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山才能露水,虽然全球VR产业正在进入一个非常艰辛的蛰伏期,但索尼、谷歌和微软依旧在新兴领域活跃着。

谷歌仍然在积极推动安卓系统、手机、VR设备、平台和内容等整个生态圈的发展,索尼的PS VR销量也正在处于一个快速增长的状态,2017Q1PS VR销量位居第二,销量达到42.9万台。作为后来者,索尼的步伐已经迈得非常迅速。

作为全球PC操作系统市场占有率最大的科技公司,微软虽然曾多次表示要做VR,但最终仍然是跳过”VR,直接做起了MR

刹车”VR,微软的MR矩阵

其实,从一开始微软除了MR以外,也在积极探索VR,甚至针对VR也做了一些举措。

201666日,微软和3Glasses传出绯闻3Glasses蓝珀S1将与微软Holographic合作,并于同年128日正式对外公布。

201610月份,微软宣布500美元的PCVR头显将对外公布,然而,后来变成了MR头显;同月份,微软推新触觉反馈系统,同年11月份,微软公布Windows 10 VR头显最低PC配置要求,并试图用Windows Holographic创建自己的VR平台。

201712月份,在WinHEC 2016大会上,微软宣布Edge浏览器将支持WebVR

20171月份,CES展上,联想、戴尔、惠普等OEM厂商推出支持Windows Holographic平台的VR头显(后来更改口径,MR头显,加入了inside-out功能)。

20173月份,微软将“Windows Holographic”平台名更改为“Windows Mixed Reality”

值得注意的是,在早前1月份,微软新游戏主机天蝎座在对外宣传上取消了关于VR的特点宣传。

微软CEO纳德拉曾表示:微软已经错过智能手机,绝不会错过VRARHololens可能成为一款基于混合现实(MR)技术的终极计算机。如果说能从我们的历史中总结出什么经验教训,那就是我们之前认为PC是万物的中心,而且一直如此。如今看来,这可能是我们犯过的较大的错误之一。

“PC是万物的中心的观点,导致微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错过了太多机会,计算机的形态并不是一尘不变的。因此,在纳德拉强调Hololens有可能成为终极计算机后,微软对未来看得更加长远,步伐越来越快。

首先便是如上文提到的,所有OEM合作厂商的设备开始去“VR概念化,统一打上MR标签;其次便是将Windows H平台正式更名为Windows MR平台。

Hololens迅速开展B2B业务合作,Bing搜索引擎中加入AR搜索功能,连续多次申请与ARMR相关的技术专利,推出HoloJS框架。

20172月份,微软公布Hololens第三代产品(第二代未出);同年4月份,微软挖了Oculus墙角,聘用Oculus全球营销负责人Elizabeth Hamren担任MR营销公司副总裁兼独立董事。

今年5月份,Hololens国行版正式开启预售,并且在Build大会发布Z轴景深分层技术。

截止目前,微软已经形成如上图所示的MR业务矩阵。

那么,为什么微软会如此迅速的决定去VR化,而强调MR呢?

微软的抱负 老司机的经验

VRZINC认为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一、计算机之心不死

用操作系统统治全球PC市场的微软,显然并不满足于现状,除了于众多厂商联合推出PC设备以外,微软自身也有推出的Surface系列产品(平板、笔记本二合一)。

正如纳德拉所说,微软的骨子里就认定“PC是万物的中心,因此在高增速新技术面前,微软理所应当的会寻找下一代计算平台,纳德拉认为MR是终极计算机,而无论是VR,还是AR都无法承载起这样的使命。

也正如手机厂商的焦虑一样,他们也在寻找下一代手机的产品形态。很不幸,他们和微软一样,都认为MR能够承担起这个使命。

二、MR3.0

笔者与很多VR/AR行业的从业者有聊过MR这个话题,很多人为,VR/AR只是产业1.0的状态,加上交互是产业的2.0状态,MR是产业的3.0状态,4.0状态是MR+AI。不管这样的观点是否准确,但也充分说明,无论是VR,还是AR,最终都将融合成MR

所以,对于微软来说,虽然是强调MR,但是无论是操作系统、平台、还是相关的技术专利都可以有针对性的运用在VRAR上,因此也并不存在只做MR,放弃VRAR一说。

除此之外,目前的VR设备,inside-out功能已经成为标配,这也正是VR头显MR化的标志之一。

三、操作系统

根据NetApplications的数据显示,20171月份,Windows系统在PC端依然一家独大,其市场占有率高达91.41%。苹果的Mac OS X占有率则为6.32%,而微软曾经的死敌Linux占有率只有2.27%了。

微软Windows及设备执行副总裁Terry Myerson在去年台北电脑展上表示,还没有人为虚拟现实创建一个操作系统。

微软很明白,操作系统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掌控一个产业的命脉。就像谷歌用安卓系统拿下智能手机接近83%的市场份额一样。与其如其他友商一样做硬件、做内容、做投资……倒不如充分发挥微软自身的优势,把适合于MR使用的操作系统做好,事实上全世界也没有几家公司能有微软这样的积累,能够把操作系统做好。

通过Windows操作系统拿下近乎所有的PC VR市场份额,确保在PC VR领域的统治地位。

更何况Windows Phone惨痛的教训,也是微软心中难以言说的痛,此时不拔除这个刺,更待何时呢?

四、硬件的痛 Hololens成亲儿子

对于微软来说,有三大硬件至今仍是有说不出的滋味。

其一,Window Phone微软于201392日宣布,以约合50亿美元收购诺基亚旗下大部分手机业务,再用约合21.8亿元购买诺基亚的专利许可证,总约合71亿美元。

微软的目的很明显,虽然赶了个晚集,但希望通过此次收购,能够快速的将移动业务发展起来,但事与愿违,微软的Windows Phone销量断崖式下跌,连外媒都称Windows Phone已死。

毫无疑问,这对于微软来说打击是巨大的。

其二,XBOX ONE2001年微软开发的游戏主机XBOX开始发售,很快便与索尼的PS2和任天堂的NGC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截止目前,XBOXPlaystation并成为全球两大游戏主机。

根据IHS Markit发布的报告,2016年索尼PS42016年收入达178亿美元,占据市场51%的份额;微软同年收入为91亿美元,占据市场26%的份额。

相差7年的时间(索尼PS1 199412月发布),XBOX的市场份额近乎只是索尼的一半。

虽然看起来,微软的XBOX这些年发展得依然比较迅速,但是全球迎来了主机销量增长乏力的状况,消费者碎片化娱乐的方式越来越多,留在客厅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曾在2014年时表示,如果公司新CEO纳德拉选择出售Xbox业务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支持这一决定。无独有偶,纳德拉在仅仅两个月后就表示“Xbox是微软的非核心业务

在过去许多年,有关微软是否应该出售旗下Xbox业务的争论就从未停歇,这主要是因为Xbox业务的盈利能力相较WindowsOffice相去甚远。

其三、Surface“WINTEL联盟处于分崩离析的边缘时,iPad乘风破浪翻开了平板时代的新篇章。2011Windows推出搭载Windows RT系统的Surface RT,这次试水付出9亿美元的代价,而Suerface RT的销量连100万都没有。

2013年,Surface 2再次以失败而告终。20153月, WinHEC 大会上,微软宣布 Windows RT 无法更新至 Windows 10,同年 4 月微软发布基于 x86 架构的 Surface 3 正式宣告 Windows RT 系统死亡。

2013-2014年,搭载Windows 8操作系统的 Surface Pro产品线,被iPad打得头昏脑涨,虽然微软没有公布销量,但根据外媒 Computerworld 的测算,截止 2014 年第 4 财季 Surface 产品线共计为微软带来了 17 亿美元的损失。

2015-2016年,Surface Pro 3/4Surface Book开始成为微软的主要收入之一,但到了2017Q2Surface销量下滑,收入为13.2亿美元,同比减少2%Surface Book完全卖不动了。

VR/AR/MR风刮起来时,老对手谷歌已经在移动VR领域瑶瑶领先,从技术到硬件,从平台到内容已经跑得非常迅速;索尼的PS VR设备自去年公布以来,获得了全球的高度关注,在去年年底和今年的销量一直遥遥领先,已经成为PC VR领域当之无愧的老大。

就在此时,由诺基亚团队研发的MR设备Hololens面世,也获得了业内的好评,它也是目前唯一一家能够实现高端MR设备量产的设备,而MR又是微软整个大战略中重要的一环,与其继续做VR设备跟索尼直接竞争,到不弯道超车,直接重点推MR

因此Hololens成为了微软的亲儿子,而让微软有切肤之痛的诺基亚的团队,此时也获得了更多的重视。

作为一家巨头公司,微软改变了整个世界。在未来的探索上,有失败是必然的。正是因为有这些失败,才使得行业能够更加健康快速的发展。我们期待,微软在VR/AR/MR产业上能够给我们更多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