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吴丹枫

注1:全文约8900字,看完约需要花费12分钟;

注2:本文保证真实性,所涉及言辞均有微信往来、资金明细等为证;期间与本文主角之间聊天记录逾3000页,涉及相关人近100位,均已完成公证,所有沟通记录由于涉及他人隐私暂不公布。若有不实,本文作者将独立承担法律责任。

本文是作者在怀孕生子期间将企业扭亏为盈、却被合伙人背信弃义的真实经历。

发文的目的,一是对自己和其它受其谎言蒙蔽伙伴的名誉澄清,二是供其它正在或将要与此人合作的支付相关机构参考;三是供正在或即将与旧友共同创业的创业者参考,关于在合作中坚守原则及底线的重要性。

此人放言让我“后果自负”,家人与我的共同态度是,虽然他知晓我们的私人信息,但无论要承担多少背后的攻击或危险,我们都会直面到底。

接下来的正式起诉,将放在他的家乡杭州,一往无前。

——结盟期:建立在信任与互补上的起初——

本文的主人公卢子阳,十二年前在支付宝任职销售,花名“星矢”,曾是一个看起来热心、正直的Topsales。之后近十年时间里我们几乎断了联络,直到各自企业均陷入危机才重新走到一起。由于进入支付宝的时间比他晚一年,我尊称他“师兄”。

(图注:卢子阳正装近照,作者摄于两人共同参与的发布会现场)

我叫吴丹枫,一名创业者,一岁半宝贝的母亲,自2005年起便专注数字娱乐行业(虚拟行业)支付领域,曾担任支付宝游戏行业负责人;于2013年离职创业,创立了首个游戏内虚拟交易系统服务商米谷科技。2016-2017年间生子前后,我司因遇到困境需要转型,有战略与行业积累,并经历了两轮融资;卢子阳的企业也恰好因政策调整持续亏损,属于有团队没业务方向、正需要转型,十二年老同事携手决定互补长短,结为同盟,共创数字娱乐支付事业。

当时他说自己战功赫赫,无论大型企业管理、还是支付系统建设均信手拈来。这样的人物,愿于低谷中带钱带人进来屈尊于我之下,如此决心和大义,唯有礼敬之。在和主要股东与他共同商议后,接受他带200万现金进入公司任职CEO,获取20%股份,我退任董事长。如果公司在他的参与下走出困境、达成预设目标,我再从个人名下股份中追加10%赠予,他直接升任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战事危急,协议尚未签署完毕,米谷科技与谊盛科技两个团队便正式起跑了;这个期间,看似热火朝天并肩开始,其实分裂的种子早已埋下。他对于米谷科技老股东不满,对于我个人借款进入公司、或个人背负用于企业经营的债务不满,觉得商业就是商业,这些负责任的行为低级幼稚;即使我早已多次明确他加入之前的债务是我独自承担,却仍不时提出要我抛下“历史包袱”重新成立新公司,并在在言语中开始对我能力上进行打压;当时我并未重视,以为这些只是由于他要低头进入米谷所导致的阶段性情绪,属于自尊心问题,因此决定抓大放小、尽力安抚,精力集中在了业务上。

事实上这是绝对的原则问题。不谈清楚就不应开始。

(图注:卢子阳携团队加入之初上海办公室;上为米谷科技,下为他的谊盛科技)

当时第四方支付已是红海,虽然大家都很努力,但突破口没有打开。支付产品的本质是收款工具,对客户而言,能安全又方便地收到钱是本质,而资金是企业命脉,因此客户并不愿经常更换支付服务商,何况竞争激烈,一个普通客户背后都有30-40家来自各位老总推荐的备选公司。如果以相同的产品、相同的成本,是打不赢这场仗的,但他原本承诺的优势渠道并未落实。由于一直没有突破,团队信心开始持续走低。

最终引发质变的里程碑事件,是他在求到一位原本熟悉的支付同行、却受到其女性副总裁奚落,我见他受辱,并未问责他原本承诺的优势资源未曾落实的事,也没去思考他为何会四处碰壁、引起警觉,反而下定决心要在市场中探出一条新路,共渡难关。

当时微信与支付宝正在交战,微信凭借雄厚的用户基础和产品的快速复制暂时领先,支付宝正是用人之际。经详细思考论证,我于2016年11月前往杭州,凭借过去10余年在数字娱乐行业支付上积累的实战经验与内部信用,在与老同事们多方了解军情后,以详尽且有益于行业和客户发展的攻坚方案《御剑行动》立下军令状,方案立足于以垂直于行业、且充分发挥支付宝优势、为行业提供有别于微信的高价值产品和服务,正面迎战微信,获得了支付宝上下同心的支持。在实际推进中,由于卢子阳从未涉足过数字娱乐行业,而我在怀孕状态下无法兼顾细节,因此负责对我所制订的战略进行执行、以及项目对接后的跟进落地。每次与支付宝内部伙伴沟通清晰、卢子阳便接手进行后续跟进。

(图注:项目推进过程中的随记,最初卢子阳只将合作当作“靠关系拿普通接口、微信支付宝都做”,我不认同,于是有了多次讨论;这次于酒店讨论到凌晨,最终明确了“只专注深耕支付宝、不同时兼顾微信和支付宝”及“需要垂直于数字娱乐行业”,讨论过程也融入了他对于B2C行业/ISV的想法,讨论过程中由他用笔记下)

——分裂期:扭亏为盈后的背信弃义——

最初我们合作时的约定,是卢子阳带200万现金及团队加入,获得20%股份;后来我在过程中怀孕,意味着他肩上的担子会成倍增加,且卢逐步接手业务后对结果影响力增加、又对要进入米谷科技背负原股东权益和负债多次抗议,出于特殊身体状况下的大局考虑,于是步步退让到以他公司名义开展业务并且签约;原本约定好的股份比例调转,他不进入米谷,转而给我谊盛科技及盈中科技30%股份,而原股东部分收益由我独立承担。

推进过程中,每次提及股东协议签署,卢子阳都是给出了肯定的态度:“放心吧,你信我,我不会负你的。”这样盲目信任造成的后果是,他在项目取得实质进展、逐步接手与各关键人的跟进后,便不再提及协议签署的事;并以我“怀孕需要休息、少操心”、“不懂商业逻辑、不利于项目推进”等理由,开始逐步减少沟通、对一些信息进行隐瞒;直至我发现他谎言连篇、去向他求证,他前言不搭后语坚决否认,最后直接将我拉入黑名单。合作项目中所有收入,卢子阳均直接转入私人银行帐户,未给股东一分钱分红。甚至9月初的当面对质,面对我和家人,他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

“中国是法治社会,有什么和我律师说。”

“这个人和我只是十多年前的老同事,其它再无任何关系。”

“你真是丢支付宝的人。”

他说得对,我不仅丢人,还很耻辱。过去一年多时间、我们之间未有任何联络,我一直不愿面对这段往事。一是眼光上的失误,愧对股东、投资人、各方伙伴,自己口口声声相信、人前人后尊重的师兄竟是如此这般,直接导致共同荣誉与利益被人侵占;二是作为掌舵者的失职,没有提前做好调查工作,因自己的轻信和自大让背信弃义之徒如此猖狂,自己却在过程中步步退让;三是自己的盲目,牵连了许多相信我、支持我的伙伴,竟在法治社会下束手无策、任其嚣张、继续四处撒谎。不仅如此,作为女人、母亲和创业者,若要花时间精力和这样的人损耗,不值得又不好看,还要继续在人前“丢人丢到底”。每当想要面对,头脑就会小声告诉我:“人总要经历才能成长,吃亏是福,吸取教训就是了”。这样逃避的心态,令我内心倍受煎熬,也成全了他的泰然自若,同时还把完善中的中国法律作为了自己的护身符。

这些耻辱的感受让我抬不起头,直到前段时间和家人提起,家人斩钉截铁告诉我:

“真正的成长是面对,绝不可能靠自我安慰和逃避得来,有坎就迈过去,不敢面对,全家人陪你面对。”

我这才幡然醒悟。原来身为创始人,最大的耻辱并非一城一池的得失,而是在经历挫折后自信全无,面对他人对盟约和主权的步步背弃,自己却因懦弱不战而降。

于是2018年9月3日,出于对抑郁康复期的我的保护,奶奶与父亲陪我一同到上海,正式开始直面此事;出发前,奶奶刚过完82岁的生日。

(图注:在奶奶和父亲的陪伴下出发上海正式直面,出发前高铁站留影;3人加在一起近200岁,家人的亲自陪伴与坚定支持,给了我巨大的力量。)

在现实中,只有非常信任的朋友之间,才可能产生“背信弃义”的事件;若是寻常合作,但凡有一点社会常识,都会白纸黑字立约在先,断不会“先做再说”。

正因如此,越是朋友,越需要公私分明,提前作好法律上的细节约束,可以抑制人性中隐藏的恶,不给败坏留空间,反而能够让真正的友情持久,让心怀叵测者无所遁形。

——直面:面对不实言论的逐条澄清——

接下来对卢子阳散布的不实言论作逐条说明澄清

第一部分:

在不同类型伙伴或朋友面前,对与我合作关系的不实描述

谎言版本一:

“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十年多没什么联络的前同事”

若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卢子阳作为一个对数字娱乐行业(虚拟业务)支付一窍不通、经验为零的人,如何可以公然得到支付宝上下一心的支持、并由支付宝数字娱乐行业对接合作。

除了文初的简要过程外,卢子阳企业能从入不敷出、前路茫然到现金流为正、补足亏损、直至高速发展势如破竹,是依靠两个阶段中的两个关键事件:

1、产品同质化阶段,扭亏为盈:

2016年Q4,在价格与产品均无显著优势的情况下,数字娱乐行业重要大客户的合作建立,业务量从0到突破2000万/日;

2、产品差异化阶段,高速发展:

2016年12月起支付宝内部正式立项,此后成为支付宝在数字娱乐领域的核心伙伴,包括数据支付创新试点,以及支付宝线上银行间联业务的独家系统商(注:支付宝线上间连业务优先开放给平安银行做试点、长达半年以上的试点期未引入其它银行,类独家;谊盛作为项目发起方,故得以与平安银行签署独家系统商协议,获得交易中绝大部分利润)。创新数据支付业务获得了多家领军企业支持。

从业务量角度,交易额突破3亿/日;从盈利角度,红海下的支付行业利润通常只有0.05%左右,而谊盛达到了0.2%以上。

这两个决定性事件均发生于我与卢子阳正式建立合作关系后的1年内。我的专长领域在数字娱乐支付行业,由于与支付宝的合作自始自终都是深耕于行业,因此负责项目的发起、战略及战术制订、前期开拓;卢子阳的专长则在于支付系统商的企业经营管理,因此负责项目跟进、系统方向产品研发、日常经营管理。

开荒期支持我们的企业及相关负责人,卢子阳此前一位都不认识,即使涉及我们共同的老上级,也从未取得直接联络,只单方面宣称关系很好。本次从无到有建立合作期间,卢子阳无一次踏入过支付宝大门。

谎言版本二:

“是她设局骗我进入她公司,想要我的钱,中间还怀了孕”

如前文所述,起初的约定是卢子阳带200万现金及团队加入我司,获得我司20%股份及后续10%激励;后来我在过程中怀孕,这意味着他肩上的担子会成倍增加,于是同意以他公司名义开展业务并且签约,我们股份比例调转,他转出名下相关公司30%股份。

因为怀孕,我不单承担起本来职责,还额外承担了他的核心工作。包括:反转合作分配比例,独自承担对原股东的承诺,主动分摊他未尽的份内事,超额实现出发时预设目标。除制订战略、战术,主导重点业务,负责差异化产品(数据支付)研发,还兼内部文化建设,缓解因为他习惯性辱骂员工造成的内部问题。

最后一次出差是身孕8个半月时,分娩过程有一半在工作,在预产期间,坚持完成了数位同事的远程面试;这便是我“设局骗他进入自己公司”的过程。

(图:约6个月身孕时,与原支付宝产品团队老战友夫妻通宵完善《御剑行动》规划中产品版块)

谎言版本三:

“和支付宝的各项合作都是我独立‘搞定’的,和她没关系。”

这是一个极其阴险的版本,因为不只关乎我,还有老东家的声誉。在与支付宝各团队、各级前同事合作沟通的过程中,别说用钱“搞定”,连一杯咖啡、一顿饭钱都没让我付过。卢子阳作为曾经的老支付宝人,行出这样诋毁不实的言论,如此价值观,是老支付宝人的奇耻大辱。

若不是因为他四处碰壁,最后在求到某著名第四方支付公司、堂堂七尺男儿被一位女性副总裁奚落,我不会在那样的身体状态下决定出征,以20余人小公司的实力迎接上市企业和各大银行都未曾达成的挑战。起初他不敢相信这个可能,说我不知天高地厚,我不再与他争论,只把精力聚焦在各方当时的需求,用业余时间来趟这条路。

差异化项目有了眉目后,他接手推进,每当在各环节遇到阻力,他都归因于“打点”没有到位,对方本来是出于认真负责、期望这项服务得以长期发展所提出的正常优化需求,却被他全部定论为“故意制造麻烦、为了让我们开出更高价码给他个人”,其中包括最严谨的安全风控团队现任负责人,以及前风控团队的另一位老同事。他说这位老同事背后是阿里合伙人,阿里内部安全体系都是牢牢控制在这位合伙人与家族手中。然而,他已经位居合伙人,又是公安出身,在我早期有限的接触中,生性正直,淡泊名利,何需要让自己的前下属和亲戚们靠冒风险来赚这些钱,无论于公于私,无论从品德还是利益,任何角度来看,阿里良性发展所带来的价值,对他们都远胜于这些“被搞定”过程中所能拿到的利益。每次我反驳,他就认为我价值观不正确;在多次的争执后,隔阂也越来越深。

(图注:8个月身孕时,分娩前最后一次出差杭州,支付宝总部,“青史证百年”)

在此,我想请问卢子阳先生:

如果只拼“用钱打点”,而不是凭着可执行的战术、创新的行业方案、多年的信任积累、以及微信攻势猛烈支付宝正值用人之际,一个20余人的小公司凭什么拼得过那么多大型银行、已上市的第四方支付公司,又凭什么这么大块“肥肉”独独让我们做了试点。而又需要多少“打点”,才能换得上下一心支持,即使中间风云变幻依旧坚定前行。

我们在老上级的信任下开始实践业务,你却背后泼脏水,将支付宝体系刻画得如此不堪,甚至辱骂银行,令银行们置疑“支付宝凭什么将这么大的项目给如此嘴脸的小人”,于心何忍?支付宝是你职业的母校,因此得以在支付行业平步青云;而十多年后,又救你于危难,令企业起死回生,你不图回报,反而在众伙伴面前陷他于不公不义,于心何忍?

(图注:会议日常,“为世界带来微小而美好的改变”,平凡的蚂蚁不平凡的梦)

在价值观的多次冲突下,业务又逐步进入正轨、扭亏为盈,卢子阳便以我怀有身孕、思维不接地气为由,不再让我接触项目相关的人、事、物,只保留了创新产品研发的对接事宜。

谎言版本四:

“虽然她身体有问题,我还是给了她几百万,仁至义尽。”

在此澄清:早期,所有业务收入均用以弥补卢子阳早期投入;盈利后,除了留下基本的运营开支,公司全部收入均被卢子阳违规转入个人银行帐户,未有一分钱用于股东分红。

卢子阳觉得我麻烦,其中一条就是做人太正经,让他“做事不方便”。不止是前面提到的对外“搞定”事时的业务拓展方式,还有对内“总要顾念股东利益”的“麻烦”,即使后来说好以他的公司为主体,也优先保障了原股东权利。对他而言,员工走了招就是,贵人负了还会有,关系用完了可以丢,只有钱放在个人户头上是最安全的。

当时由于怀孕、且他已全面接手公司管理的缘故,我除了出差绝大部分在家中办公;因此除了就事论事围绕项目展开的人、事、物沟通,近距离接触不多。且出于对老同事和合伙人的信任基础,卢子阳在项目正式产生效益前,大都以师兄态度示人,在此前提下,即使是斥责和人生攻击都当是性格不同一笑而过,涉及利益的沟通,我秉承的是“只要事情做好、个人吃点亏没关系”的原则,大局出发可以退让;如果遇到歧义,如果我坚持反驳,他便不再争论,只是以我无药可救的名义绕开。

他对我态度的转化,大都发生在我生产前后、以及公司战略转型成功后。

“行正直路的,步步安稳;走弯曲道的,必致败露。”

——《圣经》

谎言版本五:

“她精神有问题,无法继续开展工作,所以才不合作。”

这点他说得没错,我的确得过抑郁症,然而抑郁症很大程度来自于合作中的精神压抑;确诊时,项目已顺利上线、公司也早已扭亏为盈。过往的职业经历中,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从未言败,但却被价值观的软刀子扎得起不来,甚至和至亲说话都会呼吸困难。曾经在两千人面前即兴演讲信手拈来,却在持续的攻击下在数十位熟人的小论坛面前说不出一句、大脑空白。如果我从开始就坚定明确合作的规则与底限,面对原则绝不退让,而非抱着“既然确认开始就相互体谅“看似善良的软弱与其相处,对方就没有机会变本加厉。

对恶的仁慈,就是对善的残忍;若自身不保,何以守护他人。

我还记得,当自己意识到心灵出现重大问题后,自己不再靠意志力抵抗,前去康宁医院就诊,在得到“重度抑郁”+“神经损伤”的诊断后,将诊断结果拍照给他、并告诉他可以调整我的工作方式,同时替我保密。这是非常严重的症状,当时医生担心我出生命危险不允许我回家,我是以哺乳期为由才离开的。不一会儿,他电话过来,语气有些兴奋,当时虽然业务较大,却也属于与支付宝合作的磨合期,他担心会有其它同行进来并行,而这样得了抑郁症的我、则成为了让支付宝的前同事们同情我的筹码,这无疑是“大好消息”。后来才知道,在见到诊断记录的当时,他就直接转发给了支付宝对接同事。

另外关于抑郁症,我经历了未服药的自我疗愈至基本康复,康复后身心状态(含指标)超过了此前“正常”时期水平,医生说是奇迹;过程并非本文重点暂行略过,未来有机会再作分享。

第二部分:

人前宣称“从不会亏待兄弟”

实则背后对伙伴、同事、企业、股东的真实言行

对伙伴:

以平安银行负责人为例,是项目中银行端的核心推进者,同时也是基督徒、平安金融创新的开拓者、他多次合作的老战友。

不久前的电话中,我才得知,到现在他在支付圈子中还背负着“赚了很多脏钱”的骂名,事实上平安银行所得部分在整体收益中占比极小,连基本奖金都无法足额发,于私部分甚至还背着房贷;他从卢子阳处得到的消息,是项目一直亏损经营,而所有的亏损都是由卢默默承担的,作为银行合作方,他体谅卢的不容易、并且感觉自己多次与卢合作、卢都以亏损告终,自己内心有愧。他内心坚持善良,渴望天下太平,宁可自己吃亏,也希望所有人好。

若他知道,卢子阳以系统商身份、基于自己因信任获取的无监管权限,总共从平安中间结算帐户上转走多少对公巨款到自己私人银行帐户,大概会百感交集;而卢子阳向他所宣称“投入近千万研发成本的系统平台”,实则只是最多时10人技术团队的日常薪资。

对同事:

且由于资金短缺,团队薪资仅属行业中等偏低水平,能够研发出支撑数亿级交易的系统,一方面是卢过往积累的系统商经营经验,另一方面是核心团队(技术、产品、清结算及财务、运营)在清晰了共同的目标、愿景后,日以继夜以公司为家的实干拼搏和快速进化。然而卢子阳对这五位拿着低于行业薪资且有情有义共度危难的同伴,在能力或品德方面诸多猜测及不满,并且认为是自己给了机会他们才有今天,毫无感怀之心;由于这些伙伴还在谊盛工作,所以细节不再延展。

对企业:

盈利后,除了留下基本的运营开支,公司全部收入均被卢子阳违规转入个人银行帐户。

与卢子阳携手之前,他过往创业的三年中,员工每年几乎轮换一次;而我们结盟的第一年,历史上第一次过完年无一人离开,20余人创造了过百人团队都未实现的战绩。

下面是2017年春节前,在与卢子阳商定后、以公司名义发出给全体员工的家书;

其中的目标,尽数提前、超额完成,而其中明确的承诺,事后却并无一条履行。

这封邮件是我亲手拟定、并与卢子阳商议一致后发出的,出于对卢的尊重、不让他和团队有“寄人篱下”的感觉,我刻意在行文中将米谷置于谊盛之后;将自己的名字置于最末是我的个人习惯。然而,这份自我向团队家人发出的承诺、却因卢子阳侵吞了成果而无法履行,是失信了。

(图注:2017年春节前致员工的家书,所有目标皆提前超额完成,但对员工的承诺无一兑现)

对股东:

由于与卢子阳的股东未有直接接触,所以相关言论均来自于卢子阳向我的微信说辞。

历史上,他所经历的股东都是忘恩负义的,卢掏心掏肺给股东们分钱;而他的股东们,要么是“一个以将军孙女身份骗了公司10%股份、人也联系不到的官二代”,但是给了就得认,说过的话再苦自己也得咽下去;要么是 “一个小商小贩,当初因为是去世好友的至亲,因此即使做了很多坏事,还是一路帮他擦屁股,不单把公司当提款机,还学我搞了一个同性质公司,挖我的技术”。后者虽然恩将仇报,但他还是顾念旧情、前后给了近千万的资金给对方、分批赎回股份,算是仁至义尽。曾经这些描述,都是“有情有义”的写照,但在亲历他背后对我的所言所为之后,我会疑问,真相是否真如其所述。

就是这些了。

过程中最令我不寒而栗的,是他作为一个在海航集团这样的国企、盛大集团这样的互联网企业都就任过高职的人,能坦诚自若告诉我,这个世界的规则就他所相信的这样,他代表的不只是他自己,还有他所穿越过的黑暗丛林,这次全家共同去上海与他对质时,他坦然无惧,一面高举“中国是法治社会”的大旗,装作不认识;一面威胁我,“你真要惹我,那么后果自负。”

——尾声:笔者的反省与感悟——

合作之初,他说自己一路披荆斩棘,从支付宝离开后到盛大,得到了陈天桥重点关注,并拯救了盛付通,将其从落魄带进了行业前列;此后到了海航,成为海航集团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麾下3000多人,主导或参与多个集团级并购,面对黑暗势力宁折不弯,最后离职创业,所创立的“德益富”以行业最快速度获得支付牌照公示。出于老同事的信任,当时我并未对他的如上言行做进一步了解核查,而事实证明,正因我没有做好合作前的尽调,还忽略了路上一些来自老同事和家人的旁敲侧击,导致如此后果,特记于此;未来将功补过。

即使经历黑暗,我也依旧相信,天道胜于人道。

若是我们生存的方式如同野兽般,那上帝何必赐予我们如此灵敏又极富创造力的灵魂。论奔跑,我们跑不过猎豹;论力量,我们强不过犀牛;论计算,我们远不如电脑;论智谋,我们远不如AI。我们发明了比马车快的飞机,我们可以穿越星际,我们试着一次次地创造世界的新秩序,可我们还是发明不出带着灵魂的生命、甚至造不出一只活生生的蚊子。当这样的人可以坦然横行于街市,立于天地之间,那人类的未来,会是怎样的黑暗丛林,即使在亿万人中胜出,成为了最后那个,又有何意义。

(图注:2016年8月23日,卢子阳前往苏州,正式以全员会议形式宣布他作为米谷CEO;那时合作已经开始,恰逢奶奶八十大寿;所以晚上核心成员聚会为大寿+加入+怀孕“三喜临门”;本张卡片是卢送给奶奶的花束中所带,2年后,与长辈们上海再见却是另一番景象。启航时订的目标尽数实风,而并肩同行的人们,却在路上分崩离析。没有人是完美的,都有各自的短处,然而价值观的一致,是走到最后的必要条件,创业、婚姻、友情,不外如是。)

 

中国的法律,已经有目共睹地优化着、进步着,相信未来像卢子阳这般靠钻法律空子逍遥法外、靠欺骗赢取信任求生存的人,会在法律的逐步完善中、获得应有的惩罚;

这个世界的黑暗,与光明交相辉映,如同银河之于夜空。只要还有一盏星辰,黑暗就没有彻底来临;你与我,心中都有一盏星辰,自己不选择堕落,光明就与我们同在。

谨以此文,致公义,致家人,

致勇敢直面的自己,致黑暗中坚守的每一盏灯。

(图注:海面上的耶稣光,无论日出日落,最暗的时候,总离光明最近。Photo@Ja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