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Tech Crunch援引知情人士透露,Snap在研发其第2代Spectacles,而且很可能会加载AR功能。

Spectacles是Snap发布的智能眼镜,可以拍摄10S的短视频。正如Snapchat想让用户一打开App就可以点击拍摄,在Spectacles上,你不需要解锁手机打开APP,只需要一按就完成了拍摄。

没有实体店的Snap采取了自动售卖机Snapbot的方式售卖Spectacles,而且不定时空降,制作惊喜。Spectacles自2016年11月发售引发了北美用户疯狂的排队抢购,又在本月登陆欧洲市场,现在美国用户也可以在线购买了。人们对Spectacles的印象是,它是一个像Snapchat一样的酷炫新潮,时尚搞怪,而且具有极客范儿的玩具。

说到极客范,很早之前Google即推出过一款智能眼镜Google Glasses,已经具有一些简单的AR功能,但当时却在消费市场响应了了。

用户对AR功能不感兴趣?还是Snap比Google更懂产品定位和营销?

很快我们可能会有答案了,如果新一代Spectacles内置AR功能的话。除了Tech Crunch的内幕消息,我们还有一个线索。

刚刚在5月,Snap曝出一份AR系统和应用的专利,“基于AR系统跟踪的图像技术”,这是Snap(当时还叫Snapchat)在2015年向美国专利商标局提交的。在这份专利文件中,Snap介绍了如何利用AR系统感知摄像头位置,实现运动追踪,以及加载虚拟内容。同时,还给出了一些应用场景,而这其中即包含了智能眼镜的应用。

Snap AR专利中的智能眼镜示意图

这里所指代的AR功能,即Augmented reality,是指通过AR系统或者设备,来捕捉场景图像,并向图像上叠加附加信息,比如虚拟对象。

AR技术可以实现在真实场景和虚拟对象之间建立跟踪关系,没有延迟的同步,就如同虚拟对象在现场场景之中一样,虚拟对象可以伴随摄像头所捕捉的现实场景的变化而变化,以产生身临其境的感觉。

实际上,Snap早就在Snapchat上,通过手机摄像头,实现了一部分AR体验,用户可以通过加载Lenses来完成各种搞怪自拍,比如加载小狗造型,或者张开嘴可以吐出彩虹,后来还推出了World Lenses。

可以吐彩虹的World Lenses;图片来源:mashable

今年4月,Snap又升级推出了New World Lenses,添加的虚拟图像可以有3D立体效果,这个视频才能表达出效果来。

然而这些还只是AR初级的应用,很多其他场景也都可以体验到,Pokémon Go也是类似的原理——即在手机上实现“视频叠加”(video see-through 或者 video overlay),现实世界是通过摄像头捕捉,虚拟对象渲染到视频上,用户再接收视频。

但现在Microsoft已经诞生的HoloLens智能眼镜,已经实现“透明 AR”(optical see-through)的体验,现实世界的影像是透过镜片直接接收的。以及,另一家扑朔迷离的公司Magic Leap正在研发光场显示技术来实现更接近人眼感知的AR体验,或者Magic Leap称之为MR。

根据Snap的这项专利说明,镜头采用的光学元件可能是镜片(lens)或者是显示屏(display),或者是组合,所以还不明确Snap可能会采取怎么样的方案。更大的可能是和HoloLens一样的镜片,毕竟既然HoloLens已经横空出世,Snap给出体验倒退的产品并无必要。不过,预计应该还达不到Magic Leap的技术层级,Magic Leap自己能否研发出来还是未知数。另外,一家中国的AR技术公司亮风台,也已经推出了一款AR眼镜HiAR。

Snap在硬件和图像技术的研发上并没有多少积累,要知道,它是做社交平台起家的一个团队。但这些年,它通过收购了一大堆初创公司而收获了各种技术。其中,在图像技术领域的收购最多,先后收购了Looksery、Bitstrips、Obvious Engineering、Cimagine Media几家图像处理的公司。

Looksery的基于面部追踪识别的AR技术被直接应用到Snapchat的自拍Lens中,而Snap的AR专利申请也正是在收购了这家公司之后申请的。而Obvious Engineering和Cimagine Media则可能被用在了最新的World Lenses中。另外Snap还收购过一家做硬件的团队Vergence Labs,相信也参与了Spectacles的研发。

不过,在AR以及整个图像交互领域做布局的不只是Snap一家,它的竞争对手Facebook,在2014年收购Oculus之后,即通过Oculus布局VR/AR。2016年Facebook收购了Masquerade,即是为了实现和Snapchat上类似的AR自拍镜头效果。在今年4月的Facebook F8大会上,Mark Zuckerberg还发布了VR社交平台Spaces和AR开放体验创作平台Camera Effects Platform 。

而悉数这个领域内的大玩家,Google 早就发布过AR眼镜Google Glasses,还发布了Tango AR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已经加载在联想 Phab2 Pro手机上。苹果刚刚在WWDC上发布了工具包ARKit,把AR开发套件开放给开发者,传闻即将发布的新版iPhone也将继续支持更强大的AR功能。

这些对Snap可能都不是好消息。尤其是苹果设备用户是目前Snapchat的核心用户,而苹果的ARKit在算法技术上甚至可能已经超越了Snap,其他App开发小玩家拿着苹果的超级武器,就可以直接追赶Snap了。以及,苹果这样的大咖接下来说不定也会玩AR眼镜。

因此,Snap的处境有些尴尬。

Snap如此重仓AR以及其他和拍摄体验相关的技术,原因在于,AR不仅关乎新一代拍摄和图像体验,还代表了下一代视觉交互方式。而Snap已经将自己的定位转为一家像机公司(Camera Company)。Snap认为,未来移动设备信息沟通的起点是拍摄,相机将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流量“入口”, 它的机会在于创造各种拍摄产品来改善拍摄体验。

“正如闪烁的光标是桌面电脑上大多数产品的起点,我们认为,拍摄屏幕将成为智能手机上大多数产品的起点。我们的战略是投资于产品创新,承担风险以改进我们的拍摄平台。我们这样做是为了提高用户的参与,然后让我们通过广告实现创收。”Snap在今年3月IPO的时候表示。

一直以来,Snap并不追逐用户增长,Snap并没有把自己未来的核心价值放在社交平台上,这一点界面在之前的文章里也已经详细分析过。而Snap目前的战略重心在于,研发和拍摄体验相关的产品,除了AR,Snap最近还收了一家无人机跟拍团队。

但靠研发新产品必然面临竞争,对于一个像Snap这样缺乏技术基因的团队,技术积累目前还依靠收购,Snap可能无法跟其他科技巨头拼技术。

Snap已经发布的Spectacles很受欢迎,不过它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在技术层面上,Spectacles只是加了一个可以方便拍短视频的摄像功能,和Go Pro在功能上的定位类似,只是因为和Snapchat无缝连接,比Go Pro更方便分享而已。看起来至少在现在,Snap的核心价值还是在社交平台上。

根据Tech Crunch估计,2017年第1季度,Snap卖出了6.38万副Spectacles,根据一副129.99美元的售价来估计,Spectacles差不多为Snap带来830万美元的收入,当然用户还可能会顺带买一个49.99美元的可充电的眼镜盒。但无论如何,相比Snap当季1.496 亿美元的收入,Spectacles的贡献占比还很小。

但话说回来,即便拥有强大的技术支持,Google的Google Glasses和Microsoft的HoloLens目前基本还只应用在2B领域,但如果是Snap,它的对象毫无疑问是2C,这也是我们可以对新一代Spectacles保持期待的原因。

把一项技术应用在消费级产品上,而且让C端用户对这项产品疯狂,这是Snap的神奇本领之一。顺带说,这也是苹果曾经拥有的魔法。

From: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