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产业经过去年1年的快速发展之后,不难发现留给我们去解决的问题有很多。很多人,甚至以这些问题为由,去唱衰一个刚刚起步的行业。他们或选择观望,或选择退场,或不负责任的随意评论。在VR行业创业是一场持久之战,也是一场大浪淘沙的角逐。创业选择市场,市场亦在选择企业。

也许不是VR不行,而是你的VR不行。”SMG战略投资部主任吴霄峰说。

不是VR不行,是你的VR不行

时至2017年,当初坚定在VR这条路上创业的人是如何看待2016年的呢?

3Glasses CEO王洁曾接受VRZINC采访时,对去年的一年进行了总结。她表示:“2016年Q1百花齐放、Q2火中取栗、Q3、Q4则是更加审慎。”

没错,去年整个上半年行业给人的感受是“太热”。下半年,风变了,投资变冷了。心急火燎的投资人们和追逐机会的投机者们心灰意冷的退出市场,很多人会觉得在VR领域创业没有前途。事实上,那些坚定地要做VR的企业,坚定地要做高品质产品的企业,始终在马不停蹄地向前推进。

回顾电影产业的发展,已经走过了100年,放眼今天的VR产业,有些东西是变的,有些东西是相同的。“VR在去年下半年解决了一个问题,能够让消费者知道可以通过VR去看东西。但是,可以看什么东西,这个问题是没有解决的,或者说,有什么好看的,这个问题还没有人来解决。”SMG战略投资部主任吴霄峰向记者说道。

“那些唱衰的人、习惯于看别人笑话的人、或者是看人落难不吃力的评论人,他们才会随时随地发表各种各样不负责任的看法。”吴霄峰不屑一顾地说。

交互是必然 追求极致视觉

今年,当我们在讨论VR行业的时候,你是否有想过VR内容制作的趋势是什么呢?

从今年的圣丹斯电影节(Sundance Film Festival)到GDC大会,不难发现,交互成为内容创作者重点关注的对象,如何做好交互体验,也成为今年的主要课题之一。

圣丹斯电影节已经成为与VR密不可分的电影节,甚至可以说是全球VR节,几乎超过一半团队都是做VR的。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圣丹斯电影节,主要是类Cardboard,目前网上报价3块钱。与很多人一样,吴霄峰认为,Cardboard在2016年是一款革命性产品,帮助VR实现了快速普及。仅仅一年的时间,很多公司已经将感应系统、视觉系统,包括人体动捕、定位、呈现等都连接起来,试图给用户带来更具有沉浸感的体验。

“我始终认为,VR最终要成一个产品,无论是娱乐的,还是教育的、或者是其他用处的产品,一定离不开技术的进步和内容的创新。在过去的这么长时间里,我认为技术是在飞快进步的,但是内容的创新是远远不够的。”吴霄峰肯定地说。

2016年10月份,SMG参投了VR动画《Ivasion!》的制作公司B轮融资——Baobab Studio(以下简称:Baobab工作室)。《Ivasion!》是目前全球观看量最大的一部动画作品,获得了许多重量级电影节的认可,其创始人为《马达加斯加》导演。据了解,Baobab今年的作品中增加了很多互动体验。

“交互,有可能是成为VR视频区别于传统视频重要的突破点,”吴霄峰坚定地说。

在分析2017年,VR内容制作趋势的过程中,吴霄峰提到SMG在圣丹斯电影节上所投的另外一家公司—— Felix&Paul 工作室。

Felix&Paul 工作室在电影节上推出了《马赛人》和《海洋吉普赛人》两部VR纪录片作品,这家公司被公认为真实类视频作品制作排名第一的企业,他们去年拍了非常多有意思的纪录片。包括自然类的、人文类的、体育明星类的。

“他们始终坚持做高品质的,必须有艺术感的,或者有人文关怀的作品,他们希望观众看过作品之后一定是有收获和感悟的。”吴霄峰说“Felix&Paul 工作室追求极致视觉体验的理念是非常有价值的,当我们做内容创作时,必须要坚持一些原则。”

背靠技术、讲好故事,等待爆款出现

在吴霄峰看来,目前的VR影视行业迫切需要1-2个爆款作品,能够激起所有的人兴趣,让全民都关注VR。

从内容创作的规律来看,VR内容创作与经历过100年的电视创作、电影创作没有太大差别,它需要深厚的沉淀和很多的磨练才能够做出爆款作品。在产品的发展过程中,内容、技术是互相促进的。

近日,《最终幻想15》电影在海外上映,据说口碑不错。然而在十一年之前的2001年,Square Einix旗下游戏同名作品《最终幻想7》票房遭遇滑铁卢,虽然该部电影公认为世界上最好的一部CG电影,但票房仅8500万美元,然而制作成本为1.3亿美元。作为一部拥有游戏IP的电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结果是,虽然CG视觉效果做得很好,但是故事讲得不好,人物设定不好,这是最惨痛的教训。

另外,当我们回顾这几十年的技术发展,无线电技术发展1亿用户用了36年,电信技术大概用了11年,在PC端社交网络发展到1亿用户大概用了8年,在移动端大概用了3年,技术的进步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所以在内容的上的创新要抓紧时间。

一部电影的创作需要3-4年,动画片一般是4年,去年比较好的电影《捉妖记》用了八年,《大鱼海棠》用了五年。所以说,VR影视创作需要从技术和内容上共同入手。

当然,抓紧时间并不意味着一两天便可以做出突破性作品,你必须掌握其中的一些规律,坚定的遵循它,耐心的打磨它,依然会有很好的市场反馈。

《爱乐之城》便是一个代表性例子,它是用非常经典的百老汇音乐剧方式呈现的一部电影。它可能跟六十代拍摄的《出水芙蓉》这样的电影没有本质的区别,因为它是一个重内容而不是重技术的作品。

“我觉得我们要依赖技术,但不能只依靠技术。我们要有技术的引导,掌握它的规律,但是同样要遵循艺术创作的规律。只有这样,爆款才会在不知不觉之中出现,”吴霄峰说。

带着镣铐跳舞

VRZINC曾一度用“斯巴达勇士”一词来形容现在身处在VR行业创业的同仁,勇敢、热情、疯狂。吴霄峰对于现在VR行业创业的同仁们,也给出了非常生动的比喻:“带着镣铐跳舞。”

虽然吴霄峰认为,VR发展至成熟还需要相当长的过程。比如设备过重、眩晕、传输达不到要求等,这些仍然是今天困扰VR业务发展的问题。但是,依旧充满信心。他说:“前几年跟同事讨论今天的网络视频,可能很多年轻的同志是无法想象的,我是最早看计算机视频的人,我的计算机解决方案是什么样的呢?”

“我有一台553HZ的电脑,我用了一根ISDN电信网络线,把电脑打开来,用一个下载软件下载种子,基本上要下一个礼拜,下完了以后,在去买一块7、800块钱的显卡装在机器上,显卡要带AV输出的,在把线接到电视机上,可能每天都要去看进度,十天之后才可以在电视上欣赏这部片子。今天,只要你点开就可以直接看到了,你要配一台8、900块钱的手机,4G网络瞬间就可以做到了。这种事情的发生,也许对于VR来说,是过几年就能做到的事情。”

也许,诚如吴霄峰所说,“也许3-5年之后,VR创作正逢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