP业务。

这个SP业务如何理解?

张庆浩:实际上它是分两种。第一种是我们为运营商做一个整体的VR视频解决方案,这个解决方案包括内容、播控后台以及前端的播放器。可以说是内容层面和技术层面打包成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向运营商提供。然后它的前端产品在运营商的客户端上面呈现出一个VR的覆盖专区。

还有一种是定向流量包的业务。比如说15块钱6个G这样一个定向流量。如果在我们平台订购,你在平台使用6个G就免费的,通过这样获得一定收入。

分发的内容会出现在两端,一个是手机端,一个是机顶盒端。

从线下开始提高转化率

平台观看VR视频的转化率怎么样?

张庆浩:转化率还是挺高的。因为他们在前期采取了一系列促销的手段。比如说用户续费宽带费用,一年要1千多块,在续费或新开户的时候,他会赠送用户一个VR眼镜盒子。同时告诉用户这里面有一个新开的VR专区功能,体验VR视频的话,只需每个月交10块钱就赠送一个价值50元的VR眼镜。通过线下开始转化,这种转化率是挺高的,而且用户一签约就是一年。

能否分享VR热播平台的数据情况?

张庆浩:现在我们平台数据情况在业内还是属于领先的。现在平台上的用户数将近1千万(不包括运营商),DAU 在30万左右,有3千多部内容,每月会新增400部,一共有8个频道。

这么多视频内容的来源是?

张庆浩:首先我们3千多部内容全部都是VR视频,不是把传统视频分屏处理。这些视频是由我们70多家内容供应商来提供,国内外团队都有。

对他们来说,做这些事情也是非常有动力的。因为大家现在也都了解,在这个这么早期,整个行业在C端是不可能挣钱的。所以在不挣钱的情况下,大家可能追求的就是你的视频的订阅量,点击率以及品牌的打造。

我们为供应量大的、稳定的CP开辟了相应的品牌专区。然后定期推荐,不管是手机开屏,还是一些推荐类,给他们做定期推荐。由于我们平台用户数量挺多,所以点击率也不错。

作为平台方,有没有考虑为内容供应商做一些分成,补贴或者现金的支持?

张庆浩:这正好是我们2017年的计划。因为我们之前还没有一个稳定的盈利手段,所以给内容提供商分成是不现实的。但是在2017年我们无论是2B的业务还是2C一些功能性的业务,在这些业务开展以后,会有一个稳定的收入。这些收入我们会拿出一部分来分成给我们的内容供应商。

能否介绍下功能性付费?

张庆浩:区别于传统的会员制、按次收费这些付费方法,功能性付费实际上是指通过付费来获得新的功能。比如说,我们在平台影院里加入了一个社交功能,这个功能会在年后上线。用户可以邀请好友去影院观看影片并且可以通过语音来进行实时交互。

理念需变换 不刻意追求在视频中引导用户

你觉得目前VR影视这块存在什么问题?

张庆浩:首先最大的问题是大家还在用传统的视频记录方式、叙事手段去做VR视频。其实这也不能怪大家,VR是一个计算平台,但是已经好久没有出现这样新的计算平台了。它来的太快了,没有给细分领域做一些功能性的划分,或者说重命名。

所以大家都是用以前的一些方式去论证VR的一些垂直领域。那也就是说,是有一种原来互联网概念的代入感。比如说,我们叫VR电影,VR视频,这个名字本身是有问题的。这会给人一个误解,很多刚进这行、或刚了解这个VR的人就会觉得你是把一个电影给VR化了吧。所以这个就给大家带来了误解。

其实它应该有一个新的名字,比如说交互式沉浸影像,这种更能突显出这个现在所谓的VR视频的特点。那我刚刚说那一堆都是再讲一个事,就是我们现在内容创作、视频创作这一块儿,大家都没有把视频交互做进去。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你只是用机器去记录的话,那就是一段360°或180°的视频,它没有交互,就没有沉浸感。

VR影视真的有必要做到360°么?

张庆浩:其实谁也没规定过VR视频一定要360°的,只不过大家觉得360°更炫一点。所以做成这样。其实是否成为一个VR视频,跟它的观看角度没有关系的。就包括我们现在在采用一项新技术,人的FOV角连90°都达不了,所以我们在观看如果是360度视频的时候,他看90度的地方是清晰的,其它地方都是模糊的。这样可以大量减少带宽,它会去判断你下一个点会看哪里,做一个及时渲染。其实国外很多创作都没有特别执着于360度。

在VR影视中,如何去引导我们用户跟着剧情的主线走呢?

张庆浩:其实,你问的这个问题就代入了传统视频的叙事手法。在VR视频里面,我们为什么要带着用户走呢?应该是用户自己决定往哪走,这也是为什么要强调交互的重要性。比如说我拍一个房间,这个房间可能有5道门,用户往哪个门走那是用户自己决定的,然后进入到每个门里面会发生不同的故事,这才是一个好的VR视频体验。

我们不需要强制用户去干什么,只是在做这个故事线的时候,要做出非常多的故事支线,然后让用户自主选择体验每一个支线的时候。

在2017年你们还会继续投入去做一些自制内容吗?

张庆浩:我们在今年自主投入首先会少做,还是以有盈利的项目做优先。但是我们现在已经有一个定项的自制项目,这个故事就是真的有多支线的剧情。它真的能够做到让你看几十次都不重复的过程。我们一共在这个故事里面设置了6个空间,在这6个空间里面就是来回穿插,你每次的选择,一个席位的改变都会影响到后续的剧情。所以这个情节很简单,但是整个故事大纲、包括剧本、各个支线剧情有很多很多。

你觉得2017年整个VR产业会出现怎么样的变化?

张庆浩:我觉得2017年会有一些小变化。首先这个行业还是在稳定并且高速的发展,我认为颠覆性的变化不会出现。2017年还是属于打好基础的一年。举例来说,一体机的价格会大幅度下降。

第二个变化,VR已经走过了从0到1的过程,那2017年是一个从1到1.9的过程。整体量会出现迅速的积累。从很简单的一个例子就可以看出。我前两天去给我妈买一个手机,我发现现在购买一个OPPO、VIVO这样的手机,就赠送一个VR眼镜盒子。虽然说这个眼镜盒子的体验并不是很好,但是它却是教育和普及市场的很好的方式。那以这些手机的销量来看,这么继续下去,明年的用户量是今年的5到8倍。

用户基数的增加,让我们内容创作者会更有信心,这是一个很好的趋势,然后就是等待2018年的爆发。

VR热播在2017年的计划如何?

张庆浩:我们在2017年主要的方向还是跟着盈利的方向去的。然后用户数、收入都需要在2017年做一个急速的增长,这是我们2017年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