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爆北美的《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作为2018年首个登录内地市场的好莱坞大片,本应打响迪士尼的头炮。但是它在《前任3:再见前任》与《芳华》的夹击之下,首周票房仅收1.87亿,甚至不及《前任3:再见前任》的一半。

好莱坞大片与国内黑马的第一战告败,外来和尚真的好念经吗?

“星战”和“前任”本质上都是唤醒影迷的集体记忆,《星球大战》系列在国内的水土不服由来已久,大多数中国人不热爱星战,但或许大多数中国人都有前任。

核心向的营销方式难敌口口相传

从《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开始,各种星战相关的微博大V以及谷大白话、古天乐等星战粉丝就成为了迪士尼宣传星战的媒体根据地。

《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有着鹿晗作为宣传主力,《星球大战:侠盗一号》有着甄子丹、姜文作为主演坐镇,可以说迪士尼虽然知晓这一IP在国内群众基础薄弱,但是在内地的营销上仍旧下足了功夫。

《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有着“天行者之死”这一系列史上最大的噱头,全球铺天盖地的宣发和外媒的高评分使得它上映之后票房大爆,截止到1月7日,该片全球票房已破11亿美元。

但是靠着情怀在国内做星战的营销显然难以成功,微博上的各种科普类文章以及星战粉丝们自发的宣传只能让“超级用户”们越发稳固,难以起到吸量的作用。迪士尼乐园的寻找白兵和首映活动也没有取得足够的宣传效果,《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以这种核心向的方式进行宣传,或许反而增加了潜在观影群众的戒惧。

这些努力,甚至比不上《前任3:再见前任》的主创们在微博上回粉丝们一句“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

当口口相传的口碑营销已然起势,星战粉丝们只能抱团取暖,看着森罗大众回忆前任的一点一滴。

长篇系列电影的困境

虽然《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被戏称为初代星战的翻拍版,但是简单直给的剧情和重启的人物关系可以帮助新观众融入剧情,几乎没有观影障碍。

在这部续作中,导演莱恩·约翰逊似乎想要逆转“前任”JJ艾布拉姆斯带给新三部曲的基调,整部电影充满了各种反转和多线叙事。而被粉丝诟病最多的就是他对于斯努克和卢克·天行者两位人气角色的处理,不免给了观众“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的感觉。

影片最精华的部分放在了片尾的两场战争戏之中,10秒静音镜头和“红白”大战堪称经典,或许戏剧效果和视觉奇观也成为了影评人们给予高评价的考虑因素。

不破不立,相对于保守的《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莱恩·约翰逊想当那个破局之人。但是两部之后,新三部曲不但没有塑造出一个堪比维达、天行者、汉·索罗的史诗人物,甚至还大有“人设崩塌”之势。

《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在战场的打造上已然做到系列的极致,而最擅长“造星”的星战系列在重启之后,始终没有真正捧红一个电影人物。

《星球大战》、《加勒比海盗》和《007》等长篇系列电影困境就在于此,重启后主演换血,主创如何平衡情怀与发展,才是长篇系列电影维持生命力的关键。

垃圾电影太多,因为有垃圾观众捧场?

冯小刚导演曾经发表过此等言论,但是在《芳华》取得破13亿的高票房之后,他或许会有所改观了。

豆瓣评分6.2分的《前任3:再见前任》已经成为了2018年第一匹黑马,预测票房甚至将达到20亿。通过各种“走心”的鸡汤情节和“前任”这一敏感话题使其在朋友圈形成了病毒营销,因为这部电影看哭的观众可谓数不胜数。那么这批观众可以被称为垃圾观众吗?

《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中的有着芬恩小队入侵旗舰这一条漏洞百出的故事线,迪士尼用超一流的美术和战争戏将其消解。《前任3:再见前任》有着奇妙的价值观和人物动机的不合理,田羽生用煽情结局将其化解。对应的成本有着对应的解决方法。

美好的包装让《前任3:再见前任》比《前任攻略》和《备胎反击战》顺眼得多,这是一套爱情喜剧的公式加上一点点编剧技巧的结果,如此就能调动千万观众的情绪,可见国内平均分以上的爱情电影仍旧太少。

《芳华》聚集了中老年观众,《前任3:再见前任》吸引了年轻的流量,观众选择电影,而非电影选择观众。对于星战这个超级IP来说,它始终和中国观众有着距离,内地市场有着它的一席之地,却也注定是小众狂欢。

“前任”在每个人心里扎了根,而“原力”却从未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