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陆川与与多伦多国际电影节CEO韩德林就“探讨中国电影在国内外面临的机遇和挑战”进行了对话。在谈及艺术片与商业片的选择时,陆川坦言,作为一个中国导演,他也在纠结这个问题,因为现在票房已经成了评判电影的唯一标准,他当初如果不拍《九层妖塔》,以后就没法在中国拍电影了。“没有任何票房保证,你就只能永远去做艺术片了,很多时候是为了让自己尝试不同的种类。”

陆川

而对于最近非常火热的VR,陆川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VR电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概念,VR的运用其实远远超出了电影人的一些想象。

商业化与艺术难取舍

如果一定要让他在奖项和票房之间做出选择,陆川说,他还是希望能拍一部“好电影”,因为获奖和票房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事情。“好电影是放在一个历史长河的坐标里来看的,毕竟票房只作用于当下,第二年就没人谈论了。”

他也注意到,现在一些青年导演为迎合国际电影节趣味,刻意去拍一些“老少边穷”题材或者是边缘人物,这一现象值得警惕:“如果电影人把宝押在电影节上其实挺悲惨的,会被电影节规则所绑架,也会限制自己的创作自由。”他认为,现在中国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有无限的素材给电影人滋养,但这些故事并不一定是三大电影节所欣赏的,所以他建议,还是要遵循自己的内心去拍电影。

VR的应用远超电影人想象

VR技术成为今年中国电影圈的热点话题,前不久,张艺谋和高群书导演先后宣布将涉足这一领域,而陆川对此也抱有浓厚兴趣。实际上,去年陆川在美国福克斯公司就亲身体验过VR技术,令他目瞪口呆,“他们做的东西已经远远超过电影的范畴,VR对人类认知世界的方式会有非常大的改变,对教育、购物等林林总总的方面都有触及。”

在他看来,VR电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概念。“它其实不能像传统戏剧一样根据一个导演的逻辑去看,而是跟着每一个演员进入每一个空间,真正的VR电影是要看几十遍的,在逻辑上来说是一个无限延展的状态。而且,真正的VR电影是可以互动的,是不是应该把影院全部拆掉座位,让我们能够在里边互动?”他认为,VR的运用其实远远超出了电影人的一些想象。

比起拍VR电影,陆川更希望能有资金去支持这项研究,“应用一定是在研究之后的,我们永远是拿来主义的话,其实你拿不到最核心的一些东西。”不过,他认为,中国电影工业现在更缺少的是基础建设,“所有的3D摄影机都不是国产的,稍微高精尖一些的电影设备也不是国产的,做高级特效化妆必须要请好莱坞的人……我们还有太多需要填补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