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VR是下一块屏,那么在VR娱乐方面少不了影视。而在影视方面,不得不提兰亭数字。3月12日,兰亭数字对外宣布Pre-A估值2.1亿元,华策影视、康得新和百合网参投3150万元,兰亭数字成为国内目前最大的VR影视娱乐公司。VRZINC在此消息宣布之前向兰亭数字COO庄继顺 就VR影视内容制作及中国VR产业发展现状进行了采访。

兰亭数字 庄继顺

兰亭数字 COO 庄继顺

由于二级市场对VR产业的推动,2016年1、2月份全球投资金额已经超过2015年整年,中国VR产业也迎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在形式一片大好,百家争鸣的喧闹景象下,兰亭数字却认为应该给行业泼一盆冷水,庄继顺说:“我觉得现在的中国VR产业太浮躁,泡沫化非常严重。现在,无论是兰亭数字,还是看同行,或者看整个行业,中国VR底蕴很差,而且大公司普遍比较冷静,中小创业公司现在太浮躁,泡沫化太严重,太乐观。我们自己认为VR影视离真正成熟到C端用户体验至少需要三到五年。”

对于最近 Superdata 对2016年全球VR市场收入预期下调30%一事,庄继顺认为:“下调30%之后我觉得是比较合理的,我认为之前的一些报告过于乐观,因为VR的成熟期至少需要3-5年,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3年之内我不认为任何一家VR内容公司可以盈利,这个行业需要经历很长时间的发展。”

兰亭数字今年的计划是做VR泛娱乐和直播为主,以及在旅游、新闻等各个领域进行投入,庄继顺向VRZINC分析了当前VR影视情况。他认为,国内传统大影视公司是比较冷静的,还处于观望状态。目前来说,VR影视也很难对传统影视带来巨大的冲击,VR影视将作为泛娱乐内容表现形式的一种补充。

兰亭数字 活到最后

以下是采访实录:

能谈一下您的从业经历么?

庄继顺:学了十五年美术,广告公关出身,最早的时候,在一家公司为汽车公司服务,如一汽、奥迪之类的。后来在蓝色光标工作,服务传统的3C客户,比如微软、联想、索尼等公司。

什么时候开始关注VR的?

庄继顺:我们创始人是一个技术男,他一直在做全景领域,从图片开始做了7、8年,也是国内最早一批做全景视频的。他向我介绍了全景视频,后来又接触了Oculus,惊为天人,于是就出来做兰亭数字了。

VR行业太浮躁 泡沫化严重

您对中国VR行业的发展情况有什么样的感受?

庄继顺:我觉得现在的中国VR产业太浮躁,泡沫化非常严重。我们最早做这块时是默默无闻的,做了半年多都没有对外公布兰亭数字这家公司,我们在做探索,对外公布的时候也没什么人知道。去年10月份左右,由于二级市场的推动,VR就火了。

这个时候大家在看国内的团队,正好去年6月份,兰亭数字做了中国第一部VR版MV《敢不敢》,以及10月份做完的VR电影《活到最后》,当时只是为了探索拍摄形式,镜头语言表达逻辑,以及技术与艺术结合,就这么莫名奇妙的火了。

现在,无论是兰亭数字,还是看同行,或者看整个行业,中国VR底蕴很差,而且大公司普遍比较冷静,中小创业公司现在太浮躁,泡沫化太严重,太乐观。我们自己认为VR影视离真正成熟到C端用户体验至少需要三到五年。

从我们沟通下来的一线公司,无论是硬件、软件,还是内容,大家都如履薄冰,压力都很大。虽然说VR的基础技术已经有了,但是从B端推向C端很困难。如果推成了,那就是康庄大道,细分领域怎么做都行,如果没有推成,就有可能像几年前的智能硬件领域,突然之间没有一款爆款,我们比较担心这个。

VR综艺、直播、新闻等领域比较好切入

《活到最后》和《敢不敢》现在线上平台上了吗?

庄继顺:《敢不敢》去年十月份在各大平台都上了,《活到最后》去年十月份做完卖给了一家比较大的视频平台,该视频平台将会在今年跟着硬件和App一起发。(虽然庄总没有透露视频平台名称,但是VREYES猜测乐视网和优土的可能会比较大一些。)

VR电影《活到最后》

VR在影视方面的应用,目前来看那几个方向更适合早起切入?

庄继顺:前年年底开始我们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把VR影视所有的方向都试了一遍,包括电影、纪录片、MV、演唱会、新闻等等。试过之后,发现很多方向无论是从商业逻辑,还是用户体验上是走不通的。兰亭数字今年的重点是泛娱乐,还有就是直播、旅游和新闻,我们认为这是今年有可能走出来的方向。

新闻方面都是由政府把控的,兰亭数字做VR新闻是否会担心政府这块?

庄继顺:这个担心会有,兰亭数字要做的新闻跟现在实时性的传统新闻还是有非常大的区别的,我们要做的 VR新闻更像纪录片,VR新闻其实是传统纪录片新闻更好的承接方式,VR新闻所要表达的内容跟纪录片是比较匹配的,而且通过 VR新闻可以去探索一些在VR影视方面的镜头语言和逻辑。

VR新闻是会挑主题的,一定要适合用VR形式去表达,比如说某个地方发生了一场地震自然灾害,我们认为用VR新闻去呈现是比较合适的,能够让观众更加直接的感受到现场的情况,直接触达观众的内心。

VR影视要具备交互和光场特点 用直播进行现场监看

全景视频和VR视频是否有本质的区别?

庄继顺:是有区别的。实话实说,兰亭数字现在做的更多是属于全景视频,我们现在在往VR视频交互这条路上做探索,那才是真正的未来。现在的全景视频是整个 VR发展过程中的一个过渡阶段,需要通过全景视频来填充解决现阶段内容匮乏的问题。

我认为区别全景视频和VR视频很简单,VR视频首先要有大量的交互,不是纯看;其次是光场,能够让用户自由的在里面观看,比如走动,无论范围多远。光场太黑科技,目前来说还做不了,我们在探索交互这一块。

兰亭现在对VR电影的拍摄有什么秘诀吗?

庄继顺:先说技术吧,技术迭代的比较多,比如最早是360度2D,今年我们主打180度 3D,同时在探索360度3D。在视频交互上也在探索,现在出的一些 DEMO已经实现的,但是真正民用化需要一些时间。无论是出于成本,还是体验方式上都需要一些时间。

我们现在基本解决了镜头移动的问题,包括针对VR研制的无人机、机器人、斯坦尼康,还有摇臂和飞猫等。现在做VR影视内容跟传统影视不一样,不仅仅是架杆子拍,有更多的镜头运用。

今年在音效方面,我们也会采用3D音效。因为去年做完一些作品之后发现仅仅是在视觉上给用户一种新的感受,但是没有好的音效的话,就如老台词所说:“再好的戏也出不来。”VR要想达到好的沉浸感,画面和声音一定要匹配。

在经验方面,我们已经形成了一套流程,团队分工非常的细致,这也是我们提升产能最主要的方式,我们希望VR视频能够快速的进入一种半工业化的状态中,而不是小作坊,虽然最终结果都是一样,但是在内容品质等方面还是会存在问题的。

导演现场监看的问题是如何解决的?

庄继顺:通过VR直播的方式解决现场监看问题。其实当年并不是因为看好直播市场才做直播的,主要是为了解决导演现场监看的问题,后来发现使用空间更大。

带宽是否会影响VR直播?

庄继顺:从去年的经验来看,制作短不会有影响,现场拉专线就好。TO C只能是边做边看,现在用户规模不大,以现在几十万的用户在线观看并发来看,云端还是扛得住的。况且用户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二、三线城市的带宽也在提速中。

VR影视是娱乐内容展现形式的补充

为什么会考虑做一档歌曲类的《谁是大歌神》综艺节目呢?

庄继顺:融资方面,华策影视和康得新两家上市公司披露的,兰亭数字近期会公布完整的融资信息。(目前已经公布,华策影视、康得新和百合网3150万元投资,Pre-A估值2.1亿元)

我们跟《谁是大歌神》的合作早于这一次与华策影视的投资。也就说先是合作起来,通过我们的技术获得了认可才引起了后面投资的合作。我们去年各种真人秀节目、体育赛事都试过,包括中超也做过几场,但我们并没有对外说。因为我们发现做中超这种超大型的现场,以现在VR硬件的分辨率、刷新率、质量来看,用户的感受很差。我很看好VR综艺,因为现在的综艺节目更亲民,更接地气。这样的综艺节目应用在VR上是非常好的,用户的感受也是更加真实的。

除此之外,《谁是大歌神》的玩法是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最适合VR的一档节目。它是由5个素人和明星唱歌,你去猜哪个是真的,这种玩法我们认为结合一些互动,效果会非常的好。《中国好声音》类的选拔比赛也是比较适合VR的。

现在投入做这样一档节目成本还是很高的,有考虑过变现的问题吗?

庄继顺:当然考虑过。从兰亭数字的发展轨迹来看,我们一直敢于吃螃蟹。包括《敢不敢》、《活到最后》和《荣誉之战》等节目都是国内最早尝试的,公司有喜欢挑战的基因,但是我们不能抛弃商业的本质,不能纯烧投资人的钱,这太过分了。

从现阶段来讲,VR难以颠覆泛娱乐内容,但是作为IP泛娱乐内容的衍生和增值是非常合适的,相当于对现有内容提供了一种全新的体验方式,用户可以自由选择。就比如说《琅琊榜》,看完电视剧再看看小说,出电影了再看看电影,出了VR版再看看。我认为VR影视现阶段这种打法更合适。

至于投入来讲,不投入不知道未来是什么。就跟《活到最后》一样,你不做根本不知掉在实际拍摄中会遇到什么困难。我们做完第一步电影《活到最后》之后,就已经开始第二部剧本的创作了,一直在修改,有技术问题,演逻辑问题,镜头语言表达问题等,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需要一个个去解决,因此我们一直迟迟没有推出第二部VR电影。你知道,我们公司比较奇葩,处女座极多,大家对品质要求比较高。

VR电影暂不能颠覆传统影视

未来VR电影的发行方式是否会有所改变?

庄继顺:区别不大。我认为VR影视在技术成熟之后,运作方式还是会回归到传统影视运作方式,包括资源、资金、IP等方面的竞争。我觉得现在一些大的传统影视公司暂时不会进入这个领域,一是不知道如何拍,二是没有变现模式,三是市场体量目前不大。

现在去电影院看电影有交互和氛围体验,您如何看VR电影院,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庄继顺:我特别不同意“VR影视会颠覆整个传统影视和电影院运作模式”这个观点,电影院现在最大属性是社交,大家把去电影院看电影当作一种社交和放松的形式。在现阶段,无论是VR电影,还是VR电影院都没有社交的属性,我个人的观点是VR电影只能对传统3D、IMAX电影形成冲击,同时作为IP内容的一个新的补充。而且以现在VR影视的技术来看,3-5年内都很难对传统影视造成很大的冲击。

3年内VR内容公司难盈利

怎么看待 Superdata对2016年全球VR收入规模下调30%?

庄继顺:下调30%之后我觉得是比较合理的,我认为之前的一些报告过于乐观,因为VR的成熟期至少需要3-5年,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3年之内我不认为任何一家VR内容公司可以盈利,这个行业需要经历很长时间的发展。

今年VR市场以兰亭数字自身举例来说,我们已经不追求收支平衡了,能够少亏一点就是非常好的结果了。现在VR都集中在B端,市场还很小,竞争会越来越激烈,今年我反而认为是比较难的一年。内容处于VR产业下游,上游还处于一片混战的状态,下游就应该静下心踏踏实实地做精品内容,辅助硬件推广向C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