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HTC在深圳举行了第二届Vive生态圈大会。本次大会重点公布了vive一些项目的最新进展、合作以及软硬件的相关动态。

事实上,这场大会的主角,只有Vive自己。

在国际虚拟现实研究院成立仪式后,HTC Vive中国区总裁汪丛青进行了《VR翌年:生态扩建》的主题演讲,提出Vive 将以“3V+X+3E”的策略来建设生态系统。“3V”指Vive、Viveport和Vive Studio;“X”指Vive,VRVCA,IVRA和IVRI;“3E”指Entertainment(娱乐),Education(教育)和Enterprise(企业,即行业解决方案公司)。

然而本次生态大会,我们能看到HTC在往B端的道路上加速狂奔,但所谓3E战略中娱乐的部分却颇为单薄。这更多是一场B端特别是VR教育的狂欢。

秀肌肉、想降价先打包

按照国际惯例,开场需要秀肌肉。

汪丛青在演讲中宣布,有超过20000个独立的开发公司在Vive开发产品,此外超过1000个线下店在使用Viveport Arcade。

第一批vive x计划收到来自亚洲及欧美等30多个国家超过1200个团队的申请,最终入选33家。其中75%团队已经拿到下一轮融资,85%团队已经推出自家新产品。

第二批vive x计划同样收到超过1000家团队申请,最终选定36家团队。

VRVCA 是HTC联合多家VC成立的基金联盟,目前有45家投资公司参与,可投资额达到170亿美金。此外已经有16家团队获得该联盟投资。

IVRA (虚拟现实产业联盟)则吸引了300家厂商和团体参与,正在加快推出各种标准制定。

除此以外,vive宣布提供了新的VR广告接入SDK。

虽然HTC此前坚持称没有降价的必要,不过本次将推出商用多人套装Vive GE,该套餐包含10个头戴设备和两个定位器,售价49999人民币,将于2017年5月发货。

教育先行 抢夺B端市场

从本次大会宣讲的内容占比来看,VR教育是当之无愧的二号主角。

除了在vive 3E战略中特别将教育从行业应用中剥离出来,单独成类外,大会近半的演讲嘉宾和内容都是围绕VR教育展开。

其实在去年汪丛青多次接受媒体的采访中,都毫不吝啬地表达了对VR教育的看好。在《在往B端狂奔的路上 HTC想扮演的不止是硬件公司》一文中,VRZINC分析了HTC对于B端业务加速布局和发展。

深度

为什么HTC又指责Oculus内容独占?合理吗?

2017-03-15 0

很显然VR教育将是未来HTC关注的重头戏,汪丛青在本次演讲中提到,“目前已经在和国内十几家学校合作推广VR教育,希望年底实现与几百乃至上千家学校的合作。”为了打消一部分家长对于使用安全的顾虑,HTC还特意联合北京高校推出相关使用研究报告。

在汪丛青的十个预测中甚至有这么一条,“所有学校和教育机构都会认识VR,抢着使用VR。”可能是为了表现幽默,他还在大会上讲了类似“家里摆了一台Vive是成功的象征。”“Vive让你的房子更像豪宅。”这样的话。

HTC对于VR教育的另一层布局则是在去年与慧科集团和学堂在线联合成立的威爱教育(Vivedu)品牌,联合北京航天航空大学软件学院及职圈求职,来培养VR/AR人才,将于今年下半年开始招生。

此外还有之前与视觉教育平台Lifeliqe合作,以及vive x加速计划中也有不少对VR教育项目的扶持。在HTC的大力推动下,VR教育将迎来更快的发展,但能否达到HTC的既定目标,还需要打个问号。

Vive内容生态,开发者能获益多少?

HTC虚拟现实新科技部门副总裁鲍永哲简单分析了日本、韩国、台湾、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泰国等地区的VR市场,并介绍了一些合作案例。

在鲍永哲看来,日本用户的空间面积非常小,但由于动漫等文化产业的积累,拥有深厚的IP积累,同时日本人脑洞非常大,能想出很多独特的创意与VR相结合。

而韩国则是政府高度重视VR产业的发展,加上游戏产业发达的基础,特别是对于网络游戏的热情。

内容对于VR产业有多重要其实已经成为共识,但在本次vive生态大会上,我们能看到的只有B端如火如荼,国内开发者的C端内容寥寥无几。除了Viveport中国区内容大赛颁奖典礼外,HTC并未给C端内容留下时间和笔墨。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在全面进军B端市场,布局所谓的生态的HTC,对于C端开发者的重视程度会减弱呢?

在GDC 2017上,HTC Viveport主席Rikard Steiber宣布,Viveport的VR注册会员服务费用为每月6.99美元,将会在接下来的几周内进行上线。而本次大会上,汪丛青也再次确认了这个消息,并宣布与《玩家一号》合作拍摄VR电影。

注册的用户可以从Viveport内容池中每个月选择五款进行体验,可以每月更换,也可以选择保持不变。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内容池”的内容除了自家Vive Studios作品外,其他需要厂商自愿加入,毕竟“免费”的举动将会直接影响产品销量。因此具体能有多少产品,能否有足够让用户满意的产品还不得而知。

对比Oculus重金扶持团队甚至独占,索尼推行中国之星拉拢中国开发者的做法,HTC在B端踌躇满志,准备大展拳脚之际(赚钱),给C端开发者还能留下多少支持?

Entertainment本应是Vive 3E战略重要的一环,然而相比后两者(教育、行业应用)的浓墨重彩,本次大会留给它的只有简单的泛泛而谈。

Vive生态大会更多是B端的狂欢,或许我们应该等待的,是Vive开发者大会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