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想看到,这份工作到底能够给社会带来什么样的价值。”——量子视觉CEO张聪

去年,笔者与伍经纬(松禾资本 合伙人)喝咖啡时,他再次向我提到量子视觉,而在此之前,伍经纬曾多次在公开场合介绍过这家公司,让我产生浓厚兴趣的,并不是他们要做VR相机,而是《寅虎》这部VR影片,一部将武打动作呈现得非常不错的片子。

3月21日,量子视觉将发布第一款VR相机,AURA。

博士团队创业

张聪是量子视觉的创始人,在上海交通大学读的博士,之后在香港中文大学从事计算机视觉的研究工作。与张聪一般,另外两位合伙人也在香港中文大学分别在图像处理和视频编码领域从事研究工作。

通常,博士毕业之后,基本就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待在大学、研究所,或者研究单位;二是,去企业。笔者曾跟很多博士和大学教授都有过交流,关于创业一事都兴趣索然。他们更希望待在大学、研究所或者大企业的研究院里从事研究工作,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或许,这正是从事研究的人应该具备的最基本条件。

然而,张聪和他的另外两位合伙人韩庆龙和黄之燊并不认同这种生活。

“我们是希望能够把博士期间所研究的技术和能力转化落地。”张聪顿了顿,向笔者补充说:“我们都有一个小愿望。学了这么多年,博士毕业后都接近30岁,对于工作,我们希望能够为这个社会创造一些价值,所以我们选择创业。如果我们依旧停留在研究所、大企业,从事一些很窄但又很顶尖的工作,但我们更多想看到这个工作到底能够给商业、整个社会带来什么样的价值。”

2015年12月份,香港中文大学的这三位博士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创业,量子视觉成立。

“出来创业时,找了一些方向,VR非常适合我们,我们所研究的一些技术,都是现在行业的一些痛点。”张聪向笔者说道。

光做拼接软件不行!

2016年4月29日,量子视觉正是完成天使轮融资,松禾暴风给了数百万元。

在拿到天使轮投资时,量子视觉只是用算法做了一款视频拼接软件。张聪发现一个问题,无论拼接软件做得多好,如果没有硬件支撑,软件永远无法达到他们想要的效果。

为了补充短板也好,离钱更近也好,做硬件似乎已经成为板上钉钉之事。适逢其会,量子视觉产品总监曾是坚果智能影院的产品总监,因此量子视觉在深圳做了的一款相机,AURA。

在国内,做VR相机的公司并不在少数,然而根据笔者了解,国内的绝大多数团队依旧采用BMD、红龙、Gopro等相机进行组装拍摄,而JAUNT、NOKIA OZO等专业级相机价格又相当昂贵,一时间却很难找到合适的VR相机用于创作。

虽然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但并不意味着VR相机便是一个是人都可以干的事情。做面向消费者的低端相机,仍然要面临与国内Insta360、联想、三星等相关公司的竞争,做专业级相机不仅要跟尼康等传统相机公司竞争,而且还要面临JAUNT、OZO等威胁。

对于消费者级的VR相机,张聪的回答与此前JAUNT中国CEO方凎向笔者的回答是一样的,暂不考虑推消费者级相机。当然,张聪也强调,量子视觉和JAUNT的商业模式并不相同。

“JANUT并不是一家卖摄像机的公司,他们的目的是做类似于VR行业的NETFLIEX平台。我们是做相机一体化的解决方案,从产品的设计和使用上,我们更加注重用户体验。我们的目的是想用户使用我们的软硬件来生产高质量的内容,直白点,就是我们是卖的产品并不是内容,”张聪肯定地说。

对标OZO相机,获IDG数千万元投资

目前,量子视觉对标的相机便是OZO。

张聪向笔者说:“AURA相机肯定是面向专业团队,B2B。”

其实,张聪对于产品规划和打法的逻辑与大疆无人机是不甚相同的。大疆无人机拍摄一开始是给好莱坞的团队使用,并不会赚很多钱,直到PHANTOM系列在大C(大R)和小B端中才可能有足够的利润空间。因此,VR的发展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视频质量和解决方案在张聪眼里是VR影视行业亟待解决的问题。

如果这些问题不能够解决,是无法吸引小B端个体商户来消费。

“如果把相机降到3、400元的玩具,它是有市场的,但不是我们想做的事情。”张聪说。

2016年12月份,量子视觉获IDG数千万元投资。

VR影视行业三大痛点

正如SMG战略部投资主任吴霄峰所说,去年VR影视行业解决了“看”的问题,但仍未解决“看什么”的问题。我们看到去年VR影视作品绝大多数都是全景视频,在讲故事、特效和交互等方面的能力相对较弱,打擦边球的题材多不甚数。

VR影视行业的痛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从VR相机厂商角度来看,张聪认为主要存在三大痛点。

第一点,分辨率。目前目前VR影视内容拍摄的清晰度不高,市面上很少有十几目、二十目以上镜头的拍摄设备,大家都还是用两目、四目、六目等非常简单的设备进行拍摄。用的镜头一般也是鱼眼镜头,而鱼眼镜头对画面的损失又过多,所以目一般设备只能做到4K左右的分辨率。

AURA相机

“AURA相机是用二十幕的镜头生成所有双眼各10K分辨的画面。”张聪向笔者说。

“10K”一词,最近被太多人提及,硬件厂商也习惯了堆参数,究竟拍10K的视频是否有必要呢?实际上是有必要的。人眼可视注意的区域不到70°,大部分VR屏幕的主要用途都是锁在70°范围内,现在如果是一个2.5K或者3K屏,有一半的分辨率是1440p,只集中在在70°范围里,只有乘以5才能达到屏幕的极限。

“现在左右眼8K的视频,可以达到现在2.5K或者3K的屏幕极限。现在三星推出的4K AMOLED屏幕,只有达到10K的画质才能把这个屏幕用满。”张聪向笔者解释道。

第二点,3D效果。有别于全景视频和VR视频的关键点是,是否有3D的效果。有3D效果,对算法的要求比较高,也需要足够多的镜头,国外做的比较好的相机包括JAUNT、Facebook开源的SSurround 360等,摄像机上基本上不会小于14个镜头,它需要镜头的集成度比较高,有比较强的算法,而且是球状的。

第三点,一体化。现在很多人可能拿Gopro、BMD、红龙等各种各样设备组装拍摄VR视频,但是从组装到后面整理的一些流程是很繁琐的。包括每一台机器的调试、同步、供电和存储;以及素材整理、拼接和剪辑,一系列的工作都很麻烦。

张聪向笔者说:“我们是一体化设置,我们20个相机是严格的硬件同步,并且是统一的存储,提供监看的软件做监看的操作,一件录制,同时提供素材整理拼接和剪辑的工具。这样一能提高工作效率,二能降低拍摄门槛。”

据张聪透露,AURA相机定价为九万多,具体价格还要明天的发布会才能公布。

“我们压缩了很大的利润空间,希望大家能把这个产品用起来。你想20个镜头,每一个镜头的效果都比Gopro要好,Gopro相机一个就3500元,20个就已经7万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