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LS,美国有Magic Leap?

AR眼镜公司Magic Leap狂揽13.9亿美元投资,估值45亿美元,几乎可以说业内人尽皆知。然而Magic Leap这头独角兽到底是不是真货,可能很多人心里会打一个问号。

高估值却从未披露过的任何产品的详细信息,加上内部纠纷打官司这种八卦消息,还有此前邀请福布斯记者对外曝光神似PR的稿件新闻。

回顾Magic Leap所有对外新闻,充斥的都是看似牛逼的宣传概念视频(比如那个球场鲸鱼)、所谓的界面演示图(福布斯记者对外公布)以及各种华丽的辞藻和对Magic Leap的赞美。

2

最近硅谷付费媒体The Information发布长文对Magic Leap进行了质疑和还原真相,由于该媒体付费读者大多为硅谷资深投资人,加上Magic Leap融资额度巨大,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家秉承神秘主义的公司又一次遭遇了信任大危机。

注:文中关于Rony Abovitz的采访和前员工爆料来自于The Information报道

质疑和真相一:对外使用误导性演示

Magic Leap曾多次利用YouTube视频来展示其AR技术,比如官网的微型大象站在人手掌上、鲸鱼跳出虚拟大海,落在球场的地板上。很多用户也都是通过这样视觉惊人的效果视频,对Magic Leap产生了期待。

其中一个视频“Just Another Day in the Office at Magic Leap.”在Youtube拥有超过340万的播放量。Magic Leap用“这是我们正在办公室玩的游戏”对视频进行了描述。

然而根据Magic Leap前员工爆料,当时根本没有这样一款游戏,该视频是由视觉特效工作室维塔工作室(Weta Workshop)制作的。这家世界知名视觉特效工作室的作品名单中不乏《指环王》、《阿凡达》这样的巨制。

然而相比概念宣传,乃至虚假宣传更严重的是,Magic Leap对外宣传引以为傲的技术发展似乎也出现了问题。

质疑和真相二:究竟是轻便的AR眼镜,还是笨重的头盔

Magic Leap此前对外宣传以及法务纠纷中公布的细节表示,该公司的产品目标是一副轻便的AR眼镜。而该公司前员工透露,Magic Leap在设备小型化方面遇到了困难,目前依旧是头盔大小的笨重设备。

2attackg-mac-n-cheese

The Information在收到爆料后对Magic Leap CEO Rony Abovitz进行了访谈。然而面对媒体的质疑,Abovitz无奈公布了两段最新(this week)的演示视频,并反复强调保密性和对股东的重要性

然而两段演示中使用的是极为笨重的头盔设备,通过多条电缆连接到大概六英尺远的电脑上,此外演示视频中晃动头部会出现图像模糊的情况。

有对比才有伤害,其竞争对手HoloLens不必与计算机联机就能使用,而且晃动时也不会出现图像模糊的问题。也就是说,Magic Leap相比HoloLens技术优势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Abovitz还向The Information展示了轻便版的“AR眼镜”,这里打引号是因为Abovitz并没有实际使用这个设备展示其功能,而是口头承诺“它的性能与大型头盔一样”(后面会提到)。当然,和往常一样,Abovitz也没有透露任何技术细节,反复使用暗语来回答记者的试探。

微软HoloLens已经在各个国家进行发售,然而Magic Leap的产品却一次次推迟上市,有意思的是,Rony甚至承认消费者对他们期望太高,“我很好奇是不是大家期待我们能做出超前50年的产品”。

质疑和真相三:难产的光场技术

围绕Magic Leap有无数公司和技术人员猜测其专利和技术原理,甚至Magic Leap还把动态数字光场信号(Dynamic Digitized Lightfield Signal)注册成了商标。

“光场显示”(“light field display” )原本是被Magic Leap提出来用于解决带头显产生头晕和恶心的问题,这个词是2013年秋季Magic Leap为了A轮融资5000万美元的过程中提出来的。根据The Information的描述,光场显示类似于光钎扫描仪,通过激光快速来回扫描来呈像。关于这方面,Magic Leap的联合创始人Mr. Schowengerdt 曾在华盛顿大学做过相关方面的研究。

2

然而根据Magic Leap前员工的爆料,这个光场技术的发展遇到了问题。

事实上,从2013年秋季到2014年底Magic Leap为了B轮融资推出的新原型头显,WD3(Wearable Demo Three),始终没有运用到所谓的光场显示,更别提后来的光场技术。

在WD3中使用的还是和初代“野兽”(The Beast,后面我们会详细讲)一样的技术,而就是这个头显和演示,还帮助Magic Leap完成了7.93亿美元的C轮融资,直到今年2月估值45亿美元。

有意思的是,Magic Leap把他们引以为傲的光场技术列为了长期项目,Abovitz甚至这么回答,“你必须做出作出权衡,你有成千上万的设计思路但必须思考我该选择什么(为了强调,这两句话的主语都是you)。我们希望能够在未来十年提高显示技术,但我们也意识到,如果第一代产品不好,也就没有未来的十年了”。

质疑和真相四:最新原型和HoloLens的关系

上文提到Abovitz展示(却没有演示)了Magic Leap最新的产品原型AR眼镜,这个在内部被称为PEQ或者同代产品。

根据Magic Leap前员工爆料,PEQ采用的投影技术与HoloLens类似,没有移动部件(moving parts)。而Abovitz对此反驳称,“这是Magic Leap自己研发的新技术。PEQ相比早期原型还有很多缺陷。它没有野兽和WD3那样的图像深度。”(The PEQ prototype has a number of drawbacks compared to the earlier prototype devices)

5

值得一提的是,Abovitz还承认确实把设备搭载到这样一副眼镜上不太可能,不过他们或许有一种解决方案。( it will be impossible to put the device over a pair of glasses)

即使是这样,Abovitz还是坚持认为PEQ比HoloLens好,“PEQ生成图像更深而且看上去效果比HoloLens更好,特别是目标里用户脸部更近的时候差别会很大。”

质疑和真相五:Magic Leap产品的生产和销售

这也是此前被外界质疑的问题之一,在之前Magic Leap内部官司纠纷时也被爆出来过。Magic Leap这家与众不同的高端科技初创公司建立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一个城市,这里也是Magic Leap CEO的老家。而现在许多科技初创公司基本都设立在硅谷和纽约以及波士顿,西雅图,德州奥斯汀等城市的中心地区。

4

随后Magic Leap遭遇了人才匮乏的问题,因为现在许多优秀的求职者都希望住在纽约或者是硅谷这样的大城市。

Magic Leap在佛罗里达造了用于生产关键衍射光学部件的工厂,然而这对于初创公司来说是非常有挑战性的。因为每一块玻璃的微观结构必须完全相同,任何差错都会导致无法使用,这导致了生产成本极高(良率过低)

对此Abovitz则表示衍射光学元件能够帮助Magic Leap加快产品开发,他别无选择,因为Magic Leap是在发明全新东西的。(there was no other choice because Magic Leap is inventing something that is new.)

另一个受到质疑的则是人员规模,目前Magic Leap拥有800多名员工,分布在以色列,新西兰,达拉斯,奥斯汀,山景城,旧金山和西雅图的偏远办事处。然而,硬件公司Nest在商店中推出第一个产品时,只有75名员工。Oculus当时被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向软件开发商销售第二版的VR头显的时候也只有75名员工。

“Magic Leap相比其他公司技术成本更加精简”这是Abovitz对于公司成本问题的回答。

与HoloLens目前针对开发者、B端市场不同。Abovitz表示,Magic Leap是针对消费者市场。然而采用成本极其高昂的衍射光学元件,更别提光场技术(2013年的时候对外表示这个技术成本在1000美元以上),Magic Leap又如何能打开消费者市场呢?这也让投资人之一Kleiner Perkins的Gordon感到担忧。

质疑和真相六:为什么这么多大佬重金投Magic Leap

此前一位业内人士告诉VRZINC,阿里其实在投资Magic Leap并没有看到所谓的AR眼镜。

3

让我们再梳理一下Magic Leap的时间线。

2013年秋天开始,在为其5000万美元的系列A轮融资筹款期间,Magic Leap展示了初代产品“野兽”原型,当时这个野兽有着冰箱的大小。

2014年底为了抬高B轮融资,Magic Leap推出了WD3原型头盔,采用的不是所谓的光场技术,而是第一代野兽的投影技术。这个WD3还帮助他们顺利完成了7.93亿美元的C轮融资,直到今年2月估值45亿美元。

Kleiner Perkins的合伙人Bing Gordon表示,该公司在看到了野兽的示威后,于2014年底投资了Magic Leap的B轮, 当时大家希望的是能够让设备小型化。

也就是说,谷歌、阿里、Andreessen Horowitz等大佬,确实有可能是在没看到AR眼镜的情况下,就进行了投资。

截至发稿前,上述公司均未对此事发表回应。

因缺思听的CEO

一个不会吹牛的CEO不是好CEO。

说到Magic Leap,不得不提其CEO Rony Abovitz。VRZINC整合了其在采访中的言论,大家自行体会。

当HoloLens进军市场,员工担忧Magic Leap是否会晚的时候。Abovitz非常自信,“如果我们是可口可乐他们就是百事,我们确实需要有人打开碳酸饮料的市场。他们只会验证我们(的牛逼),增加我们投资者的数量。”(If we’re Coke and they’re Pepsi, it’s actually good, because you need people creating a market for soda。They validated us and increased the number of investors banging on the door.)

“投资者主要关心的是应该写多少的支票给我们,一些潜在投资者甚至会邀请那些才华横溢的学院教授们来试图打击我们(压价)。”(the “major question” from venture capitalists considering investing was “how much could we write a check for.” Some investors scrutinized the company more deeply, he said. Potential investors were “sending their brilliant professors from all the top schools to try and shoot us down”)

Abovitz承认该公司已经面临了一个巨大的挑战,但他仍然保持乐观。他认为Magic Leap的技术将取代手机、平板电脑、电脑和电视机,人们将利用其眼镜定制世界用自己的作品和设计,他相信自己将证明怀疑者是错误的。“我们正在进入电影的第三幕——一个很酷的结束和向死星武器那样酷的爆炸(星球大战梗)”。(We’re entering the third act of the film—the one that has the cool ending and the Death Star explodes)

不过对于消费者的期待,Abovitz的回答大相径庭,“我很好奇是不是大家期待我们能做出超前50年的产品”。话说回来,信奉神秘主义,还用各种营销手段把用户期待抬到这么高的,又是谁呢?

1

看完以上言论,想必大家对Abovitz有一定的印象。The Information报道出来之后,Abovitz显得气急败坏(某种程度说明了The Information在投资界的影响力),连发20多条推特。

然而Abovitz真正应该担心的,应该是这些言论将会造成的后果以及投资者的询问。

至于Magic Leap是不是泡沫,就看他推特所说的产品什么时候和大家见面了,希望不会又是跳票两年。