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万千果粉期待已久的ios11终于正式推送,界面变化和AR功能是ios11最大的特点。随着AR APP陆续上线,ARKit的真容也逐渐浮出水面。ARKit是否如库克所言会帮助ios成为世界最大的AR平台,从首日上线的多款应用中或能看出一些端倪。

原生AR应用稍显稚嫩,兼容应用效果惊艳

ARKit自从放出开发者版本就成为了极客们的宠儿,在社交媒体满天飞的各种ARKit演示不禁让消费者对于ARkit的期待无限拔高。但是当真正上手体验之时,理想与现实的落差又真真切切地摆在了消费者面前。

《MeasureKitis》是一款AR测量工具,此前因为实用性受到好评。但是在实际使用中,《MeasureKitis》的测量精度只能达到厘米级别,对于测量物体的也没有自动吸附的设置,因此依旧会产生较大的误差。《MeasureKitis》可以满足日常使用的需要,但是在需要精确测量的场景下就显得力不从心了。

谷歌和HTC在VR平台推出的绘画工具广受好评。在ios11上线首日,App store就上线了一款类似的工具《World Brush》。《World Brush》操作简单,可以根据现实场景绘制创意作品。与《Tit Brush》这类成熟的作画工具相比,这款应用显得有些简陋。

AR游戏是玩家颇为重视的一部分。在现实场景中堆方块,《Stack AR》简单到极点的游戏机制适合从未接触过AR的玩家入坑。《Stack AR》适合多人同乐,这也有利于发挥AR游戏的特点。

《Stack AR》在游玩时需要选择一块平面作为基准面,这个机制上我们也能看出ARKit在平面检测上的优势和弱势。优势在于ARKit对于光线的要求不高(应用也可以通过手电解决光线问题),对于中远距离的平面也可以准确检测。弱势在于ARKit对于强反光和纯色的平面反应不够灵敏,并且边缘检测和平面角度容易产生误差。

在苹果发布会多次曝光的《The Machines》已登录美服商店,售价4.99美元。玩家可以操控机甲在桌面上进行PVP对战,场景会根据环境光进行变化。画面和建模都比较精细,但是这类游戏复杂的操作对于新手玩家是先天的门槛。

上述四款AR应用虽然都能带来颇为新颖的体验,但是不免有些稚嫩之感,而兼容AR功能的应用在体验上却更为惊艳。

增加了AR鉴赏功能的《战锤40K:自由之刃》允许玩家通过AR来欣赏帝国骑士在现实环境中战斗的英姿,视觉效果足够惊艳。

《星象指南》在更新后加入了AR功能,通过手机屏幕来观赏星海对于居住在都市的人们来说是一种奇妙的体验。将天体融合设置调成100%之后,即使在室内也可以使用。不同于上述三款应用,《星象指南》信息主要来源于GPS和后台,对于现实场景的信息要求较少,因此在响应上更为迅速,体验更佳。

AR优质内容有限

苹果的技术整合能力和体验优化能力的确过人,ARKit虽然不是最早的AR平台,但是通过完善的开发工具和庞大的用户群使大量开发者趋之若鹜。但是ARKit并没有颠覆性的变革,苹果在AR领域的第一步,或许被过分夸大了。

从第一批内容的体验来看,ARKit尚没有到独步天下的地步,此前唱衰ARCore的言论或也不攻自破了。ARKit的领先优势并没有多大。

尽管苹果发布会将AR作为重头,在游戏和APP专区也花了力气进行专题推荐。但大量AR应用质量层次不齐,虽然有大批开发者加入,但AR优质内容依旧有限。

因此苹果需要提供第一方的应用来给出合理的解决方案。正如谷歌推出《Tit Brush》一样,针对专业用户的需求苹果不能完全指望第三方来解决问题。

硬件软件都尚未完善,苹果并非没有对手

目前的AR游戏缺少与现实环境的交互,即使是在苹果发布会上长时间时间演示的《The Machines》也是如此。AR游戏与空间的交互仅限于一个基准平面,这种“桌游式”的游戏设计思路难以保证游戏有足够的生命力。而即使是目前比较单一的空间交互模式,由于开发水平的参差不齐,也难以令人满意。

缺少后置深度摄像头的加持,ARKit难以检测复杂的3D几何体,这是苹果在硬件上的限制。开发者需要在游戏设计上寻找更具有创意的思路。

此外,iPhone和iPad硬件升级的幅度逐渐加大也是ARKit面对的问题,iPhone 8和iPhone X的CPU、GPU和图像传感器都对于AR进行了特别优化,尤其是图像处理能力提升了30%。可以被用于AR社交的Animoji技术更是由iPhone X独占。由于硬件优势,ARKit在新产品上的体验必然会有所领先,苹果在手机市场的份额已不如前,仅靠新产品或许难以坐上AR老大的位子,ARKit在过往产品上的表现也至关重要。

开发者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探索ARKit和苹果设备的潜力。我们不能凭借第一批内容来定义ARKit,但是依旧可以让大家认清,即使强如苹果,也不是一出生就改变世界的。从谷歌ARcore到默默开发的AR眼镜的Magic Leap,这些虎视眈眈的竞争者并非没有弯道超车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