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F8大会如约而至,Facebook也没有让大家失望,放出了不少消息。除了时隔一年,正式公布自家VR社交平台Facebook Spaces外,同时展示了对于AR的野心,推出了许多用于相机的AR工具,统称为“相机效果平台”(Camera Effects Platform)。其中主要的两个工具分别为AR Studio、Frame Studio。

事实上,Facebook并不走寻常路。无论是Facebook Spaces的去游戏化,还是为了进一步加强对Snapchat的竞争而开放AR相机效果平台,都表明了Facebook对于VR和AR技术发展个性化的方向和态度。

去游戏化的Facebook Spaces

在昨天的文章中(《F8大会召开在即,时隔一年的VR社交,如今是个什么模样?》)VRZINC提到,现在几乎所有的VR社交平台都是将传统社交娱乐VR化来尽可能提升用户的存留,其中又以多人社交游戏的模式为最。Rec Room、Altspace VR、High Fidelity 、vTime等等均是如此。

深度

F8大会召开在即,时隔一年的VR社交,如今是个什么模样?

2017-04-18 0

游戏本为社交一环,为什么说Facebook在自家的VR社交平台却想要去游戏化?

去年F8大会更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便是Facebook CTO Mike Schroepfer 和Oculus的成员一起在虚拟世界里来了一段自拍的演示。在今年的演示中,无论是角色构造、VR通话、3D绘图等也都尽量避免游戏元素的出现。对此Facebook VR社交产品经理Mike Booth曾这样解释,因为通过Facebook的研究发现,玩游戏(甚至包括与其他人一起玩游戏)会冲淡社交体验。体验越是趋向于游戏,人们的互动就越少。

当然减少并不代表能完全去除,因为多人社交游戏本身就是用户的习惯,包括在去年OC3大会上扎克伯格自己也演示一段与同事打扑克的内容。有别于竞争对手对于社交游戏的依赖,Facebook Spaces需要在技术上下更多功夫才能给用户更好的体验,从而留在VR世界进行社交。

形象设计的打磨 提升互动真实性

虚拟化身的快速廉价构建是VR社交的基础一环,有不少公司正是通过此技术获得资本的青睐,比如HTC投资的ObEN。

在Facebook Spaces中用户登录Facebook 账号,系统就会利用机器学习算法,根据用户的过往照片,自动生成一个相近的形象。然后用户可以在这张照片的基础上进行定制,选择自己眼睛的颜色、发型、各种脸部特征、包括装饰品等等。

团队负责人Rachel Franklin介绍,为了让人们在虚拟现实世界里进行互动时也同样拥有真实的感受,而不是觉得自己在和一堆卡通形象互动,他们在细节上花了非常多的心血,光是虚拟用户形象,就迭代了很多次。而Mike Booth表示,其实人们很矛盾,因为很多人都并不喜欢完全真实的自己出现在社交网络上。而由于这些形象是算法通过分析照片自动生成的,有时算法太聪明太真实,反而会惹恼用户。

为了提升互动的真实感,团队给人物加上了表情引擎,让每个人的形象都拥有接近真人的表情。虽然 Oculus 头盔并不能真的追踪眨眼和面部运动,但是在 Facebook Spaces中,用户的头像还是会自动眨眼,嘴也会在说话时不停地运动,根据语音识别普配出大概的发音嘴型。此外用户也可以通过手柄 Touch 来做一些简单的动作。比如把手放到脸颊两侧,表示惊讶等。

另外,根据头部的轻微运动,算法可以判断出用户们眼睛看向的位置,实时同步到虚拟人物身上。而当人们在虚拟世界里击掌和握手时,系统都会提供声音和震动的反馈,还会有 Emoji 表情出现。

当然Facebook Spaces中也预留安全设计,当VR环境中对方的手和人物近到一定距离的时候,他的手就会变得透明,就好像伸到了一个泡泡里一样,Facebook工程师们管这个叫做“安全泡泡”。

我们可以看到对于Facebook而言,VR社交最需要下功夫的还是社交体验本身,从技术角度打磨产品来提升用户的体验。

用AR相机效果平台来应对Snapchat

如果说Facebook Spaces的公布在情理之中,那么Camera Effects平台的宣布多少有点出人意料。不过细细想来,Facebook与Snapchat竞争依旧,此番摆到台面上更多是正面怼的决心。插播个题外话,F8大会的当天,Snapchat也推出了名为“World Lenses”的全新滤镜,用户点击手机的后置摄像头就可以获得全新3D滤镜效果。

自三年多以前试图以30亿美元收购Snap遭到拒绝后,Facebook收购了照片滤镜应用Masquerade。2016年8月Facebook还推出了Instagram Stories,其内容和提供的服务与Snapchat的主要服务颇为相似。一直以来,外界评论普遍认为Facebook在AR滤镜的举动都是模仿Snapchat。

正如相机效果平台的字面意思,扎克伯格认为,智能手机将成为Facebook构建AR未来的第一大步,智能手机摄像头会是“首个增强现实平台”。目前相机效果平台上主要提供两个工具:AR Studio可以为照片和视频创建各种AR效果。而Frame Studio则是用于实现静态重叠。

扎克伯格称,未来SLAM、3D效果和AI识别这些技术,将集成到相机效果平台的基础功能中。此外虽然目前该平台主要支持智能手机摄像头,未来也会支持AR眼镜。

Camera Effects推出的直接目的就是针对Snapchat。提供开放式的AR滤镜平台,吸引更多开发者来生产更多AR滤镜效果,从而增强自身竞争力。

至于未来Facebook是否会把AR平台做大,从相机滤镜辐射到AR游戏等等,现在谈还为之尚早。正如扎克伯格所说:“我过去认为眼镜会成为首个主流的增强现实平台,而且或许我们需要等5-10年的时候才能实现所希望的那样。”

几年以后的事可说不准,现在先把Snapchat打趴下才是Facebook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