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个月,在AR领域,谷歌很憋屈。

自从苹果在六月WWDC上发布ARKit以来,不少媒体在抬一手(吹捧)苹果的同时,不忘踩谷歌一脚。然而在苹果秋季发布会还有半个月的时候,谷歌突然甩出了ARCore预览版,和ARKit类似,为安卓开发者提供了增强现实的平台。

请先不要急着鼓吹AR时代即将到来,往下看。

根据Google的官方描述,ARCore基于三个基本功能,包括:

运动跟踪,通过摄像头来观察房间特征以及传感器数据,从而判断手机移动过程中的相对位置。环境感应,也就是检测水平表面。照明预判,通过感应环境中的光照,让虚拟物品或角色投射产生阴影,更加逼真。

此外,谷歌还发布了两个实验性质的浏览器版本:一个是基于Android,可使用ARCore的浏览器;一个是基于iOS可使用ARKit的浏览器。

谷歌的反击

被媒体踩了三个月了,要说谷歌心里一点怨气都没,显然是不可能的。

苹果的高逼格和高姿态,需要创新来支撑。近年来,库克一直在试图调整苹果的业务架构,完善“硬件+内容+服务”生态,也就是实现不过分依赖iPhone。然而,缺乏创新、其他业务发展受限、品牌公信力下降,是直接摆在苹果面前的问题,iPhone依旧是苹果营收的大头。

创新应该怎么做?进一步挖掘手机硬件性能,比如更好的摄像头?外观设计上玩花样?苹果的答案是AR。对于苹果而言,AR功能的加入是后续iPhone和iPad的重要创新之一。同时AR与AI的结合,也为苹果的软件服务和生态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行业都在期待,半个月后的苹果秋季新品发布会上iPhone与AR到底能如何进一步结合?在这个微妙的时间点,谷歌抢先发招甩出ARCore预览版。

如果苹果在AR上做得不够好,那么媒体风向很可能就会反转,为谷歌唱起赞歌。

简化版的Tango

“起个大早,赶个晚集”是扣在谷歌头上的帽子。然而让笔者困惑的是,苹果确实博得了更多关注,但这并不意味就抢先占据了AR市场,两家其实都还在起跑线之后,何谈晚集?

从期待到被诟病的Tango早在去年八月更新的SDK,就已经集成了目前ARCore的功能。根据谷歌工程师Sean Kirmani当时的博文介绍,Tango已经集成了运动跟踪、区域学习、深度感知三大核心技术。

现在的ARCore更像是Tango为了普及率进行的妥协,降低对性能的要求。谷歌能在三个月不到的时间内迅速用ARCore回应,从侧面也说明并不是谷歌技术不给力,而是原本他们想要的太多。

喜还是忧

对于大部分人而言,谷歌此举是值得拍手称赞的。然而对于那些专注AR软件底层的团队以及投资者来说,这未必是个好消息。

AR的发展似乎在走VR的老路,最近也处在资本高度活跃(近期AR相关投资呈上升趋势)和部分媒体鼓吹的阶段。只不过VR的前车之鉴还放在那,大家相对克制和理性。

为什么当时苹果推出ARKit会博得这么多关注,很关键的因素是苹果有足够大的设备量支撑,能够快速普及。谷歌也是同理,20亿设备量也给了其底气。ARCore预计会在今年冬季正式推出,并定下了1亿台设备支持的小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ARCore作为Tango的简化版降低了一些对性能的需求,但目前仅支持谷歌Pixel手机和三星 S8及以上,系统要升级到Android 7.0 Nougat或最新的Android 8.0 Oreo。

在此前WWDC大会的的评论中,笔者曾提到,AR的后续发展需要新的消费内容和使用形式来进行落地。然而无论是谷歌还是苹果,都还没给出明确的答案。

如果以VR为参照,AR与行业的结合,或许是个不错的变现思路,而早期我们看到更多的就是广告营销的花样。然而这些很难快速开拓消费者市场。


在谷歌此次公布的《AR Experiments》(https://experiments.withgoogle.com/ar)系列演示视频中,大多是简单互动,并没有成熟的游戏等相关消费内容出现。

无论ARCore还是ARKit的功能都需要通过开发者们制作内容来展示,摆脱《宝可梦GO》AR+LBS设计思路的束缚,才能够对消费者产生足够的吸引力。

WWDC上曾展示了一款星战题材的棋盘游戏demo,或许我们能在苹果秋季发布会上看到更多。如何运用好AR,和VR一样,都需要开发者们花时间不断试错。

如果说,AR时代即将来临!这个“即将”是以年为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