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底,暴风集团发布2016年业绩快报,2016年营收16.4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52.61%,净利润约5300万元,同比下降69.42%。

实际上,净利润的下滑约70%并不能说明暴风集团出了很大问题,更加恐怖的是其营业利润的大幅下滑,在2016年,其营业利润为-3.69亿元,对比去年的1.6亿元,同比下降329.26%。

一方面是大幅增长的业绩,一方面却是利润上的大幅下滑,暴风集团看上去正如中国特色的互联网生态一样,走上了一条高速发展的道路,毕竟你看,京东直到去年才实现年度盈利,优土、爱奇艺等视频网站依旧在亏损的泥沼当中,滴滴、Ofo等更是其中之佼佼者,但这些丝毫不妨碍这些公司在资本市场获得的青睐。

但是,当我们仔细研究暴风的财报会发现,暴风和上述的公司不一样,上述的这些公司有着很好的概念做支撑,但暴风爆发式的业绩背后,并非如此。

亏损原因,这一次是暴风电视的锅

在暴风解释为何利润在2016年出现大幅下滑时,介绍了三个原因:第一:暴风电视部门的投入过大,加之电视原材料上涨;第二:2015年计入了一笔1.05亿元的暴风魔镜的股权转让收益;第三:股权激励。

这三条原因当中,实际上,第一个暴风电视才是暴风出现巨额亏损的主要原因。但这也是暴风集团能够在2016年业绩实现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
根据暴风集团的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暴风电视销量达到了约80万台,营收9.15亿元,而在2015年,电视的营收为1.24亿元。

也就是说,单是电视一项,就给暴风集团在2016年的收入上增长了8亿的收入,对比其今年16.47亿元的收入,和去年6.52亿元的收入,可以看到暴风集团的业绩增长几乎都是来源于电视部分。

刨除电视,我们看暴风集团其他项的收入(因年度报告完整版尚未出来,因此以1-9月收入做对比),会发现实际上除了因营收占比偏少的网络付费服务有所着高幅度的增长,根据暴风提供的数据,2016年同比2015年增长264%,其它项的收入变化并不大。

暴风集团在2016年的增长上,几乎都是暴风电视所赐,暴风电视给暴风集团带去了高速的增长,但也带来了巨额的亏损。根据三季报的数据,暴风集团传统业务非商品销售收入的毛利率达到了75%,可以看到电视的亏损带给了暴风集团巨大的盈利压力。

暴风电视,价值到底在哪里?

看上去,又是一出互联网公司标准的发展模式,以巨额的亏损换取明天。但是,暴风电视是否真的有价值,需要我们仔细的去思考。

在暴风的构架当中,暴风电视的标的应该是乐视电视,以电视为终端,给用户提供服务以此获得营收,暴风集团表示,电视业务的未来将逐渐通过扩大单片点播、会员费、广告投放收费、互联网电视相关游戏分成、应用程序安装分成等后向渠道,实现持续变现。

但是,现实相当的残酷,目前电视的主要收入来源为硬件销售,2015 年及 2016 年 1-9 月的占比分别为 100%、99.34%,剩余少量收入通过单片点播收费、会员费等其他形式实现。

再看乐视的财报,2016年上半年乐视网会员付费业务收入实现27.09亿元,其中主要贡献者就是乐视超级电视。

根据乐视在去年年底的一场发布会上透露的数据,其大屏生态已经达到千万级用户,其中乐视超级电视会员占比91%,96%的同步院线用户同时是超级影视会员。

可以看到,其中的差距是全方位的。实际上,对于暴风电视未来是否能够搭建出一个类似乐视电视的生态,主要还是在于其内容是否能够支撑用户对于暴风电视的购买欲望以及会员的购买欲望。

强如乐视,我们现在也已经看到了其资金已经渐渐难以支撑其在内容上的渴求,乐视体育接连失去亚冠等一系列版权就是很好的例证。

在直观的广告收入这一项数据上,根据易观的数据,前三位腾讯视频、爱奇艺、优土差距很小,基本都是在20%左右的市场份额,但到第四位的乐视巨降为10%左右。而暴风在这个数据上更是仅以1.3%的市场份额数据排在第9位。在线视频的内容之争几乎被BAT旗下的视频公司所垄断。

2012年时的数据显示,当时乐视拥有50000多集电视剧、4000多部电影,拿到了国内大约70%的热门电影、电视剧的独家网络版权。当时的乐视以独到的眼光在版权大战到来之前低价购入了大量的版权,但在后续的竞争当中,优势逐渐被上述三家公司稀释。

那么可以想象,暴风集团这样的从一开始就没有加入版权战争的公司更是愈发艰难。

没有内容的支撑,后续的收入就是天方夜谭,甚至,如果电视的硬件以盈利为基础出售的话,是否能够卖出都会成为问题。毕竟,在乐视体育仅仅因为失去亚冠后,我们就听到了大量会员要求退费的事件。

因此,在2016年年中,暴风集团发布公告,拟向不超过5名特定对象定增不超5000万股,募资不超过20亿元。

其中,12亿元将用于影视剧版权的采购。但是,这个数额我们经过对比会发现,根本是杯水车薪。

相关数据显示,优土在2014年版权的采购就达到了20.17亿元,乐视在2015年的版权成本也达到了23.9亿元,而腾讯在2015年的版权投入更是高达56.52亿元。

当下的版权战场,顶级的影视剧,如《如懿传》、《琅琊榜》已经接近千万一集的成本。这12亿元的投入到底能够带来什么值得我们怀疑。

所以,这几年我们看到如小米电视等,基本选择的都是和各大视频网站合作的模式,但这个模式对于暴风而言,显然行不通,因为这将彻底摧毁其在生态概念上的打造,故事将成为事故,变成一个纯粹的卖电视的。

暴风集团,正陷入一个泥沼

总结来看,暴风集团正陷入一个巨大的泥沼。

在暴风集团的架构当中,其正在拓展的DT大娱乐设计多个方面,但总结去看,暴风影音、暴风TV、暴风魔镜、暴风体育四大平台是主要的发力点。

暴风影音是以广告、会员服务、点播为主的传统服务,也是暴风上市的主体,而暴风TV、暴风魔镜、暴风体育,都是后续开始发展的业务。

其中暴风TV和暴风影音息息相关,在上面,我们也分析了暴风TV的前景,总结来看,就是需要大笔的资金投入,一方面是硬件低价出售带来的成本,另外就是内容采购上的成本,这个资金,暴风是否有足够的能力承担是一个疑问。

而其他两项上面,先看暴风魔镜,实际上,表面去看,暴风集团现在除了是暴风魔镜的一个股东之外,和暴风魔镜已经没有别的关系。

在2015年8月暴风集团拟将持有的11%的暴风魔镜股权转让给暴风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和黄晓杰(现任暴风魔镜CEO)。其中向暴风控股转让5.5%的股权,对价为人民币 1683 万元,向黄晓杰转让5.5%的股权,对价为人民币1683万元。本次股权转让后,公司还持有暴风魔镜 19.84%股权。

当时,暴风集团CEO冯鑫对于转让股份的解释是,不让暴风魔镜的亏损影响到上市公司的业绩报表,现在暴风魔镜的业绩的确和暴风集团没有多大的关系。

但是暴风魔镜是暴风集团在DT大娱乐概念上十分重要的一环,虽然业绩不再并表,但是它依旧是暴风集团的主要概念所在。

来自暴风的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11月,暴风魔镜累计销量突破200万台,暴风魔镜APP活跃用户数量达150万。

但自从去年年初获得2.3亿元融资之后,暴风魔镜便再没有披露相关魔镜业务是否获得融资的数据,去年下半年,魔镜也传出资金吃紧,正在裁员的消息。

实际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整个VR的资本市场有了一个巨大的转向,开始偏向于内容和基础技术,而硬件头显方面基本不再投了,去年整个下半年只有3Glasses获得了6000万元的融资,这个金额相比之前算很少。而且,VRzinc的消息,上海某家VR头显公司,已经被投资公司托底。

在当下的VR环境当中,实际上,每一家都在亏损,每一天都在听到某家公司倒闭的消息,缺少了暴风集团资金支持的暴风魔镜还能支撑多久,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毕竟暴风魔镜从一开始就是取巧的以出售廉价的Cardboard式盒子切入市场,并没有核心的技术优势。

而冯鑫也说,“头盔不重要,关键是APP,APP才是用户真正的抓手。”而目前华为也的确使用的是暴风魔镜的App。

但这个App到底能够产生什么作用?在硬件产品不过关的情况下,任何软的东西是没有着陆点的。

如果指望华为的硬件技术过关,那么一个疑问在于到时候,华为为什么要用你的渠道,不自建渠道,这在手机产业早已经被证明。

而事实上,当初除了华为之外,暴风也曾和小米洽谈过接入暴风App的事宜,但小米最终并没有采用。华为现在采用,我们可以理解为,现在市场完全不成熟,花精力去铺设内容商店是不明智的,还不如先借来用用,一旦市场成熟,华为必然会自己搭建团队。

因此,暴风魔镜看上去数据很好,但是无论是硬件的技术层面,还是软件的落地层面,度站不住脚。

除了魔镜之外,在看暴风体育的业务,去年5月暴风集团公告披露,通过与光大共同投资设立的上海浸鑫并购基金,公司成为欧洲著名体育公司MP & Silva Holdings S.A. (以下简称“MPS”)的控股股东。此后的6月,暴风集团宣布成立暴风体育。

暴风集团CEO冯鑫称,暴风体育在暴风集团的DT大娱乐版图中扮演重要角色。暴风专注于互联网视频业务,而视频内容的核心就是影视加体育,占到百分之八九十的比重。

资料显示,暴风体育主要从事赛事组织、体育经纪、体育旅游、体育培训、体育赛事图文资讯、体育用户互动社区、体育节目制作、体育赛事内容直播点播等业务,涵盖上游赛事内容、中游媒体传播、下游衍生产业等领域。

其财务报告显示,2016年 1-9 月,暴风体育收入不到 10 万元,收入完全来源于体育内容制作业务。

很明显的是,暴风体育当下完全属于一个空壳,登录暴风体育App也会发现,实际上暴风体育就类似一个体育新闻资讯平台,因为暴风体育几乎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版权。

而在暴风集团宣布募资不超过20亿的公告当中,明确写道,本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亦不涉及体育版权。

同样和影视一样,暴风可能完全没有能力去支撑体育版权的购买,苏宁买下英超3年的版权价格是7.21亿美元,约50亿人民币,腾讯买下NBA的版权费用是5年5亿美元。

当然,暴风体育可以尝试购买一些小众的体育版权,但这样的版权有多大价值?

所以,从种种因素来看,现在困扰着暴风的最大问题是资金根本不足以支撑它的DT大娱乐梦,这个资金一方面是资本市场的估值,当下仅为113亿元,也就腾讯视频半年的版权投入费用,一方面是自己的盈利能力,传统的盈利业务广告等,一年营收不足10亿。

这场DT大娱乐梦该醒了,它始于37个涨停,始于A股疯狂的那一刻,始于中国互联网娱乐产业一片欣欣向荣的时刻,但现在,一切都该停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