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继顺最近很忙,作为兰亭数字的CMO&COO,他在这段时间频繁出现了各种奖项的颁奖典礼上,伴随的是兰亭数字获得的一个又一个奖项。

%e5%ba%84%e7%bb%a7%e9%a1%ba%e7%85%a7%e7%89%8702

作为VR影视娱乐领域标志性的公司之一,过去这一年兰亭数字做了很多事情,成功了很多,失败了很多。而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对于兰亭数字而言,都是成长道路上的一段不可或缺的经验。

在这个2016和2017交汇的时间点上,VRZINC和庄继顺简单的聊了聊,关于过去的2016,和已经到来的2017。

在他看来,过去一年兰亭数字基本确定了三大业务板块,影视、直播、营销,齐头并进,而在即将到来的一年,最重要的是将重点发展的360° 3D技术继续完善。

三大业务板块齐头并进

从2015年开始,兰亭数字尝试了众多VR视频的内容,直播、营销、旅游、综艺等等。

产出了一系列产品如VR MV《敢不敢》、 VR 电影《活到最后》、 VR 直播对战真人秀《荣誉之战》、 VR 综艺《谁是大歌神》、VR格斗《昆仑决》、VR纪录片《滇金丝猴》、VR微电影《我的VR男女友》等等。

但是在2016年最终确定了影视、营销、直播这三套方案。其中除了影视领域依旧还面向C端之外,营销、直播两大版块都瞄准了B端,目标是获取营收。

营销方面我们很好理解,其本质就是为品牌主服务,打造带有VR元素的营销内容,在高盛的那份VR/AR产业报告当中,明确的指出,在全球近1070亿美元的房地产佣金市场当中,VR技术将会蚕食很大一部分的营销预算。

而我们也的确看到了一些房地产商正在逐步启用VR的全景技术打造样板间、楼盘模拟等以方便用户最直观的看房。

房地产、家居等行业可以说是最直观的对VR技术需求的行业,但其它众多行业同样有着多样的需求。

12月5日,联合利华举办Unilever DigiNation,一年一度的营销盛宴,庄继顺作为10位“创业先锋”之一,在现场分享了自己对数字营销的全新理解。

据VRZINC了解,兰亭数字已经和包括联合利华在内的一众企业,如宝洁、奔驰,宝马、路虎、三星等达成合作,提供 VR 营销一整套解决方案。

其中,和宝洁合作的《我的 VR 男女友》系列 VR 广告片还获得了宝洁年度 Best social commerce 品牌建设和营销奖。在广告片当中,用户可以分别和杨洋扮演的 VR 男友以及迪丽热巴扮演的 VR 女友亲密接触。

庄继顺透露的数据,在包括这部VR广告片的助力之下,活动开始一周,宝洁飘柔卖出了去年同期整月销量的3倍。

在他的预想当中,仅仅的品牌展示仅仅是开始,未来要逐步加重在广告片当中直接购物以及为品牌主提供用户数据画像等内容。

而在营销之外,为了在商业上取得进展,兰亭数字将VR直播板块彻底的转向B端是另外一个举措。

在过去的这一年,包括互动视界、微鲸在内VR产业内的公司以及花椒等一些产业外的直播平台等,我们看到众多的VR直播相关的内容。

但是相比于上述这些公司,兰亭数字坚定不移的走B端的道路。关于这个方面的考虑实际上很好理解,控制成本,获取营收。

在庄继顺看来,当下的市场VR直播很难在C端有大的作为,但B端则不然,比如饮食方面,此前兰亭数字就通过和伊利的合作,利用VR技术直播看原产地和加工过程,宁泽涛在这次直播当中担任了导游。

作为一个时代的标志,王菲演唱会既吸引到了如马云、赵薇这样的大咖现场助阵,也小小的助推了一把VR的发展。相关数据显示,有8.8万的观众利用VR技术在线上观看了这场演唱会。

%e7%8e%8b%e8%8f%b2%e6%bc%94%e5%94%b1%e4%bc%9a

但是即便是真的有8.8万人在线上观看了,对比30元的门票获得了200多万的营收,这8.8万人多带来的仅仅是带宽成本就将是十分恐怖的,除此之外还要加上版权方面等等费用。

而除了费用之外,传统的制片方对于VR的直播不配合也是一方面原因,在微鲸VR和灿星的合作做中就遇到了传统制片人对于VR内容的不配合,比如机位的摆放等等。

这个问题兰亭数字也遇到过,庄继顺表示,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首先要保证的是传统综艺的内容,保证这个内容能够让广告主满意,“传统内容有1个亿的广告费,你VR能有这么多吗?”

所以,兰亭数字做出了取舍,在庄继顺看来,兰亭数字的未来应该还是在影视上面,营销、直播是重点业务,但这个业务所能带来的变革是有限的,但影视有着巨大的梦想空间。

但VR影视当下有着太多的问题,根据庄继顺透露的数据,兰亭数字至今为止一共制作了超过200部左右的VR影视短片。但是这200多部的短片当中,有超过一半作废了。

“不谈大的行业技术性问题,你会发现有些东西是根本不适合做VR化的”,庄继顺说,“比如一些逻辑感很强的影片,可能传统的表现形式更好。”

这个说法,我们在互动视界那里同样得到了印证,在互动视界的所拍摄的内容当中,多以不强调逻辑感的纪录片为主。

在他看来,对于VR影视,传统的导演那一套很可能没什么作用,取而代之的应该是产品经理,对于一个产品的把控。

“游戏和影视的结合,这是大势所趋,我也很早就提出了这一点,多网格化的内容”,庄继顺说,“但这个需要整个行业有突破性的发展,现在只能慢慢探索,到底突破点在何方。”

而这需要投入,单靠烧投资方的钱是难以为继的,所以用营销、直播来获得营收,再以贴补影视方面的投入,这将成为一个良性的循环。

2017年要做的事

根据VRZINC的了解,原本在今年年底兰亭数字会上映一部VR电影《Sister》,这部影片除了运用很多他们自己摸索出的镜头语言,硬件上也增加了不少例如摇臂、滑轨、无人机等进行辅助拍摄。

但更重要的是它使用的是360°3D技术,这项技术涉及到大量的后期制作,还需要打磨,需要远远超过原本预计的3个月的后期处理,所以只能延后到2017年发布。

“2D效果你看久了会明显感受到所有的画面都是贴在那儿的,并没有景深,并没有所谓的沉浸感”,庄继顺认为,2D的VR影视有着很大的缺陷,而沉浸感是VR影视最大的生命力,没有沉浸感就没有一切。

在2017年继续打磨这项技术将是兰亭数字在影视方面最大的目标,到底成果如何,随着《Sister》的发布,相信他会给我们一份初步的答卷。

影视之外,在直播方面,2017年开始,兰亭数字的想法是开始在IP上发力。

在刚刚结束的CBA全明星赛上,兰亭数字和CCTV5合作,在CCTV5原有的电视直播、网络直播基础上,为全明星赛增加了VR直播。

全明星赛现场,2个180°3D、4个360°机位满足了用户观看每一个细节的需求,相关数据显示在为期两天的全明星期间,有几十万的用户利用VR技术观看了直播。

实际上庄继顺一直认为,用大IP来教育用户普及用户,是一把双刃剑,在获得用户这方面大IP、明星的粉丝经济是最合适,也是最粗暴简单的,但是用的不好,会伤害VR早期的种子用户,“他们会说,VR的感觉并不好,那么第二次打开的成本会很大”。

所以,在利用IP方面,兰亭数字显得十分的小心与谨慎,但是随着一些热点事件的即将到来,以及用户对于VR的认知,庄继顺认为2017年可以开始在这方面有所行动。

最后,在营销领域,做加法,继续巩固自己的技术,开拓客户,是一个简单又不简单的任务。

在对这三大板块的业务作出规划的同时,另外一个任务是尽快完成融资,按照庄继顺的说法,兰亭数字的节奏是“一年一次,或者2年三次”。

在2016年3月,他们获得了华策影视、康得新联合投资的3150[3150]万元的Pre-A,估值2.1亿元,更早之前的2015年6月,他们则是拿了华闻传媒数百万的天使。在这两轮的融资当中,兰亭数字选择的均不是简单的财务投资,而是战略项的。

其中华闻传媒拥有广电总局下发的仅有7张播控牌照之一,,广电总局另外六张牌照分别颁给CNTV、中央人民电台、百视通、华数传媒、南方传媒和湖南电视台。

而广电也早在2014年就宣布互联网电视集成服务牌照不再发放,这意味着兰亭数字选择华闻后,将彻底解决政策方面的问题,这个问题在现在还不是问题,但我们从互联网电视的发展之路来看,这将成为很多公司未来的一个大隐患。

华闻之外,选择华策则是IP、资源方面的考虑,作为传统的影视公司,华策旗下所拥有的影视剧版权,以及娱乐圈的资源,对于兰亭数字这样的创业公司而言将形成很好的补充。

对于兰亭数字而言,接下来的这一轮融资,必然也将选择战略性的投资,但是一个问题在于VR市场所遭遇到的寒冬,与上把半年相比投资明显减少。

change

天天投的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在VR/AR影视领域共发生了19起的投资时间,而在下半年仅有9起,拦腰斩断。

但庄继顺却认为,这是好事,“投机的创业者和资方在退出,行业在洗牌,对于兰亭数字而言,我们并不担心,对于战略项的资本这反而是好事。”

2016年已然过去,陪伴在VR影视上的争议依旧存在,到底VR影视是否伪需求的争论还在持续,但兰亭数字已经在VR影视这条路上走了很远。

作为VRZINC选取的VR影视领域的年度公司,在2016年年终,2017年年初这个时间点上,兰亭数字正在慢慢开启属于VR影视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