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8大会才刚过去没多久,最近Facebook和Oculus又频频在新闻露脸。一方面,Facebook最新公布的Q1财报显示用户即将突破20亿,营收增长近50%。另一方面因为“策略调整”,计划关闭旗下内容工作室Oculus Story Studio。

Facebook发布2017年第一季度的业绩报告指出,第一季度公司营收达到了80.32亿美元,同比增长49%;净利润为30.64亿美元,同比增长76%;每股收益1.04美元,同比增长73%。除此之外,据统计Facebook日活跃用户数(DAUs)达到12.84亿人,同比增长18%;月活跃用户数(MAUs)达到19.36亿,同比增长17%,超过微信月活跃用户数两倍有余。

来自广告的营收为78.57亿美元,同比增长51%。其中,来自移动广告的营收占广告收入的85%,而去年同期的占比为82%。营收成本与支出为47.05亿美元,去年同期为33.72亿美元,同比增长40%。运营利润为33.27亿美元,去年同期为利润20.10亿美元,同比增长66%。运营利润率为41%,去年同期为利润率37%。

虽然第一季度来自广告的营收占比过高的消息遭到了一部分人的争议,但总体来说是利好消息。
事实上,在前不久的F8大会上,Facebook刚刚宣布正式加入VR相机大战,对于VR视频的野心也毫无保留。为什么Facebook选择在这个时候“突然”关闭Oculus Story Studio?

纷纷叫好的举动

如果财报公布获得的评价褒贬不一,那么关闭工作室的消息却获得了外媒的满堂喝彩,大家纷纷撰文对Facebook这一做法表示赞同。

这种情况出现的原因在于,Faceook不再内部去竭尽全力巨资制作VR电影,而是更加关注第三方团队,希望通过资助更多的创作者来建立一个不断迸发创造力的社区。

虽然Oculus Story Studio制作了荣获国际大奖的VR电影《Lost》、《Henry》、《Dear Angelica》,以及可以进行VR动画创作的工具Quill。但对于大部分VR影视团队来说,Oculus之前的做法并没有带给其他很多益处,相反是一种竞争。

举例来说,Oculus在自家VR分发平台,可以给予Story Studio的作品更多曝光度,比如大量的公关,甚至是在平台上安排更显眼的位置。这也无形对Oculus和第三方开者的关系维护中造成了顾虑。

Oculus内容副总裁Jason Rubin在博客中声明,把重点放在资助外部创作者身上,他们向这部分艺术工作者提供了5000万美元资助,帮助他们制作“实验性”的非游戏VR内容。Oculus同时还会向其提供诸如教程、开发最佳实践和外联机会。

往大了说,Oculus此举能够帮助更多第三方团队制作更好的内容,帮助整个行业成长。对于这些外部开发者,美刀的支持才是最关键的部分。小团队们需要不断实验和试错,在不断跌倒中向前进。Oculus的支持无疑提供了一定的保障,因此外界一片叫好也不难理解。

然而帮助第三方开发者并不是关闭Oculus Story Studio的唯一原因。要知道此前该团队正在兴致勃勃参与VR漫画的尝试,同时此次被关闭也导致了最新电影VR项目Neil Gaiman儿童书“The Wolves in the Walls”的VR改编也将被取消。因此我们用了“突然”一次来形容这一举动。

费时费力却效果不明显的内部打造

在Oculus Story Studio的关闭公告上显示:“《Lost》、《Henry》、《Dear Angelica》和《Quill》为今天的VR故事叙述建立了基础。Story Studio团队是VR发展的先驱者…”

先驱,确实是Oculus Story Studio成立之初起到的作用,作品荣获大奖确实给了行业正能量以及一定的指导作用。然而随着Within、Baobab、Penrose、Felix & Paul等工作室完成了可观的融资金额,可以在圣丹斯和翠贝卡等大型电影节上收获赞誉,Facebook对于Oculus Story Studio的现有价值产生了动摇。

越来越多优秀团队的出现,甚至一些初创团队有想法只是资金匮乏和缺少试错机会。而Oculus Story Studio成立28个月却只有3部推出的作品,实际作用与原本设想领导带动整个行业发展的目标有不小的差距。

VR影视作品与VR游戏不同,一款游戏用户可能花上十天半个月甚至一个月的时间享受,而视频内容即使反复看也只有短短几天。28个月3部作品显然难以满足用户的需求,更别提未来能打开整个市场。

正如Jason Rubin在博客中所说:“我们一直在寻找资源分配的最佳方式。经过慎重考虑,我们决定把重点从内部创作转移到支持更多外部制作。作为转变的一部分,我们将关闭Story Studio。”

在资源和精力分配的考量后,Oculus Story Studio完成了历史使命。现在,在Facebook眼中,集中精力帮助第三方开发者,才能实现其帮助行业发展的目标。

视频是未来几年Facebook的主要发展业务之一

当Oculus管理层换血后,Oculus可以说彻底挂上了Facebook旗下子公司的标签,服务于Facebook整体生态布局。无论是今年的F8大会还是Q1财报分析会议,都可以看到Facebook对于视频的重视,包括AR平台的构建、加入VR相机大战等等。

Oculus Story Studio被关闭同样也是顺应其大方向战略,帮助和拉拢更多内容创作者,提升平台的竞争力,创造更多广告收入(包括AR平台的打造的直接目的之一其实也是也广告商服务)。

因此,Facebook不会放弃对于VR影视的重视。未来,我们很可能会和《Robo Recall》一样看到Oculus重金支持外部团队打造大作。作为竞争对手,HTC在去年年底成立的自家工作室Vive Studios又将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