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一家公司的卓越成就,我们通常喜欢用伟大一词来去形容。它的伟大来自于其建立的技术壁垒、商业模式创新、社会责任的担当等。

在笔者眼中,HTC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它的伟大在于牺牲自己,壮大敌人

回顾HTC的历史,不得不提王雪红和陈文琦(后两人结婚)创立的威盛电子(VIA)。

PC领域:黯然退场

1987年,威盛成立。值得注意的是,英特尔于1968年成立,AMD1969年创立,ARM1991年成立。

威盛当年在芯片处理器领域如日中天,曾经是全球最大的主办南北桥芯片厂商,是除IntelAMD之外,唯一一家拥有X86架构授权的公司,曾经有台湾英特尔之称。除高通外,威盛是唯一一家拥有CDMA基带授权的公司(后1亿美元卖给Intel)。

与此同时,威盛是全球唯一一家同时生产X86架构和ARM架构处理器的厂商。另外,威盛不光有CPU知识产权,还有GPU(图形处理器)的知识产权,这部分资产来自HTC2011年买下后又转售给威盛的S3 Graphics

在今天看来,威盛当年是一家当之无愧的伟大公司。然而这一切终止于2000年与英特尔的官司(包括了5个国家的11宗官司,27 项专利),2003年威盛与英特尔正式达成和解,威盛得到了英特尔相关产品专利总计十年的交叉授权,威盛退出主板芯片领域,从此基本上就从普通消费者眼里消失。 

由于该公司实体下掌握的知识产权实在太重要,所以一直在维持着低强度的运营。有业内人士打比喻,说威盛这些年纯粹是靠HTC输血才活下来的。

此时,ARM开始崛起了。20世纪90年代,ARM公司的业绩平平,进入21世纪之后,出货量呈现爆炸式增长,ARM处理器占领了全球手机市场。

手机领域:一个时代的崩塌

上个世纪 90 年代,跨入亚洲四小龙的台湾得益于新竹科学工业园区的建立,其电子产业得到了蓬勃的发展,尤其是为欧美国家代加工电子设备的厂商遍地开花。

做芯片处理器的威盛走了,做手机的HTC来了,然而历史仍在重演。

1997 年,王雪红、周永明和卓火土组成的铁三角共同创办HTC,经营代加工业务。主要是代工制造搭载 Windows CE 系统的掌上电脑,但由于该系统操作复杂,名气小众,并未能打开局面。

2000 年,HTC与康柏(已并入惠普)合作生产的 掌上电脑iPAQ 横空出世,被列为吉尼斯世界纪录里功能最强之 PDA,HTC扭亏为盈。

2002 年,HTC与微软联合推出全球第一台搭载 Windows mobile Pocket PC,此操作系统就是当下 WP 8 的前身。同年10月份,推出全球第一台搭载微软Smartphone 2002软件平台的智能手机。

除此之外,HTC与欧美国家运营商的合作,尤其是与英国电信运营商 O2 和法国电信运营商 Orange 的合作,为HTC快速发展冲击更高峰提供了巨大动力。

2004 年以后,市场对智能手机的需求越来越大,而代工厂的利润却渐渐被压榨的愈发走低,HTC开始自我革命,走向自主品牌建设之路。

2007年,HTC顶住从代工竞争对手身份转变后外在合作伙伴倒戈,股权狂跌的压力,两年内,相继推出试水的 HTC Touch 和外型惊艳、名噪一时的 HTC Diamond

2008年,HTC 加入OHA,并联合电信运营商 T-Mobile 推出世界上第一款安卓手机 T-Mobile G1——也就是后来 HTC 大名鼎鼎 G 系列的始祖。

2009 年,HTC 推出了具有多点触控功能的 G3HTC Hero),并与iPhone 3GS狠狠扇了塞班系统和WM一记耳光。

2010年,HTC G7HTC Desire 上市,安卓系统升级至2.2,硬件相对成熟,虽然价格居高不下,但与运营商的深度绑定合作,G7走向世界各地,HTC销售业绩爆炸性增长。

2011年,HTC MWC 上拿下了最高殊荣的「2011 年最佳手机公司」大奖。

随后,HTC财报开始出现问题,直到2013年,HTC财报利润仍在下滑,并且出现首次亏损。

在最风光的两年内,HTC迎来了与苹果的专利官司。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裁定 HTC 部分设备侵犯苹果专利,禁止HTC部分型号 手机在美国销售,禁令生效日期是 2012 4 19 日。这项裁决直接刺中HTC的心脏,在HTC的主要市场进行了市场禁令,也由此揭开了HTC全面衰败的大幕。

更为致命的是,HTC完全不重视大陆市场,甚至有些忽视大陆消费者的需求。可以说,HTC是失之东隅、再失桑榆,丢了美国市场,再丢中国市场。

根据腾讯CDC发布的《2016年手机市场深度调研报告》指出,中低端市场中,国产安卓品牌在占有绝对优势。中高端市场中,华为与三星占有一席之地。高端市场是苹果的天下,三星是其中能与苹果抗衡的唯一安卓品牌,而HTC已经成为非主流手机品牌。

201612月,HTC发布2016Q4财报,报告显示HTC净亏损6.8亿元,连续7个季度亏损。

20173月份,HTC出售上海手机工厂。

一个时代的崩塌,HTC只能眼睁睁看着市场被曾经的小弟瓜分殆尽。

VR领域:领先者与守卫者

回顾历史,无论是在PC时代,还是智能手机时代,HTC一直是领先者,其拥有很多企业无法拥有的超前眼光,也更有破釜沉舟开拓新领域的勇气。作为领先者,HTC一次次证明其伟大和难能可贵之处。

虚拟现实,HTC又一次成为全世界的焦点。

201532日,MWC 2015发布HTC Vive,让更多的人看到VR未来的无限可能性,迅速推动全球VR产业进入开荒期。

20166月,HTC推出面向企业用户的Vive虚拟现实头盔套装—Vive BE(即商业版)。

201611月,HTC Vive头戴式设备荣登2016中国泛娱乐指数盛典中国VR产品关注度榜top10”

可以认为,HTC Vive的每一次动作都将是行业的焦点,甚至对整个行业有着重要的影响。

2016年年底,根据Superdata报告显示,2016HTC Vive出货量42万台。

时至今日,作为VR产业的领先者,在如今一片红海的市场中,HTC再度面临守江山的问题。

缺乏安全感是HTC目前最主要的表现。虽然HTC今年出售上海的手机工厂,但VRZINC发现,HTC目前手上现金储备达358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80.7亿。也就是说,HTC手上有钱,并没有窘迫到被迫卖厂的地步。在智能手机时代,HTC经历了股价的潮涨潮落,一度面临生死存亡的问题,因此HTC更加明白手握足够的现金,比起虚无缥缈的股价更让人安心。

这种缺乏安全的表现不仅仅表现现金储备上,在VR硬件的售价上更为明显。HTC CFO沈道邦曾在电话会议中一再强调,HTC会把提升利润作为第一要务。而这个目的直接影响了营运成本的缩减,手机和VR业务策略的选择。这也是为什么HTC Vive硬件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注重硬件设备的盈利。

在此刻,背靠Facebook乘凉的Oculus在大幅度降价,对于开发者和内容进行大力度扶持;联想、华硕、宏碁、LGOEM厂商推出了基于“Holographic”平台的MR头显,售价更低,并且加入inside-out功能,而HTC仍在用Outside-in实现空间定位和动捕。

在平台合作方面,Steam平台已经放弃与HTC Vive的独家合作,尽可能的开源所有接口和技术;在用户策略上,HTC Vive又采用的迂回的方式B2B2C,对于其官方所透露的国内线上线下分发平台Viveport周活跃用户超过10万的数据,VRZINC不得不再次给打上问号。

有业内人士曾多次向VRZINC表示,单款游戏在Oculus平台上的日活跃数是Steam平台的10倍,HTC Vive 40多万的出货量,大部分积压在渠道手中,消费者购买的设备绝大多数也处于积灰状态。

虽然VRZINC无法验证该消息的准确性,但Vive最近采用的分期付款和租赁方式销售头显来看,HTC正迫切清仓

HTC的致命问题,危机四伏

回顾HTC的二十年,不难发现HTC犯了很多致命的问题,而这些问题Vive也同样在犯。

知乎网友是这样评价HTC的:丫鬟命,公主病没有苹果的命,得了苹果的病,不,比苹果还要作

其实结合目前Vive在全球市场的举措来看,HTC在市场、用户、产品、运营等策略上犯了以下几个错误:

第一,不接地气,爱吹嘘。无论是HTC手机,还是Vive都不够重视中国市场,这种重视不仅是市场投入,更关键的是了解市场。

在手机业务方面,HTC过度看重欧美市场,忽视中国市场的需求,因此在产品定位、产品营销方面在中国市场表现较差,最终因为官司纠纷丢失美国市场,中国市场又被瓜分殆尽。

或许是吸取手机业务的教训,Vive一开始便进入中国。然而在市场策略方面,太不接地气,对媒体不够友好。公司盘子铺得很大,无论是硬件,线上、线下分发平台,还是教育等等诸多领域,Vive试图通过仅有的先发优势构建内容生态,殊不知步子迈得太大,容易扯着蛋。HTC Vive的某些高管对外言论不负责任,爱吹嘘,不务实。

第二,对开发者不友好。去年HTC Vive举办的开发者大赛,公布了最终的获奖名单,按照规则获奖名单中的开发者应当获得奖金。然而根据VRZINC实际了解情况,很多获奖的开发者并没有拿到这笔奖金。

HTC Vive对这些获奖开发者表示:“HTC Vive已经给了你足够的名气,如果要奖金拿必须内容独占。

另外,Vive此前推出的Vive X加速计划,合作团队使用的设备需向HTC购买,此为其一。其二,HTC Vive甚至想开发者提出无偿获取股份,或者以更低价格获取股份。

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开发者向VRZINC的反馈。然而对比Oculus Daydream的对于开发者的扶持力度,HTC Vive 这些举动完全是引火自焚。

第三,价格过高,调整不及时。这与HTC的市场和产品定位有着直接的关系,在手机业务方面,HTC一直主张做中高端手机,而忽略了低端手机市场,面对苹果、三星等厂商的竞争,价格过高,没有竞争力,在国内厂商价格战上的围堵时,没有及时调整,最终放弃中国市场是其最大的败笔。

Vive目前的状况与当年的手机业务类似。在价格方面,国内PC VR头显厂商已经将价格控制的很低,并且在产品体验上与Vive相差无几,而Oculus今年大力度降价,也让国内厂商考虑再度降价。

除此之外,随着联想、华硕、宏碁等OEM厂商的进入,300美元的价格,让Vive直接丧失竞争优势。而HTC坚持靠硬件赚钱的想法,或许成为泡影。

第四,迂回获取用户。很多硬件厂商与HTC Vive都陷入一个怪圈,通过B2B来赚钱,从公司的角度本无可厚非,但从产业的发展角度来看,并不是一件好事。硬件出货量低,厂商会指责内容不够好,内容做不好,CP会职责硬件出货量低,这究竟是悖论,还是我们自身的观点出了问题?

通过B2B2C的方式获取的用户,对于PC VR来说,不是目标用户,PC VR的用户一定是硬核用户。这也是为什么Oculus坚持直接TO C,而不是通过B2B2C的方式,绕圈子抓用户。只有抓到了硬核的用户,平台的生态才能建立,用户的付费习惯才能健康的培养,内容方和平台方才能通过内容分发赚钱。

PS VR便是非常典型的例子。

第五,内部动乱,腾讯挖人。2013 年,HTC 的首席工业设计师简志霖(New One 的发明者)因为泄露商业机密罪被司法机构逮捕。随后,HTC首席营销官、前首席财务官、首席运营官、首席产品官(Kouji Kodera)、全球公关总监副总裁(Jason Gordon)、全球零售营销经理(Rebecca Rowland)、数字营销总监(John Starkweather)、产品战略经理(Eric Lin)等高层纷纷接二连三的离去。

重要成员纷纷离去,内忧加外患,这无疑对HTC来说如同雪上加霜!

VR方面,Vive内部高管内斗也非常严重。有消息人士向VRZINC透露,腾讯已经挖了Vive台湾和香港的团队,两支团队属于技术团队,所涉包括动捕、无线和图像等相关技术。腾讯VR一直在研发PC VR头显,但困境在于一堆外购技术组合在一起无法量产。

VRZINC已经向Vive多位友商高管求证了该消息,虽然无法确认具体情况,但挖人一事已是板上钉钉。

或许问题还有很多,但HTC和它的Vive并不是个例。

总结

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

对于VRHTC和王雪红这一次就像他们进入曾经的智能手机领域一样,时间同样很早,甚至在还没有迎来VR真正爆发前,HTC就非常笃定的进入了,然而历史的经验也告诉我们,虽然先发优势在一定程度上让我们抢占先机,但面对后来的进入者同样要做好战斗的准备,否则已经取得的市场份额有被瓜分的可能。

在这片红海的竞争中,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