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日,我们正式筹备“VRZINC”项目,20日对外公开上线,7月1日微信公众账号上线。这一年,我们与所有VR行业的朋友们一起见证了整个产业的昼夜更替,一起高唱冰与火之歌。

今日,不谈风花雪月,不谈时政热点,不谈名人经传,我想跟VR行业的朋友们聊聊这一年,诉说一些更为让人感性的事。

有人说,VR是一个笑话,在台上蹦来蹦去的人,最终曲终戏罢,暗自收场。

有人说,VR是一场游戏,观众们抛去一把把钱币,面容姣好的戏子们扭着水蛇腰,不停歇的扭动。

有人说,VR是一种信仰,令人疯狂,而那些疯狂的人总是桀骜不驯、惹是生非。

有人说,VR不过是一场交易,一个愿买,一个愿卖,很公平。

也有说,……

与很多创业的朋友一样,除了看好VR的未来以外,我们也曾一度被恰似骄阳,如火如荼的热度灼烧得迷失了方向。

疯狂!疯狂的人们似乎在沙漠中穿梭,在口渴难耐之际,忽然间发现了水源,不假思索的用仅剩余的一丝力气奔向前方,那水源所在的地方。

锦衣华服的地主们淡定地看着眼前人头攒动,手里捧着灿灿发光的金币,对着这些人儿喊道:“谁能给我带来水,这些金币就是谁的?”

衣着普通的人们,见这些富得流油的金主们,愿意出这么多的金币,奔跑的速度不由加快了几分。

在金主们身旁,一些衣袂猎猎之人,看着那些发疯似奔跑的人,眼里也闪现出光芒,他们三五成群,围在一起,抱头说道:“你看,这些金主们有的是钱,我们几人联手,可能也能赚不少钱。”

“对啊,谁会嫌钱多呢?”其中一人附和道。

于是,这些人拉帮结派似的,边跑边驱赶着前面那些人。

还有一些人,看着他们苦苦一笑,摇了摇头,将别在腰间的水壶拿了下来,不紧不慢的向水源的地方走去。

没过多久,这些取得水的人,都来到了金主面前。这些金主们,哈哈大笑着说:“想要这些金币,除了水以外,我们还要来一个君子协定,你们要去获得更多的水,并且把这些水卖掉。”

众人接过金主们递来的协议,只见那一纸协议上写着:“拿了金币,要想办法获取更多的水,并且卖掉,如果不然则要按照协定赔偿。”

众人看了这协定,脑子忽然短路了,他们迷茫的看着金主们,发现这些金主们不知何时从骆驼背着的行囊里,已经拿出了一个做工精致、镶着宝石的水壶,正在一口口“放肆”地喝着。

那些拉帮结派,衣袂猎猎的人们转了转眼珠,讨论完互相若有深意的点了点头之后,对着金主们说:“成交。”

于是,他们每人都获得了很多金币,有些人取得水多,则获得的更多。

此时,那些衣衫褴褛的普通人,见状,也纷纷点头同意。

金主们满意的拿出一捧捧金币,递给眼前这帮满头大汗,唇裂口干的人。

拿到金币的人,带着身上取得的水,继续往沙漠的深处走去,在那遥远的地方,他们知道有一座小城,或许可以用这些水和金币做点小生意。

金主们看着逐渐远去的人,他们并没有紧随其后,而是招呼下人,原地搭了帐篷,吃着冰镇的西瓜,躺在躺椅上,哼着不明所以的歌曲。

“你们需要这些金币吗?”一些金主们看到有些人不紧不慢的从取水的地方回来,于是问道。

这些人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难道你们不想发财吗?”金主们疑惑的问。

这些人点了点头,开口说:“我觉得你应该听听我的想法。”

“哦?那你说说看。”金主们带着一样的眼光,打量着这群人。

这些人将心中的想法和盘托出,有的想法让金主们眼前一亮,有的想法让金主们直摇头。

而最终,那些想法打动金主们的拿到了一大把金币,完成了一纸协定,也向沙漠深处走去。而那些没有打动这群金主们的人,继续去找下一群金主们。

此时,黄沙飞起,刮得让人有点睁不开眼。隐约中,见远处有一个很长的队伍正在走来,这些金主们微睁着双眼,细细打量着这群人。

人群逐渐走近,其中有人站出来说:“需要水吗?”

“当然需要。”金主们从银制的果盘中,拿上一颗冰镇的荔枝,一股股白气在周围萦绕着,剥开皮,放在嘴中,边嚼边说。

“给钱吗?”那人再问道。

金主们对身旁的下人们使了使眼色,再一次向嘴里递上那颗大多汁,看着让人垂涎的荔枝,见下人们已经从箱子里抓了一把金币,他们开口道:“取来水,这些金币便是你的。”

“前面那些金主,真是人傻钱多啊!”人群中不时传来阵阵议论声。

“取来水,就有这么多金币。”

“真的假的?”

“去取了,不就知道了?”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啊!”

乌泱泱的一群人,疯狂的奔向水源所在的地方。

……

半年过去,这些金主们早已来到那坐落在沙漠深处的小城,他们走在街道上,面色有些凝重。

一场连续多月的大雨,近乎浇灭了所有的人希望。

路上的行人们、摆摊子的、开酒楼妓院的、卖小吃的对他们指指点点。

“你听说了吗?之前进来的那一帮有钱人,都是他们给的钱,让他们卖水来着。”

“有那么好心?想必赚了钱,也是要给他们分的吧?”

“你看这一场大雨,估计水是卖不出去喽?”

“做什么不好,搞这么多人卖水?要是卖水能赚钱,为什么其他人不做?”

“咱们这个小城,虽说水少些,还不至于那么缺水吧。”

“他们的水,味道确实要比我们好很多。”

“味道好,能当饭吃?”

……

金主们听着人群中的议论,显然心里是极其不舒服的,他们也不期望那些从他们手里拿到钱的人,能不亏钱,但只要有那么几个赚到钱,那也说得过去了。

他们想着,如今生意这般难做,是时候要跟那群人说道说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丽春院酒楼的雅间里,一群人席地而坐。

金主坐在椅子上,看着眼前的这些人,有些哭笑,心想:估计那帮老家伙也跟我一样,现在正准备跟这些人商讨接下来的棋该怎么下吧。

“说吧,大家讨论下,接下来怎么弄?”金主微微张开口说。

“我们除了卖水,也在帮其他雇主做一些事,虽然很苦,但也能管个温饱。”其中一人说。

“我们的水,正在尝试谁用新的净化技术处理,接下来上市,估计不会差,但是还需要一笔钱。”

“我们还在继续卖水,哪里缺,我们就跑哪里去买,基本上待上几日,我们便会换一处地方,目前来说,收入还可以。”

“我们打算暂时不卖水了,买点水果什么的?”有一人叹了口气说。

“我们还好,从一开我们的思路就是,卖吃的为主,卖水为辅,倒也挣了一些钱。”

“前些日子,我们从东门的地主旺财,那儿又拿到了一笔钱,大家打算一起把生意做大。当然,也要感谢您,若不是您,我们也不可能这么快,又拿到一笔钱。”

“您能再给我们一笔钱吗?我们肯定能做好的。”

“我们的钱花得差不多了,水不好卖,我们不做了。”

“反正就这样了,我们尽力了,您看,赔偿的事可否免了。”

“……”

善良的金主,听着这些人的诉说,脑仁一阵发疼。旁边的仆人将一支纯金的烟斗添上烟草,点上递给金主,金主吧嗒吧嗒的抽了几口,想了很久,叹了一口气,开口道:“多做些赚钱的吧。我这边也帮你们多留点心吧,有愿给钱的把他们一点拉进来吧。”

此次聊天,屋子里的众人并没有获得想要的答案,从本心上讲,他们希望金主能够给到更多的支持,尤其是金钱上。可惜,这些金主们退怯了。他们认为,要的并不多。

然而,这些人却不知道,他们眼中的这点钱虽然对于金主们来说并不多,但沟壑难填。这些金主已经算是比较善良的,有些金主过分的是,用那张一纸协定牢牢的抓着跟他们同样的一群人,压得这些人喘不过气来。

一夜无话,第二日清晨。

一帮金主们在丽春院酒楼某私密的雅间里吃着饭。虽然饭桌上的各类菜式繁多,色香味俱全,但下筷子的却很少。屋子里的气氛一阵尴尬,那些仆人在主人身后不停的扇着扇子,但是仍有不少金主们头上还顶着斗大的汗珠。

“你说,这事该怎么弄,我可扔进去不少钱了。”其中一位金主有点慌张。

“谁不是呢?我们在座的谁没搭进去那三五箱。”

“我看,还是认栽吧。”

“要不换个地儿,重新找些人,试试其他的吧。”

“对,换条道儿吧。”

“哎,你们当初都是太急了,那群人都什么样,你们也真是烧得慌。”有一人如此说。

“……”

“我看,有些不错的人,大家一起合力拉扯拉扯,其他的就各安天命吧。”

……

张老三,是其中一位拿到金主钱的人,相比于其他那些人,他钱拿得少,事儿办的倒也漂亮,不过天公不作美,这一场大雨,让他几乎赔上了一切,连续多月挨家见金主们,最终都无所斩获。

“或许,还是要换个方式吧。”张老三,前后思虑,最终觉得水还是要卖的,换一种方式,变通一下,或许更好。

齐炮、朱水等人,是那群在沙漠中拉帮结派的人,他们最近心思倒不是很重,因为他们赚的并不是卖水的钱,而是在金主们的迂回中,已经赚了一桶又一桶金,往后的事随它去了。

付不起、斗阿娇、飞大大等人已经认命了,他们卖的水质量不好,效率又低,在这场卖水的游戏中已经结束了。他们想:算了,还是找份活计吧,不是那当少爷的命,还是老老实实做个农家小二吧 。

驴得水、黑天章最近仍然春风得意,又从金主那里拿来一笔钱,往下的日子,小打小闹的过着,倒也是滋润。

传大、武二又重新的捡起了老本行,帮着城里张寡妇、李老爷、七大叔的,又送起货来,闲暇时间,又捯饬点水卖卖,虽然艰辛,倒也心安。

日复一日,新年之后,小城满风雨,黑日欲催城。

在沙漠中,仍然有人取水向着一些并不熟识的金主换这金钱,而这些金主们总是一个又一个问题问着,失望的、低落的、不甘心的人儿还在沙漠中徒步,自信的、高傲的、投机的、老实的新人仍然接踵而至。

如大地般循环,如季节半更替,而唯一不变的是时间仍然在继续往前奔袭。

小城的原住民们,似乎已经开始逐渐接受外来者带来的新水,不时的也有人会去买上几罐,砸吧着嘴,有定甜,还有点咸。

人,有时候便是这般,当你疯狂的时候,你恨不得将所有的水源控制起来,让那些人知道水的好处在哪里;

当你歇斯底里后,你忽然发现,好与不好,那些人心里都知道;

那些随意便可拿出一捧金币的人,并不是傻子,你不疯狂,他便不会给予你机会;

而那些拉帮结派,善于投机的人,虽然春风得意,但终究与那群先谈想法而后谈钱的人相比,总是少了几分尊重;

疯狂,源于渴望,源于热爱,或许更是一种信仰。

疯狂的人,他们不安于现状。你可以认同他们,反对他们,颂扬或是诋毁他们。但唯独不能漠视他们。因为他们改变了寻常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