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ZINC报道:如果说中国的公司要做一套完整的操作系统,你是否会呲之以鼻,并且坚持认为只有硅谷的公司才有机会?是的,在我们绝大多数人的认知中,中国的公司是很难做出安全、体验较好的系统的。熊文龙和他的极维客也曾经历过一遭,在融资时吃了闭门羹。

极维客ceo熊文龙

极维客 CEO 熊文龙

如今的极维客,已经将原来研发的一套系统进行剥离,搭建了一个VR内容分发平台,并且推出了一代点触式手柄——Gevek Touch。从手机游戏移植,再到VR游戏的接入,极维客正在有条不紊的发展。

作为一个极客,熊文龙对技术、产品和市场的关系有着自己的看法:“有时候技术做得太深,太牛的技术并不一定适合市场,我们做任何技术产业必须要符合市场,才能够让技术真正成长起来。这是非常苦恼的事情,我是技术出身的,有时候很理想化,想要做出很牛的技术,但是创业时无论是做技术,还是做其他一定要符合市场,才能发展起来。”

目前,极维客已经完成了A轮数千万的融资,熊文龙表示要尽量控制烧钱的情况,不会做太多的投资,绕开大平台做细分垂直分发平台。那么内容分发平台具体情况是什么样的?对于开发者团队和内容投入上又有什么样的措施?针对目前的VR市场又有着怎样的思考和判断呢?VRZINC向熊文龙进行了采访。

以下是采访实录:

在创办极维客之前,您是做哪一块的?

熊文龙:主要是做智能手机等电子产品的操作系统,软硬件都懂。我私底下是一个极客,会做一些比较黑客的东西,写一些小型系统,破解一些东西。

技术、产品投入得符合市场发展规律

创办极维客,有什么样的思考?什么时候离开时关注VR的?

熊文龙:2012年时我开始接触视觉相关的东西,如Google glass、视频3D技术等。2013年我开始创业,到了2014年才关注VR。当年做手机操作系统时发现,这个产业虽然目前门槛还是挺高的,技术还是挺尖端的,但是过了几年智能手机就会变得很平庸了。你可以理解为,它就是一个处理器。因此,我在思考,可不可利用手机做一些更好的产品,由于我关注Google glass,所以想到的第一个产品形态是做双目的Google glass,加上完整的3D操作系统,类似于Hololens。

与此同时,我也在思考是要做封闭式的,还是做透明式的。因为我是做操作系统出身的,所以我一开始调研的是软件这块,在全息投影、裸眼3D和VR三个方向进行了对比分析,发现VR的产品更容易普及到消费者手中。因为B端产品只针对少部分人群,全息投影设备太大,裸眼3D有缺陷,屏幕太小了,除非做一种外面的电视广告,只有移动VR才能真正普及到消费者人群中去。我想做一款大家都想用的,这是一件让人很自豪的事情。

当然做VR眼镜理想很好,但是成本太高了,我们必须把理想落地。我就先做操作系统,硬件暂不碰,直到2014年操作系统做完准备做硬件时,发现融资挺困难的。尤其是做操作系统,很多人会抱以惊讶的表情,并且认为这只能是硅谷干的事情。后来,我把操作系统中的一个模块剥离出来,也就成了现在的平台,硬件也不做了。这个平台集成了我们的核心技术,这样成本又低,风险又低,才真正符合市场。

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体会:有时候技术做得太深,太牛的技术并不一定适合市场,我们做任何技术产业必须要符合市场,才能够让技术真正成长起来。这是非常苦恼的事情,我是技术出身的,有时候很理想化,想要做出很牛的技术,但是创业时无论是做技术,还是做其他一定要符合市场,才能发展起来。

国内VR厂商开始进行联合

针对国内VR发展现状,目前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熊文龙:我觉的VR早期的时候,大家都习惯于独自为战,资金比较充裕的都想搞一个生态闭环。随着这段时间受到HTC、Sony等国外大厂的冲击,国内厂商开始联合了,这样进行优势互补,能够提升整体的水平。

国内VR的发展速度与我预计的是差不多的,大家还会存在很多问题。其实可以参考互联网的十几年的发展过程,VR也需要这么长时间。因为现在只是解决3D、交互等一些问题,其实通过一些科幻片也能了解到,真正的VR应该是需要沉浸的时候可以接入进去,不需要的时候可以退出来。

VR所构建的世界是与现实世界平行的世界,我们在里面可以受到教育、学习东西,交互等等,也可以退出来,人不可能完全的生活在里面,距离用户能够自由的行走在VR世界里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虽然说现在存在很多问题,但是你不能否定它,这需要符合市场发展发展规律,也不能说默默的把一个产品做到最好在投入市场,用户还没有接受它,谁来给你钱呢?像MagicLeap这么前沿的公司,产品还没有出来,在中国很难有人去投钱给他们做研发,也只有硅谷的公司才会投。

在中国,产品投入市场获得反馈,有用户在用,投资人看到会给你一笔分钱,技术成长后产品迭代再投入市场,再通过市场反馈进行资金叠加,这才是符合市场规律的。所以,我相信目前的大家的产品在教育市场,虽然不够成熟,但肯定会迭代的越来越好的。

交互+内容分发 Gevek touch一代停产

极维客目前主要业务构成是交互+内容平台?

熊文龙:差不多是这样的,交互很重要。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这是接受信息,还有发送信息,眼球、手势、脑电波等都算,未来最终形态目前还不好说,但是在形成之前,现在的很多交互只能算是发展过程中的形态。

geek touch

Gevek Touch

Gevek touch目前的销量怎么样?

熊文龙:这一代已经停产了,用户反馈还是存在一些问题。对于用户来说还是有一定的学习成本,我们4、5月份会推出一款新的产品,基于第一代进行迭代。

Gevek touch点触式的产品形态,是否会担心手机、平板所带来的冲击?

熊文龙:我们是尽量简单化,不跟手机产生冲突。我们并不限制用户只用我们的手柄,XBOX上的游戏也可以控制了,单摇杆的也可以控制,手势识别也在做。我们平台上所有的游戏,任何输入设备都可以用,我们是做一个开放平台。

现在设备适配了多少款手机?适配iOS系统吗?

熊文龙:目前适配了40-50款安卓手机,iOS还在准备中。

iOS和Andriod用户关注VR的占比谁更高?

熊文龙:Andriod的用户高一些,我了解到的是其他几家公司都是先推Andriod平台,因为Andriod是开源的,学习成本相对来说较低。很多团队学到的深技术,都是在Andriod里学到的。另外,就是大家都在推Andriod系统的设备,iOS系统的苹果还没有推。

是否意味着还需要苹果进来推整个iOS 的VR市场呢?

熊文龙:不是绝对的,只是大家还没有重点去推iOS平台去推内容。

手游移植仍有价值  暂不做内容团队投资

分发平台目前用户相关数据是什么样的?以及内容分发情况?

熊文龙:用户量10万左右,日活在2000-3000人左右吧。手游移植的有100多款,原生开发的VR游戏也有100多款。我们今年将会扶持原生内容开发者,现在很多Demo级别的内容很难推市场。因为变现能力比较弱,所以现在很多团队只能做Demo。

VR舱

内容分发平台

手游移植,是否会担心品质的问题?

熊文龙:手游移植从目前来说是有价值的,而且一定会长期存在。未来肯定会有用户是不喜欢沉浸式的,喜欢大屏的,我们能够做到让用户在一个立体的环境里面玩大屏游戏。

移植的游戏和原生游戏是怎么收费的?

熊文龙:原生的VR游戏都是免费的,手游移植过来的游戏按照原来的收费方式进行收费。目前还是教育市场,让VR更普及吧。

从平台数据来看,用户更偏好什么类型的游戏?

熊文龙:目前,用户更倾向于玩一些知名度高的,大IP的产品,在具体的游戏类型方面用户暂时还没有做区分。

现在是否有考虑屯一些IP?

熊文龙:也会有一些IP。因为做为一个平台,如果IP全是别人的,那我们只是一个简单的聚合平台,那么价值肯定不高,很快就会被别人超越了,所以我们会做一些IP,或者是联合一些IP做一些内容。

未来与开发者的合作模式有制定出来了吗?

熊文龙:还在制定中。其实就是我们给开发者钱,帮他推产品。

是否会考虑投资一些游戏团队?标的又是什么样的?

熊文龙:目前来说,我们应该不会去做投资,但是我们会有扶持计划,大家共同来做。对于我们来说,投资风险还是比较大的,我们可能会考虑独代。

完成A轮数千万融资  做垂直平台

极维客接下来有哪些计划?

熊文龙:应该是技术+市场。技术会成为今年很多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今年我们做了一个移动VR游戏竞技赛,拿一些传统的竞技手游作为比赛项目,进入高效教育市场,每一周期会设置百万的奖金。除此之外,还会涉及到一些视频的合作拍摄,今年的市场投入会有计划性的投入。

VR电竞大赛,内容质量、用户规模还没有起来,是否做得太早?

熊文龙:你说的问题是存在的,所以我们做存量市场,就是在手游上已经积累大量用户的产品,必须要按照市场的发展规律来一步步推进。工匠精神一定要有,但是也要符合用户当前的习惯。

做内容分发平台是非常烧钱的,以极维客的发展速度,现在是否已经完成了a轮融资?

熊文龙:A轮数千万融资已经完成了,今年我认为是VR平台大战,我们会绕开大的平台,做细分领域的内容分发平台。也要避免平台的烧钱行为,通过市场回流资金来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