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强北

文 | VR烂苹果

就在最近一个月,淘宝上的VR设备呈火箭式上涨,且价格均在几十块钱到一百多块,在淘宝上搜索“VR”便会有几千条的显示信息,这其中绝大部分正是来自深圳华强北,尽管没有任何的资本故事、新概念,但这些快速生产的低价VR设备在某种程度上在改变着行业。

“我们没有在做山寨,我们有自己的品牌,也没有去抄袭别人的概念和创意,不能因为我们价格便宜就说我们去抄袭吧。”有华强北商家如此表示,自己只是跟随了巨头们布局的思路,利用华强北独有的快速生产体系完成了市场布局而已。

淘宝VR销售

就目前来看,VR这个行业还有着相当的增长空间,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虚拟现实行业市场规模为15.4亿元,预计2016年将达到56.6亿元,2020年市场规模预计将超过550亿元。

买VR,送“小电影”

由于华强北的供应链快速反应,几乎所有的小工具、组件和工具在这里被24小时流水线生产着,被资本热捧的VR设备自然不例外。就这样,这个肩负着谷歌、HTC、索尼等巨头来“改变世界”的设备就在几天之内被华强北打上了廉价标签,如果批量采购,一些做工粗糙的产品,其单价只是个位数。

仔细观察华强北生产的这些VR产品,与巨头们所描述还是有所区别,基本上就是一个工程塑料(纸盒)加上一副镜片,如果是一体机的话,那么会多配备个高分辨率的屏幕+相关解决芯片。

相比于HTC Vive 这种要倚仗高速计算机所完成运算的设备,这些华强北出品均会造成不同程度的延迟、眩晕,根本谈不上什么全景体验所带来的炫酷科技体验。“其实,就国产VR来说,一体机的效果甚至不如眼镜,现在大多数的智能手机的屏幕与芯片处理能力要高于那些(一体机)。”王霄(化名)表示,目前他手上已经有3家工厂进行VR设备的生产。

华强北 VR眼镜

因为以淘宝为首的电商体系成熟,王霄并不犯愁产品的销路,尽管他并不肯透露每个月的具体销量,但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发财的“新门路”,每台VR设备可以给他带来几元到十多元不等的利润,“你不知道这个东西(VR)在一些二三线城市的销量有多好,是北上广的十几倍,几十块钱去买个新体验,这是任何人都能承担的费用。”

“用现在很时髦的话来讲,我们是击中了市场痛点。”另一位华强北的VR生产者李小峰(化名)说道,在来到华强北淘金之前,他是一位从事海淘业务的人士,因亲戚关系进入到华强北的“朋友圈”。

为了提升服务质量,在购买VR产品的时候还附赠影像资源,尽管王霄的回答很隐晦,但这些资源大多是盗版电影、电视剧以及一些色情视频,一般来说,“海量”“各种主流好看视频”“联系客服获取资源”会是他们最喜欢用的词。

“你要知道,这些视频都是刚需,而且现在国内的一些人都跑去海外拉团队做VR的小电影。”王霄所说的小电影就是色情视频内容,在国内众多色情网站被关、网络直播严打色情主播的时候,利用VR这种技术去观看色情内容成为了主要购买驱动力之一。

在王霄看来,这个行业只有类似苹果、谷歌、索尼这种具备改变行业、制定标准的超级巨头与这种华强北商家是“安全”的,两者分别位于价值链的两个极端,夹在中间那些做概念、做资本的参与者风险性最高,因为夹在中间的既不具备挑战巨头的实力,也因为资本进入使得步子迈得过大,一旦遭遇行业风向变动便会赔的血本无归。

“做行业标准,那是苹果、谷歌那些人的事情,我们只是要做好自己的就行,跟住他们做的概念和标准,第一时间让那些设备和配件量产就行。”王霄说道。

“廉价”背后的“高成本” 一年600万

尽管华强北出品的VR设备单体价格低廉,但玩转这个行当并非是一个低成本的游戏。

据王霄透露,运营一个中等规模的工厂去生产VR设备,一年的投入成本大约在600万元,自己一年光是在VR设备上的投入就要将近2000万元,“VR刚开始做,开模的成本是最高的,就要将近一半的占比,等再过个一年,这个开模成本就会很低了。”

后经VRZINC记者调查核实其他几家华强北的生产商,得到的答案也是如此,低廉价格的背后却是庞大的成本开支。

不仅如此,在渠道上的经营也是新人难以驾驭的,毕竟做这种低廉VR设备是一门典型的快钱生意,几乎无任何技术上的门槛,比拼的就是资本以及渠道优势,所生产的产品要快速铺向市场,打着“薄利多销”的战术来实现资金、库存的快速周转,决定市场份额的战斗只是在最初一周,此后就是稳固的渠道来各家赚取相应的利润,“如果你晚个一周才把产品完全铺货,那基本没有任何利润可言,现在就连是淘宝这种电商,渠道都非常稳定了。”王霄说道。

华强北VR硬件加工厂

因此,外界看到华强北出品的VR设备都是一夜之间爆发,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铺满了整个线上、线下渠道,对于新人来说,此时进入整个领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就目前的市场表现来看,VR设备还没展示出iPhone 4刚刚问世引起的智能移动终端风潮,所能给予华强北的市场空间还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大概几亿元的盘子,因此并不会出现iPhone 4刚刚问世的那种很多做服装的、做水泥、做建材都转行来做移动终端外设。

在当时,由于众多行业外来者的进入,因为无法与原本从事外设行业的竞争对手“较劲”,加上进入行业时间较晚,只能分一些残羹冷炙食之,无奈只能开启“价格战”,一个手机壳可以获利20元的行业最终沦为获利1元钱左右,一次能出货几万个的订单也缩水至几百个。

“那会是非常惨烈的,也正因为那段经历,让我们对市场有着非常敏感的嗅觉,要不也不会这么快就抓住VR的机会。”王霄说道,在经历过那一次“生死劫”后的华强北商家,几乎都改变了以往盲目生产的习惯,都开始关注最新的行业动态。

实际上,很多华强北的VR生产商都是原本做移动电源、手机壳等移动终端外设的,只是根据自身的需求来调整生产线来做VR设备,此前所积累的经验告诉他们:抱紧巨头们的大腿非常重要,因为他们在分享苹果带来的巨大市场效益的同时,也在承担着苹果升级换代和技术标准改变带来的风险。

一旦VR的市场风向出现变化,王霄们也会快速调整生产,将自己的关注点转向其他更具利润空间的领域或是进行产品性能的升级,毕竟身子轻,相对类似暴风这样具有一定规模的玩家更灵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