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部曾获得“劳伦斯-奥利弗奖(Laurence Olivier Awards)”最佳舞台设计奖和编剧奖的经典舞台剧——《战马》于今年在北京开始了首场演出。在此期间,上海SMG全资子公司幻维数码拍摄了一部时长为5分钟的《战马》VR宣传片。2月25日,幻维数码资深项目制作人胡瑞闻在UCCVR沙龙了就《战马》舞台剧VR宣传片创作经验进行了分享”。

胡瑞闻

活动现场,胡瑞闻说道:“VR的到来,大家既兴奋又紧张,甚至是害怕。VR带来了完全陌生的创作环境,犹如电影刚刚诞生一样,传统分镜头手法完全无用,镜头语言表达困难,摄像机运动也遇到各种难题,需要以全新的方式去学习。”

《战马》VR版本的制作过程耗费1个多月时间,采用Gopro拍摄,在创作过程中进行大量前期创意工作、大量的后期制作。通过《战马》的制作总结,胡瑞闻认为目前VR视频拍摄普遍存在三大问题:创作方式、拍摄方案不成熟和工艺流程,并一一进行了剖析截图。

演讲最后,胡瑞闻说:“虚拟现实打破了人类对于视觉和触觉的感知,交互将是未来重要的点,艺术手法需要被大量探讨和发明,VR未来,一定是技术和艺术的双驱动。”(详细内容见演讲实录)

战马

以下为演讲实录:

胡瑞闻:大家好,我来自幻维数码,一家SMG上海文广全资子公司,我们在电视领域做一体化服务,从节目拍摄、剪辑、服装、宣传等等一系列工作,因此我们接触到视频领域一些尖端的技术。

VR来了 传统影视人兴奋且紧张

VR来了,我们是非常兴奋和紧张的,以致于有点害怕。因为VR给我们的创作环境是非常陌生的,就好比电影刚刚被发明出来一样。所谓的镜头语言、叙事方式和成熟的后期制作手段等都属于上一时代的技术,现在我们需要学习。

《战马》舞台剧在宣传上,我们做了一部VR视频宣传片。对于我们来说,创作VR视频的过程就是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因为国内外没有太多可以参考的案例和国成功经验。

一个半月完成《战马》VR宣传片拍摄

先简单介绍一下《战马》VR视频时间表,从项目确立到初版完成大概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时间非常的紧张。在整个周期里包涵了大量的创意工作、拍摄和后期制作,包括设想问题、遇到问题和解决问题。

《战马》舞台剧是早于斯皮尔伯格拍的电影,斯皮尔伯格是因为看完舞台剧才决定要拍一部史诗级电影。《战马》舞台剧有一个特点,所有的服化(服装、化妆)非常棒,并且马是需要3个人协同来表演的。这些表演的人员在英国本地进行了一年多的训练,观众听到马的声音是由演员自己发出的声音,并且动作、马的情绪等一系列东西都是由表演者完成的。

幻维数码是SMG VR战略的全权承载方,在VR战略启动的初期,舞台剧《战马》表演团在北京结束首演来到了上海,并且达成了合作。这个项目对于幻维数码来说非常重要,我们非常兴奋,用了大概10天的时间了解和梳理了这部剧,并且于10天后开始拍摄。在这10天里,我们还进行了多次的探讨和测试。其实在操刀《战马》项目之前,我们团队在360°全景视频拍摄方面有过一点经验。

全景拍摄有一个特点,可以把360°所有的画面手机起来,也可以做很多编辑,我们曾经在创作过程中,用过260°全景拍摄的方式,对俗称为“小星球”这样一个独特的视觉点进行创意阐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对VR视频拍摄算是打下了一点基础。同时,我们在VR虚拟仿真B2B业务上,也做过一些尝试。因此,在10天仓促的准备期里,我们基本上完成了所有前期的工作。

现在很多人问我们,当时是怎么拍摄《战马》VR宣传片。那时我们用于拍摄的设备并不完善,就是用了Gopro方案进行了拍摄。其实,大量拍摄的素材都需要被后期精致制作的。所以,大家会发现在我们完成拍摄之后,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完成后期制作。这部片子片长在5分钟左右,目前还没有正式对外发布。

《战马》舞台剧总时长在2个小时左右,我们收录了1个半小时左右,我们发现以前的叙事方式不适合VR沉浸式观看,所以我们会推到重新剪辑一次。

接下来,跟大家谈一谈我们在这一次创作过程中的一些思考,总结有三点。

VR视频内容的创作方式

我们发现国外一些好的工作室,如Framestore、Vrse,他们的作品里面已经大量的在探讨创作方式。VR视频和传统电影的叙事方式是完全不同的,传统电影在100多年历史中梳理出来的一些镜头语言,在VR视频内容创作中是无法用的。由于这些原因,我们在《战马》VR创作的中有很多的重复拍摄的工作,因此我觉得VR视频内容的创作方式要注意三点。

VR视频内容创作方式

第一点,分镜头。我们尝试着用一些传统手法进行分镜头的梳理,并且列了一个表,后来发现是没有用的。你需要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去讨论这些东西。

第二点,360°的应用。我们人的视角通常在110°左右,也就是说360°内容能看到1/3左右,大量的内容是看不到的,即便是在110°的视角范围内,用户关注点很小,所以我们经常会发现,在叙事的过程中把观众引导到往左边转头的同时,下一个镜头的叙事点不能出现在右边,这样可能就出现在他的主视觉以外了。实际操作过一次后,会发现有问题。剪辑出来之后,发现下一个镜头没有主要的视觉点了。

第三点,摄影机运动。在拍摄电影时,经常会强调摄影机的运镜,但在VR的领域里,摄影机的运镜会产生一个困扰。高速的运动,我们会容易呕吐,主要原因是大脑、视觉已经理解到身体在动,但其他身体感知发现并没有在动,这时就会有“人已经中毒”这样一个判断。

VR视频拍摄方案不成熟

目前VR视频拍摄的方案是不成熟的,所带来的麻烦也是非常大的。下图是我们参照了国外一家工作室的方案,他们工作室里有大量的模型,这些模型都在解决拍摄方案不成熟的问题。有三个重要的点跟大家分享一下。

VR视频拍摄方案不成熟

第一点,成熟的立体方案。我不排斥TO C 端使用双镜头和分镜头拍摄方案来快速实现VR全景视频拍摄的效果,但是我们需要让观众全身心的投入在画面中,双眼视觉的感受是非常重要的。双眼视觉绝对不是单眼视觉1+1的概念,这也是为什么众多大厂都在努力尝试的原因。

作为SMG VR战略全权承载房,幻维数码走的是精品路线,我们希望接下来的方案是立体方案拍摄。很遗憾,《战马》的拍摄周期比较短,我们没有能够找到立体方案,在接下来的一些项目创作中,我们将采用立体拍摄。

我个人认为,用立体拍摄方案拍摄出的作品才能真正成为VR视频。

第二点,画面质量。我们发现很多TO C的视频画面就像用iPhone拍摄的一样,画面非常的艳丽,对比度非常的好,但这样的画面是没有多少后期变化的可能性的。对于专业的视频标准来说,是需要有更多高攀弱扑的画面质量的,高画质、立体感是VR拍摄视频的最终方向。

第三点,拍摄手法。拍摄的时候是不能有太多的位移动作,甚至在进行位移动作式轨道车会曝光在画面里,所以拍摄手法是需要创新的,比如:无人机、机器人方案。

VR视频制作需要标准化的工艺流程

我们在尝试跟一些合作方合作,操作完一些项目后,发现拍摄设备也是不成熟的。

VR视频工艺流程

接下来便是在整个工艺流程方面的思考。PPT中我放了三张图,第一张图是拍摄现场、第二张图是配音间、第三张图是调色,这三块在广告拍摄领域是标配,但是我发现在我看到的很多VR短片,甚至是国外的一些电影节上看到的片子,都是缺失的。

就像电影拍摄初期一样,一辆火车开过来,只要把360°画面捕捉下来就是一个不错的体验,但如果你要不错品质,或者恶有一定传达意义的作品,需要一套标准的流程。画面是会被剪辑过的,现场录制的声音将会进行后期制作的,还会加上一些特效的,这一套流程是现在很多VR视频制作方缺失的。

在《战马》的拍摄中,这一套流程都是全部加上去了。我所提出的流程思考并非全是后期制作,前期也有。比如,人员的服化、灯光、道具的考虑。

VR内容的未来

最后谈一下VR的未来,我的观点其实也不是很成熟,跟大家分享交流一下。

我觉的未来的VR内容必须是技术+艺术双驱动下产生的。其中,交互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因为虚拟现实已经打破了人对视觉、触觉的感知,用户会情不自禁的触摸。你的作品好不好,就看用户有没有伸手,这也是一个判别标准。在艺术上,有大量的手法需要我们去探索和被发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