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年末,行业似乎又热闹了起来,参与电商大战、各种行业活动,利好消息不断。但公司互撕、裁员也如一盆冷水浇下,更添几分寒意。

好消息与坏消息交织,平稳但缓步发展是国内VR市场的真实写照。

在之前的走访中,VRZINC看到内容团队们普遍保持谨慎的态度,事实上就连那些融资金额较大的硬件公司日子也并不好过。甚至出现了这样一句话,“VR公司裁员和倒闭算不上新闻,能拿到融资才是。”

11月初,从社交平台流传出了Hypereal大裁员的消息,引发了大家的讨论。裁员本身并不是大问题,VRZINC认为,“Hypereal裁员”事件是一个警示——厂商需要做出改变。

官方回应VS员工描述

伴随裁员消息传出的还有公司要倒闭、老板用投资人钱买保时捷等部分捉影的消息,而伴随双十一活动而来的产品降价也被视作清理库存、回笼资金的做法。

面对VRZINC求证,Hypereal高层表示裁员存在,但属于正常业务调整,后续公司会选择合适时间澄清和公告。

通过采访多位被裁员的Hypereal员工,我们了解到:本次裁员波及范围确实很大,除了保留了核心算法组、售前售后和电商销售、人事财务行政等部门员工(大约还剩下三四十号人),其余基本全部离职(并非只有运营人员,技术也走了一批)。裁员理由也同样是公司业务结构调整。

早在10月初,VRZINC就收到了未经证实爆料,资方因不满意其VR业务发展,要求公司进行转型,否则就进行撤资。如果这个说法成立,那么Hypereal突然大规模裁员也就在情理之中。

VR市场发展的几年来,裁员倒闭的硬件公司不计其数,为什么Hypereal会受到这么多关注?

与其他山穷水尽不得不关门大吉的初创公司不同,Hypereal账面上还有相当多的资金,无论是3月份完成的B轮千万美金级别融资还是最近流传的同样千万美金的C轮融资。

手上有钱并非到了绝境却突然裁员,着实有些莫名。

当然其CEO极具个性,之前各种夸下海口也是吸引大家的关注点之一。

到底是行业不行?还是其自身存在问题?

经验与教训

正如开头所述,裁员本身常见,关键在于我们从业者能从中得到哪些经验教训。

在VRZINC看来,年轻有冲劲是Hypereal此前高歌猛进的优点,但也是缺点。

1.猛进带来的急速扩张,百人的规模对于仅仅成立两年的年轻团队并非好事。虽然融资拿了不少钱,但在市场发展缓慢的情况下,依旧要考虑是否物尽其用,盲目扩张却收获不了应有的效果。

2.管理层缺乏足够的经验。带领庞大的团队并未带来足够的效果和回报,在对待市场推广和行业我们更多看到是其CEO黄柴铭的表演。

3. CEO个性化是把双刃剑。几乎所有知名公司我们都会对其创始人和CEO津津乐道,黄柴铭那句“中国只有两种VR公司,一种是HYPEREAL,另一种是其他。”也让Hypereal在国内迅速打响了知名度,包括之后亲自打飞的上门提供售后服务的消息,都可以看出黄柴铭乐于站在台前和自我营销。

但CEO帮助公司宣传的关键在于后续有足够的产品能够把这些关注度变现消化,而并非和网红那样为博关注而出镜。

此次裁员抛开之前急速膨胀的包袱,对Hypereal而言也是无奈之举。保存一定技术研发实力,冷静重新审视和制定自身发展战略。

Hypereal裁员既有行业发展缓慢的原因,更多是其自身存在的诸多问题。

但作为从业者依旧需要警醒,行业发展不及预期,光靠融资活命并非长久之计。内容、硬件团队都需要积极做出改变,来应对市场发展的变化。

从竞争对手到友商

与Hypereal的“改变”不同,其他硬件厂商正在积极地寻求更好的生存之道。

蚁视此前选择开拓B端市场,把大空间定位解决方案作为服务之一,并推出自家的千平体验店作为示范。3Glasses则是选择通过与微软合作,来增加内容获取以及产品推广渠道。

刚刚落幕的2017 Vive开发者峰会上,Vive选择放下姿态,通过Vive Wave开放平台与爱奇艺、Pico、小派、酷开等原本的竞争对手合作,希望共同开拓移动VR的市场。

无论大朋还是Vive都和VRZINC表达过类似的观点,现在得VR市场更需要大家团结起来,把市场蛋糕做大,这样才有得分。

合作和对抗是永恒的旋律,但现阶段VR市场,合作的更优于单打独斗。

单个公司的力量很难对内容团队提供足够的帮助,但联合起来,通过整合资源,内容的数量和质量就会得到大幅提升。

行业的发展不断变化,只是想着按部就班、苟活到行业爆发终究会被淘汰。

是时候做出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