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高盛发布的报告中,电子游戏、现场直播、影视娱乐这样的个人娱乐方式的升华也许是最大的一块蛋糕,但医疗健康、房地产、零售业、教育、工程和军事等方向同样可以充满无限遐想。

在本月的上旬,根据BusinessInsider报道,英国军方看好前沿科技的潜力,将在风险性前沿技术上投资8亿英镑,其中包括VR头显、激光武器和昆虫大小的无人机技术。其中VR是用来模拟空袭和运用于激光武器。

军事,一个当下或许被很多厂商所忽视的市场,一个正在热烈的拥抱虚拟现实的产业。最近,VRZINC接触了一些军方的朋友,发现他们其实对VR的热衷并不比我圈差。

VR和军事并不是这个时代才出现

实际上,虚拟现实技术和军事的结合比我们想象的早的多。

早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军方以NASA为首,就开始致力于把虚拟现实技术用于各种武器系统操纵人员,特别是飞机驾驶员和宇航员的模拟训练,以减少实战中的人员物资损失并节约训练经费。

从1983年美国陆军就开始制定虚拟环境研究计划,这一计划可以概括为将分散在不同地点的地面坦克、车辆仿真器通过计算机网络联合在一起,进行各种复杂任务的训练和作战演练。

从1994年开始,美国陆军与美国大西洋司令部联合开展了战 争综合演练场的研究,建成了一个包括海陆空多兵种、有3700 多个仿真实体参与的地域范围覆盖 500×750 平方公里的军事演练环境。

而我国的虚拟现实与军事的结合可查的文献显示也进行的非常的早,工信部出版的《VR产业白皮书》显示,从 1996 年开始,在“863”计划的资助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单位,开展了分布式虚拟环境DVENET的研究开发工作,并取得一定成果。

DVENET主要由环境系统和一系列开发工具组成。为了验证DVENET的支撑能力,测试其可靠性和稳定 性 ,开发了一个基于DVENET的军事演练概念演示系统“飓风 2000”。“飓风 2000”包括潜艇海战、舰船登陆和坦克连进攻战斗等内容。

而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央视军事频道《军事报道》报道,解放军空降兵跳伞训练已经用上了VR全套虚拟现实设备。

QQ图片20160823091731

据报道,空降兵某部引进了能够对跳伞中的视觉、听觉、触觉等进行真实模拟的虚拟现实训练系统。新兵们戴上特制的仿真眼镜,穿上电脑控制的背带系统,配合软件模拟,不仅可以同步看到在空中的真实场景,还能随着操纵感受空中姿态的改变。

为什么军方热衷于虚拟现实?

1、节约经费

英国投入了8亿英镑,看似是一笔很大的巨款,但正如当初NASA热衷虚拟现实技术的原因是“以减少实战中的人员物资损失并节约训练经费”一样,与VR能带来的经济利益相比英国的的投入实在是微不足道。

在1994年,美国陆军的“路易斯安娜 94”作战演习就开始利用虚拟现实技术进行的。这次演习不但试验并论证了美国陆军制定的条令、战术和部队编成,而且节约了演习经费近20亿美元。(也有数据表明若美国空军于 2012-2016 年期间用VR来做战斗模拟,预计费用要比实际操练节省17亿美元。)

所以,在2001年的时候美国广播公司报道,美国陆军每年出资10亿美元购买模拟训练指挥系统。

QQ图片20160823091655

而相关数据显示,对于训练空军来说,一场完整的空战模拟至少需要 1000 万美元。加入虚拟现实技术毫无疑问将使得成本大大降低。

美国诺格公司在准备为美国海军设计下一代航母CVN 21时同样用到了虚拟现实技术 ,它是第一艘完全在虚拟环境中设计的航母.虚拟模型使人们能够思考如何最好地装配这艘航母。诺格公司CVN 21 计划的副总裁Shawcross 认为,使用计算机辅助设计工具被证明能够节省费用。

2、提高效率。

以上述的伞兵为例,《军事报道》报道,截至目前,该部队已完成的 6 个场次跳伞,新兵实跳优秀率达 75%,空中特情发生率较以往降低了近10个百分点,有效提升了空降训练效率。

虚拟现实技术在节约军事经费的同时,另一个方面就是提高效率。

例如美国海军开发的“虚拟舰艇作战指挥中心”就能模拟与真的舰艇作战指挥中心几乎完全相似的环境,生动的视觉、听觉和触觉效果,使受训军官沉浸于“真实的”战场之中。

虚拟现实技术可以使相距几千公里的士兵与作战指挥人员在网络上进行对抗作战演习和训练,效果如同在真实的战场上一样。

QQ图片20160823091749

根据相关消息显示,美军准备更进一步,通过设置“军官虚拟现实教程”来强化人员培训。从训练效果的角度讲,仅需5个月左右就能培训出既具备战术专家素质,又能直接观察与分析战场态势,并能指挥与控制所属部队进行作战的军官。

从一些另外的角度说,虚拟现实当然还有诸如提供虚拟战争威慑、降低意外等等好处,但仅仅以上降低经费、提供效率就足够军方对其的重视程度,简而言之就是事半功倍。

根据相关媒体的报道,目前许多国家基本都在开展虚拟现实项目,除了上述的中国、美国、英国这三大强过之外,诸如澳大利亚国防部的国防科技集团(DST)发起了一项探讨虚拟现实(VR)和军事防御力其潜在的应用前景的研究、挪威陆军将Oculus Rift虚拟现实头盔用在他们的坦克驾驶系统上等等。

我们都知道的一个事实,现代战争本质上是一场高科技的战争,而虚拟现实毫无疑问是最前沿的科技,这项科技的出现,我们现在可以预见的是提高军方的各种综合实力,再向未来畅想一下,未来或许都完全不再需要一场真正的战争,大家在虚拟系统当中打一场吧。

而对于虚拟现实厂商而言,军事方向的商业化突破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军方有钱,也乐于用这些钱换取高科技,那么为什么我们不尝试着向这个方向转型呢?

这是一个大变革的时代,过去10年,新一代的科技技术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互联网经济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所连接。

下一个大变革正在来临,一个属于虚拟现实的时代,在互联网连接一切的基础上,我们将触摸一切。

然而,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在这个大变革的前夕,关于虚拟现实大讨论越多,出现的创业公司越多,投入的热钱越多,所呈现的却是另一番的景象,如何生存下去,如何等到那个时代真正的到来?

虚拟现实缺少可商业化的路径,即使在乐观的预言,都将眼光放在了两年之后。但正如生活不止当下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这样的句子一样,虚拟现实不止未来的诗和远方,还有当下的苟且,生存下去,找到可商业化的路径,才是眼下最为迫切的事情。

而我们讨论的一个结果,当下的虚拟现实并不缺少可变现的方式,只是我们或许都太过专注于C端市场的畅想,而忽略了B端市场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