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jw11

VRZINC报道 在今年第十四届全球虚拟现实娱乐投融资大会上,松禾资本的合伙人伍经纬发表了《投资下一代互联网》的主题演讲。

目前,在VRZINC看来,VR硬件迭代的速度非常快,很难形成标准。不过松禾资本合伙人伍经纬在大会现场演讲表示:“三星Gear VR是移动VR发展的临界点,今年很多其他厂商有在布局做VR,Andriod N支持VR,定义了一个新的硬件的体系,让很多手机厂商参与到这个硬件体系里边,可以做更好的支持VR的产品。另外,谷歌原定今年下半年发布VR的一体机。种种的动作在提醒我们,在VR方面即将会出现一个标准化。通过非常便宜的外设,可以让你的手机变成移动终端。”

松禾资本目前投资交个的项目超过19家,主要包括游戏、行业应用和泛娱乐。不过在VR行业寻找优秀的标的进行投资并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伍经纬现场表示:“其实我们是一种半孵化的心态在做投资,也就是用创业的方式投资,这种方式比较累,但是我觉得这样成功性大一些。VR这个领域并不好投,大家也都知道VR上面有很多的问题,包括它硬件、标准、行业本身变现能力的问题,所以在做这些项目的时候,往往需要更多的在基础研究和方向的研究,会花很多的工夫,同时在这个领域找到合适的团队做,并进行投资,希望这些投资发挥它更好的效应。”

以下为演讲实录:

伍经纬:大家好,今天我演讲的主题是《投资下一代互联网》。众所周知,VR/AR是下一代互联网,我花了很多时间研究这个行业怎么投资,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下。

VR即将出现标准化

我想重点分享一下,为什么我们在VR/AR上面投资?首先,去年三星发了一个产品叫Gear VR,是一款基于移动层面的第一款产品。Gear VR是我们认为在移动层面一个非常重要的临界点,是可以被大家基本接受的。但是Gear VR必须配合三星的手机和产品,对它整个市场的渗透率还是会有相当大的阻碍。

不止三星,今年其他厂商也有关于VR的动作,包括安卓加入了VR的支持,定义了一个新的硬件的体系。让很多手机厂商参与到这个硬件体系里边,可以更好的支持VR的产品。以及谷歌原定今年下半年发布VR的一体机。种种的动作在提醒我们,在VR方面即将会出现一个标准化。通过非常便宜的外设,可以让你的手机变成移动终端。

我们再往远看的话,到2021年,可能出现小型化的产品,能把它缩小到一个眼镜这样的大小,它会真的便携,成为真正移动的VR。

松禾投资策略:游戏、泛娱乐、行业应用

讲一下投资策略,正在交割的项目一共投了19家公司,中国有几家,还有几家在美国,这是我们在投资上基本的框架。技术公司基本上和这几个领域放到了一起,第一块就是游戏,第二块是泛娱乐,第三块是行业应用。

在VR游戏上面我们也有所布局,投资了很多专门做游戏的公司。泛娱乐这个方向的话,我们从输入设备开始,我们投了做VRK的公司,他们有非常好的技术,去做专业级的直播和录播的技术。

从这个技术再往下走,我们认为在娱乐直播这一块,会是未来很大的市场。现在这个市场并不是特别成熟,因为它受制于带宽,受制于很多硬件的局限性,我们相信通过优化之后直播技术在未来的三到六个月会看到一个突破,我们在直播上面的布局更多是资源上的布局,我们用直播的平台想做直播,目前是泛娱乐直播,当我们的直播技术成熟之后也会放入VR的直播。

发行上面我们有非常好的国际IP和国际内容,也是在发行上面有大量的跟泛娱乐相关的内容,以及把它做成VR内容的平台。在CP方面的话我们有音乐方面的VR,和一家比较大的音乐经纪公司在共同联合做VR音乐的尝试。

在行业应用这一块,我们投了这几个方向,第一个是非游戏引擎,它也需要一个输入,需要一个轻度的引擎,支撑行业应用。相信这种引擎对行业应用是非常有意义的。在教育方面、婚庆方面,我们相信和VR关系非常大的行业,我们在进行布局和投资。还有其他的方向,目前我们接触的项目也很多。另外就是渠道,我们觉得并不能接触的行业里面,通过渠道的手法渗透这些行业。

中国看应用、美国看技术和平台

我们进一步关注的有几个点,一个是行业应用,跟VR和AR相关的行业,另外的话在AR上面我们一直寻找比较好的标的,这一方面可能会偏一些基础的技术,比如说像显示技术,我们也在全世界寻找这样的技术。顺便说一句,我们看的领域主要是中国和美国,因为这两个地方中国更偏向于应用,美国偏向于技术和平台。在娱乐和社交这两个应用我们会继续挖掘,在关键技术方面,技术服务这些都是我们下一步继续关注的点。

我们也有一个孵化器叫MVR,MVR孵化器在北京,通过这个孵化器我们也接触更多的项目和企业,包括在孵化器做一些活动。

这是我们的基本投资策略,其实我们是一种半孵化的心态在做投资,也就是用创业的方式投资,这种方式比较累,但是我觉得这样成功性大一些。VR这个领域并不好投,大家也都知道VR上面有很多的问题,包括它硬件、标准、行业本身变现能力的问题,所以在做这些项目的时候,往往需要更多的在基础研究和方向的研究,会花很多的工夫,同时在这个领域找到合适的团队做,并进行投资,希望这些投资发挥它更好的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