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胜

陈晟说,那个始于科幻的梦,他看到了实现的可能。

在刚刚结束的Chinajoy上,三七互娱对外展示了天舍文化的代表作品,一款带有轻度恐怖的VR解谜游戏《会哭的娃娃》。

会哭的哇哇

在CJ之前的7月7日,三七互娱发布公告,以1000万元入股天舍文化,取得其增资完成后15%的股权,三七互娱在未来将为天舍文化的VR技术发展提供资金支持,对其进行内容输出。

这是三七互娱继316万美元投资加拿大VR游戏公司Archiact后在VR领域的又一布局,国内的首次。

在今年年初三七互娱的GIGC大会上,VRZINC专访三七互娱联合创始人曾开天时,他曾表示,Archiact是去年10月提出的“雏鹰养成”计划的一部分。

这个计划被视作三七互娱在海外拓展的重要战略,成立1亿美元的游戏种子投资基金,专投海外优秀的内容生产公司。

在Archiact之前,收购日本游戏公司SNK,通过韩国子公司入股韩国软件公司网页游戏《CABALOnline》研发商EST SOFT等,三七互娱很明显的将目光聚集到了海外。

但这一次,三七互娱看上了天舍,一个原汁原味的国内内容公司,这家成立于2014年底的VR内容生产商成为了三七互娱近年来为数不多的国内投资的一部分。

在融资的新闻发布之后,VRZINC找天舍的联合创始人陈晟聊了聊,关于VR游戏,关于现在那看上去仅限于To VC的商业模式。

科幻的种子一直都在

2013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陈晟在Kickstarter看到了Oculus的众筹,用他的话说,“内心埋下的那颗种子开始发芽,知道VR游戏可以被思考下了。”

陈晟所说的种子,在他小学4、5年级被埋下,那个时候他开始接触一些科幻小说,一些科幻电视,之后就是和很多人一样,1999年的那个夏天,陈晟第一次感到科幻世界的奇妙,因为那一年《黑客帝国》的上映。

他也第一次知道虚拟世界的概念,知道VR这个概念,但彼时即使他的脑洞再大,他也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成为实现虚拟世界的从业者的一员。

但世界就是如此的奇妙,由于对于科幻的热爱,他在大学的时候第一次迷上了一款游戏,冰岛CCP的EVE,正是由于这款游戏他进入了游戏行业。

“当初玩上这个游戏,出于热爱组建了一EVE社区,因为这个事儿CCP找上我们,因为他们想在中国设个办公室,想找运营和客服,在论坛上发了个贴,然后我觉得我挺合适,我就去了,大一大二的时候,呆了2年多”,陈晟至今都对CCP的那段日子心怀感激,因为那是他职业生涯的开端,是他梦想的种子的开端。

之后,就是在2014年底,陈晟决定正式辞职,带着他已经运营的“虚拟现实游戏”微信公众号、Oculus rift百度贴吧等社区资源开始了天舍这段创业的旅程。

目标就是线下 但未来在线上

“从打算开始创业做VR,我就在想应该怎么切入,以史为鉴,我觉得会像PC的发展,网吧带动,所以我就找到了我现在的合伙人张帆他们,他们在线下有很强大的运营能力和资源”,打从一开始,陈晟就觉得线下是VR发展的一个大势所趋,至少10年时间内是如此。

带着Oculus的DK1,他找到了张帆,“大家都很震惊,DK1一开始的那个游戏,过山车,大家玩起来都很晕,但说明沉浸感很强。”

他们开始一起创业,成立了天舍,但公司成立之初的2015年初,彼时的VR概念在中国刚刚开始,所以天舍的融资很不顺,基本来问的投资人很多,但真正表达兴趣的没有。

回忆那段日子,陈晟说,当时觉得要默默做很长时间,尽管自己当时的产品在全球范围看也有竞争力,但是仅仅靠通过海外线上收费下载来增加营收,还是远远不够的。

因此,也正是在2015年年中,天舍制定了新的发展战略,海外依旧是做线上,做付费下载,但国内的线下业务可以启动。

根据陈晟的描述,首先,天舍会自己做少量的线下店,但做这个的主要目的是展示,类似各大品牌的旗舰店的概念,而更多的天舍会选择和线下店合作,提供整体的方案,不单单是内容上的合作。

在天舍的认知当中,国外的市场必然在线上,人口分散、用户对游戏的概念、发达程度等原因的存在都决定了线下不好做,但线上收费会比较不错,“这对于一个新兴的市场很重要,下载就收费,不需要基于一个庞大的用户群就可以得到流水,这对开发商是很好的”,陈晟说。

而在国内则又是另外一个情况,硬件的价格、空间的问题、用户的教育,线下才是理想的场所。

这两个市场,从本质上,在研发游戏的时候就需要不同的立足点,但不冲突,因为很多素材可以共用。

对于线下店,陈晟很看好,但与绝大多数VR线下店从业者对于线下店的未来看法不同,陈晟认为线下店的时间窗口只有十年,与网吧一样。

“网吧的黄金10年虽然是过渡期,但是很长,市场容量很大,最终希望进入千家万户,当然VR能不能这么做,现在说的比较远,我是很有信心,不管是无线的PC设备,还是移动VR都有可能,这个需要过程,所有产业链的技术一块把这个市场做大,并快速把成本降低”,陈晟对于这一点似乎充满坚定。

在他的认知当中,困扰家庭市场的最大问题的空间根本不是问题,Steam的报告也显示,85%的用户只是在用2*2的空间在玩Vive。

而真正的大游戏,即使空间再打,也是不够的,所以需要创新的移动操作方案,“最终VR的发展会像刀剑神域的开篇一样,躺在床上”,陈晟说,“中国在消费升级,中国中产阶级越来越多,愿意花钱买好的内容,用户去线下玩,玩的不错就愿意买回家,看中的是进入千家万户的那一刻,速度十分可期。”

选择三七 资源打通

尽管对线上报以很大的期待,但线下才是当前天舍在国内的主要方向,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原本依靠一些B端定制已经不缺钱的天舍这一轮又拿了三七互娱的千万元融资。

但这或许不是主要原因,真正的原因还是对于三七互娱强大资源的认可。IP、渠道、海外这些都是天舍觉得未来可以合作的地方。

三七互娱董事、副总经理杨军在接受VRZINC专访时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近年来三七互娱储备了丰富的IP资源,有游戏类的也有影视类的,这些优质IP可以转化为VR游戏进行开发,未来跟天舍文化会有很多的结合。”杨军说道。

有意思的是,和天使轮从确定到正式公告用了半年一样,实际上在天使轮刚刚公告的2016年初,天舍就已经有了对37投资的意向,但也是用了半年的时间来正式签订和宣布。
会哭的

但就是这半年的时间,天舍文化孵化了《会哭的娃娃》这个解谜类的游戏,按照陈晟的预计《会哭的娃娃》将在这个月送审,上线Oculus、PSVR、HTC Vive平台,针对海外做下载收费,范围在10-20美金。

而这仅仅是天舍的一个项目,天舍还有另外两个游戏的项目在推进,一个是针对国内的线下市场,一款偏塔防,多人互动的产品。

三款产品,针对三个不同的市场,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天舍都将保持这种节奏和模式。

从开始创业,到现在的这一年半时间内,天舍可以说是中国VR产业大爆发下的一个小小的产物,但他们的每一步走的都十分清晰也明朗,在没有投资的时候,主要想着做海外市场,再加上国内的B端定制,让自己活下去。

有了钱之后,开始挺近略重的国内线下市场,再到现在和37合作之后的全线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