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移动VR都是都是饱受争议的。因为它即很好的教育了市场用户,又以差强人意的体验让用户对VR有了不好印象。不过在今年CES2017上,国内有一家VR厂商展示了其最新的移动VR交互设备——NOLO。这是一款利用基于手机的移动VR,就能体验Steam VR内容,并且能够在移动VR上实现交互的产品。近日,VRZINC就去拜访了这一家VR厂商——凌宇智控。

对于凌宇智控的产品,NOLO给外界最大的印象就是其便宜的价格——99美元。对此,张道宁表示:“这个定价他们是有自己的研究在里面。在打算创业做硬件的时候,我听说了一句话,当已经有一个产品解决一个问题的时候,你有什么办法颠覆它呢?就两种办法,一种办法是同样的价格比它好10倍;第二种是同它解决一样的事,是它十分之一的价格。”张道宁还补充道,“虽然也有人让我们在定价高一点,但是我们综合考虑了一下,这个价格也好记。因为,高性价比和强便携性是我们一直所强调的2点。”

当问及对于今年AR的火爆,张道宁表示,“像宝可梦和支付宝那种“AR”,其实并不是AR,只是一个LBS,加上你周围一个环境Camera的图。这种就是蹭一下概念。就像很多标榜自己是VR的厂商,其实都不是VR,就是看电影都不算VR。只有能在虚拟世界有交互的才叫VR,要不然就是一个播放器。”

下面是采访实录:

简单的介绍一下您们的团队?

张道宁:我们的团队主要是由中科院、哥大、北邮的博士硕士领衔。整个团队是由一支平均年龄25岁的年轻、富有激情、敢于创新的“创造家”们组成。

你们最开始接触VR大概是什么时候?

张道宁:大概去年年初的时候,我们突发奇想地拿VR做了一个DEMO。那时候还没有HTC,只有一个Oculus DK1。我们自己在做无人机定位的时候,因为需要先DEMO出来观察,所以我们用Unity做了在这个DEMO,在屋里调试。然后看着这个我就觉得,如果我是一个人戴着VR头显,进入到这个DEMO里面观看会不会更好?后来我们就用DK1来试验,发现效果非常好,很令我们吃惊,之后就开始慢慢接触VR了。

之前看你们的产品NOLO登上了众筹平台,现在进展怎么样?

张道宁:我们当时众筹的目标是5万美元,仅仅用了不到两天就达到了,现在众筹了18天,众筹金额超过20万美元,已经完成了众筹目标的400%以上。

据了解,你们的产品主要是支持移动VR的,那么不管是什么手机都可以使用吗?

张道宁:是的。同时我们NOLO还支持SteamVR 平台。除了几款开发者限定必须使用头显的游戏,基本Steam平台的游戏都支持。除了移动VR我们还会做好多事情。现在PC VR市场也开始兴起,所以我们还会兼容绝大部分的PC VR和PSVR。

你们产品预计什么时候发售?

张道宁:目前Kisckstarter的众筹还在继续,我们预计在今年的5月份发货。

为什么产品定价是99美元,这其中有什么研究吗?

张道宁:在打算创业做硬件的时候,我听说了一句话:“当已经有一个产品解决一个问题的时候,你有什么办法颠覆它呢?就两种办法,一种办法是同样的价格比它好10倍;第二种是同它解决一样的事,是它十分之一的价格。”一个用户可能天天玩DOTA,他可能也喜欢玩SteamVR,但是HTC又太贵。那什么样的情况下对于这些体验者冲击力最大呢?一个将近1000美元的东西,一个不到100美元的东西,价格差10倍。

第二,我们有能力,去卖这个价格。任何一个物品需要去衡量它的价量之秤,简单的活就是价格下去量上去,还是价上去量下去。有很多公司在价量之秤上做的很好,像LV,全弄在价格。价量之称你定好在某一个点之后,其实在市面上你一定有一个最好的价格。这个价格是你最后能达到最大的商业价值。LV包再贵一倍,可能就买不起了,或者说再贵10倍,就真的是只有那万分之一的人能买得起了。所以说一定要卡住那个点。

对我们来说,99美元也是我们价量之秤的点。在中国市场的权衡考虑下,是一个从0到1的东西,大家对这价格也不会太敏感。虽然也有人让我们在定价高一点,但是我们综合考虑了一下,这个价格也好记。因为,高性价比和强便携性是我们一直所强调的2点。高性价比,如果让别人口碑传播我们,NOLO是一个不到100美元的东西,如果卖129、149美元的话,我觉得还不如这样。就像那些9.9包邮,明明可以做到11.9包邮,但非要卡住这个点。我们也想通过这个价格形成一个规模效应。

凌宇智控今年主要发力方向是?

张道宁:今年我们还是会继续发力VR领域,毕竟这是一个从0到1的过程。未来的话,我们可能会向AR和智能机器人。因为定位技术在各个领域都还是有很大的需求。

可以聊一聊在AR方面,未来您们准备是怎么一个打法?

张道宁:在我们看来,AR可能会与一些展馆展会相结合,比如故宫。我在故宫里面布置一块朝堂,如果用AR的话,你在故宫里面就可以看到以前文武百官给皇上上朝的那一幕,然后你就可以在这个场景里面走动,就像穿越在古代一样。你可以看到这个过程,就是放一个真龙椅在那,只有你戴上AR眼镜后才能看到皇上和文武百官。这就会给人一种真实的感觉。并且,这种体验你得在故宫才能体验,其他地方你就体验不到。

然后在互动方面,通过我们的手柄与文武百官进行互动,比如把文武百官抓过来。但是现在大部分AR还是一个二维码,这样真的没什么意思。像宝可梦和支付宝那种“AR”,其实并不是AR,只是一个LBS,加上你周围一个环境Camera的图。这种就是蹭一下概念。就像很多标榜自己是VR的厂商,其实都不是VR,就是看电影都不算VR。只有能在虚拟世界有交互的才叫VR,要不然就是一个播放器。

那么,您怎么看待现在人们认为VR就是全景视频这一认知?

张道宁:这个也是人们被市面上的产品所教育的结果,其实也是好的一面。因为这比什么都不知道好,并且这一波用户先让他感觉到了什么是沉浸感,沉浸感是VR的一部分的体验,虽然这部分体验打了折扣,但是也算是被教育了,大家知道眼镜上两个扩镜贴个屏幕,就能有前所未有的感觉。虽然目前而言用户被教育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但离我们想要的VR还是有差距的。

您怎么看待“国内厂商偏向于做简单的看片用的东西”这一现象?

张道宁:正如刚才所言,国外厂商在核心技术上有着优势,在核心技术上还是要看索尼、Oculus这些大厂。但是国内也有很多做技术做的不错的,像诺亦腾。国内应该多一点像诺亦腾这样做技术研发的公司。中国做产品开发方面很厉害,但是对于VR行业,需要更多的像诺亦腾这样的技术研发型公司。比如我解决一个SLAM技术、你解决一个交互问题,他解决一个VR眼镜显示问题,多几家这样的公司,就能把这个行业规模壮大。

至于硬件产品开发这个东西,也是有用的,但这是后期复制的东西,在普及的时候是很有作用的,能以最低的成本,人们难以相信的价格普及。其实我觉得,现在纯以出货为主的山寨VR头盔是没有意思的。虽然可以在出货量上看起来很漂亮,但是客观的说,对于整个行业进步来说,完全没有做技术研发的公司的作用大。

您怎么看待VR线下店?

张道宁:线下店的存在的原因是因为个人家庭无法拥有很好的VR体验。就像网吧为什么挂了,因为大家都有电脑。主机就更不用说了,现在PS、Xbox卖的很火,当年那些很火的“主机吧”早就消失殆尽了。VR体验店存在有它的意义,但只是一个过渡形态。

照您这个意思,移动VR是未来的趋势?

张道宁:肯定的,以后移动VR一定是未来。包括Oculus、HTC都在做这个事情。现在买PC的人在下降,因为手机太厉害了,未来小孩都不会有PC。以后玩DOTA,LOL都可能是手机端了。用户基数方面,移动端也是呈现几何式的增长。VR普及需要足够的用户基数。将来大家出现在一个虚拟世界里,跟人打招呼、社交,而本人只用在家里坐着。这个一定是用手机实现的,你不可能睡觉前还开电脑。

2017年,凌宇智控的目标是什么?

张道宁:首先是把我们的自己的事情做好,在研发上投入更大的精力,其次是把为我们的产品卖出去。我们现在已经卖出了2K,还是纯C端。我们在做一个行业里0到1的事情,并且目前看起来还不错,未来一片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