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线传媒在2016上半年高调宣布正式进军VR并4000万投资七维科技后,下半年相对低调了许多。VRZINC了解到,光线传媒VR部分,尤其是硬件和系统大部分是由七维科技来做的。而其内部则是成立了EVR工作室进行VR影视内容制作方面的尝试和探索。对此,VRZINC专访了EVR工作室制作人王鑫,其向我们介绍了工作室成立后的一些情况以及对于VR影视的相关思考。

“我们现阶段主要以短片为主,因为现阶段全景制作领域商业模式还没有成熟,贸然做那种大风险的长片,投入很高,收入很低。”在王鑫看来,目前消费者市场并不成熟,“贸然去花很多钱,或者把救命钱都花完了。等你花完之后,不会有人再给你钱的时候,可能就倒了。这个时候,用低成本来做出更多的片子。对于大部分全景内容团队而言,现在是生存第一,活下来才能谈之后的事情。”

此前很多VR平台都外发声表示会对内容团队进行支持,然而王鑫表示,“首先大部分平台自己过得就不好,当平台本身没有商业模式的时候,它的扶持,更多的是对自身平台的宣传作用。或者是为了丰富它的内容,用一个比较低成本来获取内容。真正意义上资金扶持投入,我觉得至少要到2017年下半年。”

通过大量全景短片的制作以及多个类型的技术积累,王鑫表示,“等到这个市场成熟了,或者观众可以真正接受VR视频的时候,有了技术积累,就可以迅速生产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此外,全景视频和2D影片,虽然说拍摄方式有很多的不同,但是它们艺术表演形式上还是有很多相同性的。这点我觉得是很多人忽视了的,我们现在也是在研究这一块。”

以下是采访实录:

工作室团队情况?

王鑫:光线VR部分,主要是由光线投资的七维科技来做的,他们不仅做软件硬件还能提供基于VR的全套解决方案。我们EVR是一个做VR视频内容的工作室。

工作室目前以年轻人为主,有十几个人分了几个组,每天都在做不同的片子。上线产品很多,基本上在各个平台的全景短片大概有80多个。

我们现阶段主要以短片为主,因为现阶段全景长片领域商业模式还没有成熟,贸然做那种大风险的长片,投入很高,收益却还是未知。

在内容实际的过程有遇到了哪些可以和大家分享的问题?

王鑫:从内容创作上来说,我们还好,基本上内容创作过程该遇到的坑我们都碰到过了。现在我也知道全行业做这种PGC全景视频内容的团队,大概有150多个。不过多数团队都面临生存危机。视频也有平台放,但是都不赚钱。

这个时候,尤其是新进来的团队,贸然的做大资本的投入,盲目追求所谓的高质量,我觉得现在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时候。

而且今年下半年,VR市场遇冷以后,很多资本资金都往外跑。你贸然去花很多钱,或者把救命钱都花完了。等你花完之后,不会有人再给你钱的时候,可能就倒了。这个时候,用低成本来做片子。对于大部分全景内容团队而言,现在是生存第一,活下来才能谈之后的事情。

现在大多数全景体验线下店自己都还存在生存问题。大多数消费者对于全景视频来说,更多还处于一个早期、看个新鲜,还没有到内容接受时代。说白了用户教育现在还是差很远。虽然VR出来几年了,但绝大多数用户对它还是没有概念,还是一个属于小众的东西。它从小众走向大众,我估计至少还是要1到2年的时间。

你怎么看待目前VR电视剧大部分都以惊悚题材为主?

王鑫:因为现阶段惊悚悬疑的东西,用全景视频的方式体验感比较强,所以说大家都喜欢先拍这种。而且相对来说悬疑惊悚操作难度,比如剧本难度等,要简单一点。

但是我估计等到过完年以后呢,会有其他类型出来。其实我们自己也在做一个关于爱情喜剧题材的内容。预计会有两部,每部都是在8集以上,会在过年后推出。

就像刚才说的,现在全景领域的观众,大部分属于早期观众,体验居多。强刺激性的东西对他们来说,体验会更好。至少我感觉真正关注内容的观众现在还没有进来。所以说你现在生产太多内容向的东西,未必有好的点击率和收视效果。

现在一些电视剧推出了VR版本,您觉得这会成为一种趋势么?

王鑫:我觉得会。虽然现在VR影视还没有那么火,但它现在作为一个宣传渠道,还是有价值的。相对来说,VR影视的核心用户与内容捆绑还是比较紧密的。也就是说,比如做一个《灵魂摆渡》的VR版,可以在各个平台置顶好多天,基本上所有人都能看到。但是如果做一个宣传片,放到传统平台,可能放完以后可能半天就没有人看到。作为一个新的宣传渠道,未来可能很多电视剧都会推出VR版本。

视频平台扶持是否真的存在?

王鑫:说实话,大多数视频平台现在可能自己生存的也不是太好,这是其一。

其二,视频平台不会无缘无故帮助你,它一定是你做的东西能够给他带来收益。比如说视频平台如果有一些内容自己本身已经有一个商业模式,那这样的合作就是双赢的。

如果说,这个平台本身没有商业模式的时候,它的扶持,更多的是对自身平台的宣传作用。或者是为了丰富它的内容,用一个比较低成本来获取内容。

真正意义上资金扶持投入,我觉得至少要到2017年下半年吧。

您怎么看待目前的VR直播?

王鑫:我觉得VR直播还是比较有意义的。毕竟它提供了一个特别好的体验,当然这种体验并不是所有人现在都能接受。因为这个受限于用户的整个的终端,VR眼镜怎么样、手机配置如何,是不是有更好的拍摄设备。

但是从体验来说,能看到这种你无法在现场的看到的东西,我觉得是好事。通过有IP有比较大影响力的事件,能帮助整个行业进行用户教育。

您对2016年国内VR影视行业发展有何感受?

王鑫:VR影视年初的时候炒的比较火,我估计现在多数的团队都有点迷茫了。多数团队从一开始比较激动、又很疯狂的状态,到现在年底都比较冷静的状态,都在思考一个生存的问题。这就是我的一个感受。

您觉得VR影视要发展起来,还要解决哪些问题呢?

王鑫:首先第一个问题,也是最大的问题,就是硬件的问题。因为2016年年底的时候,我买了新的手机,就觉得可能2016年新出的高配手机对VR有一定的支持,结果发现和原来的手机差不多。我觉得,可能整个VR影视包括VR游戏,至少从用户端来说,至少还得推后半年到一年。因为硬件这一块没有解决好,就代表用户体验是很差的,这个时候你就不能指望大部分用户进来。实际上,内容的发展,还是以硬件为先,这也是特别重要的一点。

我现在担心的是,VR影视没有太多的监管,有可能会走偏,一旦走偏就麻烦了。一旦走偏,让监管层早早盯上,或者说有一些人做了一些过火的事情,给整个行业发展带来不好的影响。

请总结一下你们团队2016年的情况?

王鑫:我自己觉得我们这个团队2016年做的还是很不错的,因为我们这个团队大部分成员都是从在校的学生开始,没有多少所谓的资深人士,从零开始。

组成团队时才第一次知道全景是什么,摸索全景视频怎么拍,然后拍了第一部宣传片。到现在,半年多时间总共做了上百部短片,基本上各种片型类型也都尝试了一遍。团队现在积累了非常多的拍摄经验,包括一些拍摄方法、后期方法、制作技术方法。

内容方面,除了风光类的东西我们拍的比较少,其他类型片子我们全都拍了。这样是一个很好的技术积累。等到这个市场成熟了,或者观众可以真正接受VR视频的时候,有了技术积累,就可以迅速生产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

这个是我觉得今年做的最好的一个事情。虽然没有做出像《都市怪谈》这样大投入的产品,但实际上我们有信心未来做到。

2017年有什么目标?

王鑫:时时刻刻关注市场的变化,看市场对哪方面需求强,我们就尽可能去符合市场的需求去做东西。

当然2017年还是有一些小的计划,继续做一些拍摄方式方法方面的积累。因为现在虽然做了很多片子,但也看到一些国外的片子,和国内产品有一些新的尝试还是不错的。

第二,思考如何把2D影片的一些艺术呈现形式与现在的全景视频结合。全景视频和2D影片,虽然说拍摄方式有很多的不同,但是它们艺术表演形式上还是有很多相同性的。这点我觉得是很多人忽视了的,我们现在也是在研究这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